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24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1:14
字体大小 + - 关灯

亨利上了军事法庭,被判了五年;好在他进的是军队管辖的监狱,里面都是自己人,没让他吃什么苦头,但出来之后,他在联邦军内自是没法儿混下去了。

还好,他有几个同期的兄弟混得还不错,在这些人的运作下,“对监狱管理很有经验”的亨利来到了“九狱”,当上了这里的副监狱长。

这一当,又是五年……

其实这里也挺好,大部分时候,亨利只需要翘着二郎腿、在办公室里抽抽雪茄、看看屏幕、打打瞌睡,值勤时间就过去了;只要他身体健康,干到退休都没问题。

至于他的“暴力倾向”嘛,在蹲大牢那几年早就已经磨平了……

今年四十四岁的亨利,已有将近十年没尝过真正意义上的“战斗”是什么滋味了。

直到……今天。

1月15日,亨利的值班时间是到早上六点为止,凌晨三点多,正是他最困的时候。

警报声响起那会儿,他并没有太当回事儿,因为过去那几年里,前来进攻九狱的人也是有的,绝大多数从正面进攻的家伙都死在了深渊之壁的外面,少许能攻入内部的也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消灭。

可今天,这事情的进展好像有点妖……南部大门那边竟然传来了求援的通讯,这便说明有人从正面突破了那片被高强度的火力网所覆盖的平原,且已经开始攻门了。

亨利看了眼监控,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劲儿,这才从“出口层”那边的值班室里走了出来。

在九狱,监狱长和副监狱长们,是可以选择不穿战斗铠甲的:其一,穿那个反而会限制他们的战力;其二,他们五人,可以定期得到联邦提供的“中和剂”,只要按时服用,就不会受到九狱中抑制气体的影响。

所以,亨利此时便随手拿了件联邦军的军大衣,从九狱里跑了出来。

在这凌晨三点半的黑暗中,他如一道掠过黑夜的劲风,迅速穿过了切尔诺贝利的废墟,逼近了围墙的南部大门。

就在他来到门后之时,异变……发生了。

巨大的门扉,在金属变形的“吱呀”声中,竟是被掰开了一条缝隙,且越来越宽……

亨利见状,当即顿足而立,举目凝视。

透过渐渐开启的门缝,他看到了一个正在用双臂撑开巨门的黑色人型生物。

如今的暗水,为了方便日常活动,已将自己的人形态维持在了身高一米八、体重八十公斤的状态;其身材健硕、通体无毛发、无性征;它体表的皮肤像是吸光的黑色皮革,在黑夜中几乎像是隐身了一般,唯有……他那对无眸的双眼,在阴影中散发着青芒。

“这是……”亨利望着暗水,心中念道,“生物装甲?异能突变?还是变种人?”

亨利会好奇,是因为他觉得就算是自己也不可能靠纯粹的蛮力打开这巨大的合金门,依他推测,假如眼前这个黑色生物是个能力者的话,那一定是某种专攻力量领域的极端例子。

吱——呜——

另一边,在最初的那道缝隙被掰开后,暗水便将整个身体慢慢挤到了门缝中,然后用一个更好发力的姿势往两边推掌,待开启的缝隙达到其臂展极限时,他又将手臂向外“延长”,像一个横着的人形千斤顶似的,把门朝两边继续推……

站在亨利的角度来看,这无疑是一个攻击的大好时机,他不可能错过。

已有十年没有在他体内奔流过的、那充满暴力因子的血液,此刻又再度奔流起来,那恍如隔世的、只有在战斗时才能体会到的刺激,让他全身都兴奋得发抖。

“我是副监狱长霍华德,不管是谁,听到这段话后,劳驾把南门内侧的武器系统关了,顺便给我点光。”亨利一边拿着通讯器说话,一边已迈开步子,朝前跑去……

话音落地,其身形已化为一道虚影,绽裂的能量让周围的气温为之一升,转眼之间,他已冲到暗水面前,双手并出,一套干净利落的连击,以远超常人动态视力和反应力的速度在瞬间打完。

两秒过后,毫不设防的暗水动作一滞,紧接着,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堆叠在一起的碎肉般分崩离析、塌散落地。

这损伤……并非源自异能的效果,只是一般的徒手攻击所致;当然,也不能说和异能没关系,因为一般人用手可打不出这种宛如庖丁解牛般的伤害。

亨利的能力,叫做“通幽洞微”;别说跟那些概念化的、复合式的能力比了,就算和一般的外放式能力比比,他这个能力也是弱到不行。

具体来说,纸级的时候,这个能力的效果就是让他看破一些人造物件的拆解方法,比如一个闹钟、一部手机,诸如此类的小东西,当然了……只是“拆解方法”,怎么装回去他是看不出来的;而到了并级时,他就能看破精密机械和大型物件(比如载人客机、驱逐舰)的拆解法了;等到强级,他开始能看到部分“一体成形物”的拆解方法,这其中,就包括“生物”。

虽然生物并不像机械那样有许多明显的、开放的“接合处”,但在亨利眼里,人的关节、器官,都是有非常容易的方式可以随意拧断或拆碎的——这就好比常做菜的人知道一块肉该怎么切才更容易切开,以及怎么才能快速有效地分解一只鸡、一条鱼等。

简而言之,亨利的能力就是让他在面对任何活物或死物时,只看一眼就能瞬间了解怎么高效地将其拆掉,但实际拆解时,还是得靠他的双手。

虽然“通幽洞微”的效果贫弱,且乍看之下好像只有拆迁队和厨师能用到,但“弱”,有时也是一种优势——和那些效果复杂而显著的能力不同,简单贫弱的能力非常容易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