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10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0:30
字体大小 + - 关灯

“是我一把东西拿起来警铃就会响的那种吗?”莉莉娅接道,“那正好啊,警铃一响,我就趁乱开溜,然后随便去机库弄一个可以回到海面上的小型设备,我就可以成功逃脱了。”

她的设想也没有什么不对,因为这里并不是迷宫一般的九狱(军事基地虽然也很大,但到处都有指示牌和地图),也不像九狱那样会伴随着警报而启动一堆“对内”的防卫武器,并根据警报级别自动封锁几乎所有的安全出入口……所以,靠着“无”的能力,从黑海之心里趁乱溜走,并不是很难的事。

只是……

“很可惜。”子临的回复,立刻给莉莉娅浇上了一盆凉水,“这个压力感应装置不仅会触发警报,还会启动一组隐藏在墙壁中的特殊气泵,这些泵可以在十二秒内抽光这个房间里的空气,然后你的血管和眼珠子就会……”

“……会爆出来嘛,好的好的,我知道了,说说你有什么主意呗。”莉莉娅接完了子临还没念写出的部分,并问道。

“你先把衣服脱了。”子临回道。

“哈?”莉莉娅“哈”这一声的时候,还本能地朝周围看了看,“干什么?你能看见我?”

“我能看见你……你才脱?”子临调侃(戏)道。

“那得看情况了……你手边的纸币要是够多,我给你来段膝盖舞都行啊。”莉莉娅这黄腔也是张口就来,毕竟是硬核女权的先驱,脱衣舞俱乐部她也不是没去过,而且还是去消费的……

子临倒是有点招架不住了:“OKOK,这个可以等我们见了面再聊。”他又一次努力地将话题拽了回去,“咱还是说衣服的事儿……之前我让你尽可能多地拿几件衣服,除了在雪地里防寒之外,另一个用途就是要用在这儿的。”

“我就知道你小子没这么好心来关心我的冷暖。”莉莉娅一边应着话,一边已把外套脱了下来。

“是的,我没那么好心。”子临可没打算跟她继续抬杠,以免陷入没完没了的节奏,“现在,请你脱四件衣服下来。”

由于莉莉娅拿光了那名狱警所有的便服,所以她出来的时候,已在自己的监狱制服外面套了好几件羊毛衫、三条裤子、和一薄一厚两件外套……这让她整个人被裹得像个球一样;这会儿别说脱四件了,算上裤子的话,八件她都脱得下来。

“好了。”莉莉娅脱下两件外套和两件羊毛衫后,在心中汇报道。

“嗯。”子临沉吟一声,又道,“身为女人,你应该也早就注意到了,那名狱警的所有衣服、无论里外,全都是同一个品牌的。”

“几个意思?什么叫‘身为女人我早就该注意到了’?女人就不能不知道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是什么牌子的吗?”莉莉娅本来就已经相当火大了,子临的上一句话更是触到了她的逆鳞。

“那你注意到了没有嘛?”子临问道。

“切……跟性别无关,是我作为一个观察力敏锐的人……注意到的。”莉莉娅回道。

“行~那么……身为一个观察力很敏锐的人,你应该也发现了,这个牌子的衣服,每一件上都有一个椭圆形的、略微凸出的LOGO;那LOGO的表面是塑胶制造的、内部还混了金属物来增加重量和质感……”子临说到一半。

莉莉娅又明白了:“四个LOGO的重量和眼前这个怀表的重量相等?”

子临知其会意,便直接道:“请用你刚才从士兵身上顺来的小刀,沿着那些LOGO牌的边缘,将它们从衣服上割下……做的时候尽量精确一点,虽然那个感应装置也允许误差,但残留的布料太多还是会……”

“知道了,你先等等。”莉莉娅不耐烦地应了一句,便开始了操作。

十分钟不到,她就顺利取下了四个LOGO,拿在了手里。

“别忘了先把LOGO上的指纹抹掉,以及……交换完成之后,你还得把那四件衣服穿回去,不能将它们留在现场。”在实施那最后一步之前,子临还不忘提醒她这些细枝末节。

“我在想啊……”莉莉娅却道,“比起这种玩儿命的操作,是不是‘无视你的指令、扭头逃跑’来得更明智一些?”

“你不用想,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后者的成功率更高。”子临回道,“反正我们现在也已经把话挑明了,我不妨直说……你要是放弃行动,转身逃走,我是一定会让你走的;因为在这种地方暴露你的行踪,你八成会被当场击毙,而我……需要你活着。”

“然后,等我逃出去了,你就再设计我一次,兜个圈子、威逼利诱……再把我弄回这里,重新进行这番操作……对吧?”莉莉娅问道。

“对。”子临也不含糊,当即就承认了。

下一秒,莉莉娅就在心里骂了句“法克”,然后,还是乖乖打开了面前的玻璃罩子,用右手抓起那四个从衣服上割下的LOGO,左手则用二指轻轻夹住那个怀表。

一抽、一放……她这交换的动作仅用了0.5秒不到,其结果是……

————

第十四章破牢

被关在监狱里的人,作息基本都很有规律……因为他们本人并没有随意变更这种规律的权利。

也正因如此,囚犯们的生物钟通常都健康得很,个个儿都能做到早睡早起、按时吃饭。

凌晨两点到四点,可说是犯人们睡得最沉的时候,但这时,狱警们却都是在正常工作的。

和普通的监狱不同,九狱的四名副监狱长、三十六名狱警长、以及所有的狱警,全部都是二十四小时轮班制;而且夜班的执勤人数、警戒强度,与日班完全一致——即使夜间所有的犯人都已在封闭的牢房里呼呼大睡,狱警们还是会照常巡逻和站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