纣临_分节阅读_231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1:33
字体大小 + - 关灯

“喂喂!我已经没事了,快放开我!”于是,前一秒还在奋力反抗的博士,下一秒就拍着厉小帆的胳膊喊投降了。

“滚,谁会信啊?怎么证明?”但厉小帆比较谨慎,他没有轻易放开钳制,只是稍稍松了点胳膊。

“你骂她两句,随便骂多难听,我保证没意见。”博士回道。

“好。”厉小帆应了一声,当即转头冲着苏菲道,来了句特别瓷实和标准的……“you!beach!”

苏菲听罢,低头、扶额:“不是beach……是……”

她还没把那词儿纠正过来,厉小帆又来了一句:“slat_hoar!”

苏菲本来是有点生气的,但听到这里,也不知道那根弦搭错了,突然就很想笑。

“行行……你开心就好。”她也不再打算纠正对方了。

“瞧,是不是没事儿了?”博士说着,把厉小帆已经差不多全松的胳膊推开,“快放手!你真想勒死老子啊。”

“嗯……”厉小帆也站起身来,冲苏菲道,“看来你真的把能力解开了啊。”

“本来是想把你们两个都控制住的,那样会比较省事儿。”苏菲正了正神色,接道,“但既然情况有变……我们就聊聊呗。”

“我们有什么好聊的吗?”厉小帆问道,那态度可是一点都不客气。

“当然有了。”苏菲道,“若没有的话,你们俩现在早就已经是尸体了。”

这是实话,即便她是九狱的四个副监狱长中最不擅长战斗的一个,但好歹也是凶级能力者,凶级的底线也是凶级,如果她从一开始就不明着现身、而是对船上的两人展开偷袭,那博士和厉小帆就算不死,也很难全身而退。

“聊什么嘛?”两秒后,厉小帆和博士交换了一下眼色,再抬头问道。

“我想向你们投降,寻求你们的庇护。”苏菲说着,干脆就近找了个空位、优雅地坐了下来,坐定后还顺手一撩头发、翘起了一条腿,俨然是一副“不管你们今天答应不答应反正我都不走了”的架势。

“什么?”博士一脸的不信,“我没听错吧?你……向我们,投降?”

“准确地说,是向你们所在的组织投降。”苏菲解释道,“我就直说了,我是一个很现实的女人,一切以自身的安全和利益为最优先……眼下,九狱明显已经要完蛋了,我可不想陪着那条船一起沉。”

“那你自己跑路不就好了?干嘛来自投罗网啊?”厉小帆又问道。

“呵……说得容易,怎么跑?”苏菲冷笑道,“乘联邦的交通工具跑?那些载具上可都是有实时记录仪的,我只要乘上去,那就是‘有记录可查的临阵脱逃’,事后是要上军事法庭的。”她顿了顿,“用腿跑倒是可以,但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锻炼之类的事情,对自己的耐力也没什么自信,如果用腿跑……没准连强级能力者都能追上我。

“现在九狱里那一大堆凶神恶煞随时都可能涌出来,而他们是可以随意使用抢来的交通工具的,且其中有不少比我还强的能力者……

“我跑在半路被他们追上的概率很高,万一他们之中也有几个跟你一样不受我能力影响的家伙,我岂不是要倒霉?”

听她这么一说,博士和厉小帆觉得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看着那两位脸上的表情变化,苏菲便知道他们已经理解了,于是又接道:“而我来这儿向你们投降呢,情况就不一样了……你们的组织既然有能力把九狱都给端了,那自然也有能力保护我;再退一步讲,就算将来我又落到了联邦手里,我也完全可以说自己是在战斗中被俘虏的……那样一来,我非但无过,也许还有功。”

“你这小算盘打得倒是又快又响啊。”厉小帆说着,挑起眉来,撩胳膊挽袖子道,“那我们要是虐待俘虏呢?”

“呵呵……”苏菲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她将双手交叉在胸前,改翘起另一条腿,“你来啊。”

这句话,可把厉小帆停在杠头上了。

就连博士也是恶意满满地看着小帆,抬手朝苏菲做了个“请”的手势,猥琐笑道:“你去啊。”

厉小帆站在那儿,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忽然就叹了口气:“唉,今天又上了一课……”说话间,他已不紧不慢地回到了刚才的座位上坐下,摇头晃脑地念道,“男人相信道理,女人相信现实。”

他说完这句后,尴尬的沉默立即降临在了船舱内。

整整十秒后,博士和苏菲对视了一眼,用吐槽的语气异口同声道:“扯开话题。”

…………

四点零五分,第九狱,“凕泉考焚”,男监一侧。

随着一块天花板化为液体落下,子临的身影出现在了这块天花板缺口的上方。

此刻他所在之处,并非是出口层的走廊,而是一条竖着的、类似天井的通道;因为出口层和第九狱之间隔着较大的落差,所以除了电梯之外,要找到一条将二者相连的通路,就只能从建筑内部做文章了……即使是在充分了解建筑结构的前提下,子临开出这条路也是花费了些许时间的。

“来得可真慢呐。”当子临从通道中跃下之时,监控室里的兰斯当即就通过广播跟他打了声招呼。

子临知道站在目前的位置就算扯着嗓子喊对方也听不到,所以他迅速确认了监控室的位置,并朝着那边的窗玻璃竖了个中指。

兰斯见了,开怀大笑,过了几秒,他才收敛了笑意,重新拿起话筒,用广播对那些被困在这一层的犯人们道:“还愣着干什么?出口已经打通了,难道还要别人背着你们上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