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20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1:01
字体大小 + - 关灯

“哼……计划赶不上变化呗。”莉莉娅无奈地冷哼一声,接道,“子临那个小混蛋动不动就来条指令推翻事先说好的行动路线……我也很火大啊!”

说话间,她已将箱子里那两串装满液体的玻璃球拿了出来,递给了影织。

影织接过时,若有所思地念道:“这么说来……现在释放‘解药’的工作得由我一个人去做了?”

“反正你的能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一个人去更快不是吗?”莉莉娅说着,还抬头朝走廊顶部的通风口缝隙示意了一下。

“那你现在要去哪儿?”影织又问道。

“去一个我不了解的地方,做一些我不了解的事情。”莉莉娅又合上了箱子,并耸耸肩,露出一脸十分不爽的表情。

“看起来……你欠子临不少钱啊。”影织知道对方这不是在冲她发火,而是在冲着子临。

“看起来……你对‘逆十字’知道得还是太少。”莉莉娅却给出了一个令影织有些意外的回答。

“哦?什么意思?”影织疑道。

“那种事,等逃出去以后再说吧。”莉莉娅没有继续回应,她只是拿起了箱子,转身朝着酆泉号令的更深处跑去了。

影织也没有尝试去挽留莉莉娅,因为她明白,眼下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完成。

数秒后,影织拿着两串玻璃球,两步便迈进了身旁一间空着的牢房里;她在走入阴影时,便迅速将自身以及手持的物品一并化为了影子,遁入了地面,然后……便不知去向了。

…………

凌晨,三点二十五分。

第九狱——“凕泉考焚”。

在阵阵警报声中,这层男监的食堂顶上,忽然开了一个直径数米的大洞,四道人影从洞中逐一跃下。

发现情况的狱警们第一时间就朝事发地点围了过去,并无一例外的在与侵入者接触后的数秒内丧失了抵抗能力。

按照计划,四人在此再度分兵:由兰斯负责从这一层的男监食堂杀进监控室,打开这一层男监部分的所有牢房大门,然后与犯人一同压制这个区域,并策动犯人一起向着九狱的出口发动冲击。

同一时间,索利德会以相同的形式去压制第八狱“苦泉屠戮”的男监部分,并为杰克和方相奇打通前往第七狱的通道。

…………

另一方面,深渊之壁,南部大门处。

子临他们所乘坐的装甲飞梭,此刻也已靠近到了大门前。

虽然在驶近高墙的那段路上他们受到了七八轮逐步加强的重火力打击,但他们所乘坐的飞梭却是毫无损伤,很显然……这台交通工具的防御能力已经强到对常规兵器完全免疫的地步了。

很快,飞梭便来到了南部大门的门廓之下,进入了“壁上武器”的打击死角;当然,门廓内这个范围也是装了几门冲锋枪和自动火炮的,但因为数量不多,被飞梭中的“枪鬼”操作着炮台几发就给解决光了。

虽然这时在大门旁的监控室内还有几名身着全覆式铠甲的士兵在岗,但这些士兵没有一个从屋里出来的——他们也不是傻瓜,谁也不愿走出去跟飞梭上的炮台刚正面。

比起出去送死,他们宁可躲在室内,坚守不出……反正这儿的墙都是厚实的装甲板,只要他们闭门在内,外面的人基本打不进来;而进不了监控室,就无法打开深渊之壁那沉重、高耸的巨大门扉。

按理说,是这样没错,然……

一分钟后,但见,那架飞梭的舱门发出了“叱——”的一声,并应声开启了一条缝隙,然后,从那缝隙之中,竟是“流”出了一股子黑色的液体。

监控室内的士兵们透过夜视镜头看到,这滩液体如同活物一般……贴着地面,缓缓“流”到了大门前,并慢慢地蠕动而起,化为了一个全身漆黑的人型生物。

正当士兵们在思考这东西是“什么”,以及它要干什么时,它居然……开始用手掰门。

深渊之壁的大门高约八米,厚逾一米,采用左右合并关拢的设计;在关闭时,两块厚重的金属门板之间由犬牙交错的齿轮相互嵌合锁定,就像一个人把自己两只手的十根手指弯曲起来互相勾住的状态。

用蛮力去开启这样一扇金属大门,是不可想象的;请注意,此处所说的“蛮力”,指的一般是重型工程载具的力量,而不是活物之力……

但眼前,暗水这个体型与一般人类相差无几的人型生物,却用双手扒住了门缝,试图用自身的力量将这扇大门强行朝两边打开。

而且,从它开始“掰”的那一刻起,大门的缝隙内还真就不停在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听起来像是门板间的嵌齿正在变形的动静……

“喂?防卫科吗,门口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吧?是不是赶紧派点人来处理一下?”监控室内的士兵在叫增援的时候,语气都变得怪怪的了,大致上就是那种“没增援我们可不会去送死”的态度。

但这会儿九狱内部也已乱成了一锅粥,狱警们正在疲于镇压第八、九狱中发生的暴动,抽不出什么人手到外面来。

好在……这会儿正好有一名副监狱长,正在九狱的“出口层”值班,当他看到南大门处传回的监控图像时,他便放下了手中的雪茄,披上一件外衣,朝外来了……

…………

三点三十一分,酆泉号令,最深层——“禁区”。

莉莉娅下到这个真正的“最底层”后,浑身的鸡皮疙瘩就不由自主地起来了。

这里和九狱里的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同,此地“辐射的强度”、或者说“抑制剂”的浓度极高,且整个空间几乎都是漆黑的,只有一排沿着路径排列的小灯可以照亮中间的过道儿,但这个“禁区”的实际空间显然远比可见的部分要广阔,因为人在这里无论走路还是喘息,周遭都会传来很明显的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