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30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1:30
字体大小 + - 关灯

“第四狱那边不去了吗?”薛叔问道。

“既然中和剂已经生效,那一到四狱的犯人自然会有办法逃出来的。”杰克回道,“我们就别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了,直接去‘禁区’进行‘下一步’吧。”

————

第二十四章投降者

凌晨四点,普里皮亚季河,某渔船上。

“OK,这样一来深渊之壁的武器系统就完全关闭了。”博士在键盘上敲了最后的几下,然后将他那加高的座椅朝后一转,长舒了一口气。

“既然你都入侵他们的系统了,为什么不干脆把那些武器控制起来自己用呢?”厉小帆见他好像忙完了,便开口攀谈道。

“这事儿可没你说的那么简单。”博士回道,“我是科学家,不是职业黑客……能做到现在这步,一是因为兰斯通过监狱内部的系统给我开了‘后门’,二是因为狱警们此刻已经无暇顾及网络攻击这种事了;假如没有这两个先决条件……就算我能攻入对方的系统,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发现并遏制。”

“好吧,无论如何,你辛苦了。”厉小帆将双手枕在脑后,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说起来……这次行动中,我倒是格外轻松啊,基本上无所事事呢。”

有些事情,就是经不起念叨,他不说也就罢了,一说“事儿”就来了。

“先生们,早上好啊。”就在厉小帆话音未落之际,一句轻柔的细语,飘飘荡荡地进了船舱。

一秒后,伴随着这酥软入骨的话语声,一道亭亭玉立的倩影出现在了船舱门口。

博士和厉小帆几乎是同时转头看向那个女人的。

只是一眼,他们中的一人便已爱上了她。

“有道是闻名不如见面……”厉小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默默地做好了战斗的准备,“阁下想必就是苏菲·克莱蒙特女士了吧?”

他和博士都认出了这个女人,因为他们看过她的资料。

苏菲·克莱蒙特是九狱的四名副监狱长之一,“神祇体质”型能力者,人称“阿芙罗狄忒”;除了神祇体质常见的一些特征外,她的能力还有一个最显著、也最令人棘手的功能——让人爱上她。

虽然这是一个需要“主动施放”的异能,但几乎不需要任何的消耗,她只要出现在某个人的视线中,就可以让人中招,哪怕她在之后的某个时间点上失去了意识,能力的效果也会一直持续下去;也就是说……只有当她主动解除能力或者死亡时,这个能力的作用才会消失。

更厉害的是,在到达“凶”级之后,这个“让别人爱上自己”的效果已没有了“人数”的限制,在纸级时苏菲还“只能让一个人爱上自己”,但现在……这个能力似乎(因为无法实验,所以她本人也不确定)已完全不设人数上限了,甚至……连性别和取向的限制都没有了——无论男女、无论取向,都会中招。

据苏菲自己估计,假如有朝一日她成为狂级能力者,或许她能让动植物都爱上自己;至于“神级”的情况如何,连她也无法想象。

“不是Mrs(女士),是Miss(小姐)哦。”一息之后,苏菲一边回话,一边轻移莲步,以一副毫无戒备的轻松姿态走进了船舱。

从阴影中行到灯光下,她那绰约的姿容愈发明亮起来。

看样貌,苏菲应是欧亚混血;她的皮肤有着亚洲女人的细腻和高加索人种的白皙,眉宇间的几分英气为她那甜腻姣好的面容锦上添花;她有着一头褐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际,并带着几许自然地卷曲;即使是厚实的军装也难以包裹住她那惊心动魄的身材曲线,她的身高和腿长比例会让人忍不住在看到她时揉揉眼睛确认一下是不是在看某种经过软件修饰的图片。

这种堪称“祸国殃民”的外表,无疑也与她的异能有关;神祇体质者的生理机能、代谢效率等,都会因能力的某种性质而发生自我微调,比如“阿芙罗狄忒”这种神祇体质,不管拥有者的饮食结构如何、是否锻炼、是否保养……哪怕她在发育期间天天吃甜甜圈、喝巧克力,都一样会长成现在这个样子。

那么看到这里,各位可以展开联想,如果有一种神祇体质叫“猪八戒”,拥有者会经历怎样的人生……

言归正传,被对方纠正了之后,厉小帆当即笑道:“哈!我这么瓷实的English,还需要you来correct吗?english_is_my_mother_language!I_said_the_calculation!”

听着他那微妙的口音和乱七八糟的英语,苏菲也是愣了一秒:“嗯……其实我刚才并不是说你的语法错了……不过你现在这段……”

她话还没说完,博士就一拍桌子跳了起来,并走过去冲着厉小帆的小腿踢了一脚:“怎么跟人家说话的呢!你算老几啊?给我客气着点儿!”

“嘿!你这老小子,已经中招了是吧?”厉小帆也不甘示弱,利用体型优势一把就把博士提溜着转了个圈,顺势就上了个裸绞,“你这是色胆包天啊你?还敢踢我?欠削呢?”

尽管苏菲经常看见男人们在自己的面前扭打,但今天的场面的确是和以前那些性质不太一样。

“高个子的那位先生,我要是没搞错的话……”数秒后,苏菲望着厉小帆道,“我的能力似乎对你无效?”

“没错!所以你最好不要乱缩乱动!”厉小帆也是很会虚张声势的,“真打起来你可未必是我对手。”

苏菲闻言,面沉似水,沉默了片刻,在心里默默算计了一番,接着,她便把施加在博士身上的能力解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