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08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0:25
字体大小 + - 关灯

“你说什么?”莉莉娅拍着桌子,冲子临嚷道,“老娘好不容易才从里面跑出来,你现在又让我一个人潜进去,帮你给一小妞儿递小纸条儿?”

“你不递给她也可以,反正用法你熟,由你拿着也一样。”而子临则是一脸平静地应道,“当然,除了‘心之书’的书页之外,还得请你带上另外的几样东西……”说着,他就拿出了一个手提箱,摆到桌面上、打开,随即指着里面的东西逐一说明道,“这根针筒里装的是博士花了一周才制作出来的‘突变烷烃原液’,你得在第一时间把这支针剂交给影织对面牢房里的、一个长得很像铁血战士的家伙,并让他给自己来上一针……记住,能不能越狱成功,这一步是非常关键的,千万别搞砸了。

“这一步成功后,你就用那个家伙提供给你的‘工具’把他给放出来,只要他走出了自己的牢房,仅凭蛮力就可以破坏其他牢房的门、放出那些犯人。

“而在其制造混乱的时候,你就带上影织,前往动力室附近的机房;在去那儿的路上,你先给影织吃一粒这种胶囊,这可以使她的能力在数分钟内恢复到正常水平。

“接着,你就把这几串糖葫芦型的玩意儿交给她,让她开启能力,带着这些东西进入空气循环系统,并在管道内将这些装满液体的珠子一个一个摔碎……”

子临并不跟她解释每一步行动的目的,只是告诉她该怎么做,这样反而能避免不少麻烦。

莉莉娅也是很仔细地把话听进去了,但这并不表示她就欣然接受了这种安排。

“我说,你让我一个人进去搞定那么多事儿,就不给我准备一套战斗铠甲什么的吗?”莉莉娅随即问道。

“不行,每一层的主要出入口都有金属探测器,那玩意儿跟‘智能探头’可不一样,探头只会在发现异常时‘跟随目标’,而探测器则会直接启动警报;即便你本人依然处于‘无存在感’的安全状态,但警报一响,所有出入口都会封闭,监狱的防御系统也会提升到新的警戒级别,你接下来行动也就无从谈起了。”子临一边说着,一边就合上了手提箱,推到了莉莉娅面前,“顺带一提,正因考虑到了这点,这个箱子以及里面的东西全都不是金属制品。”

“切……”莉莉娅接过箱子,一脸不爽地啐道,“你想得那么周到,我还得谢谢你咯?”

“不用客气,大家都是为了把事情办成。”子临微笑着接受了对方的“道谢”,并回道,“你就放心地去吧,你那边进行到‘触发警报’的步骤时,我们自然会在‘正面战场’上配合着展开行动的。”

“哼……”莉莉娅闻言,冷哼一声,接道,“我当然放心啦~”说话间,她放下手提箱,两步就绕过了桌子来到子临面前,双手齐出,当即就捏住了子临两侧的腮帮子,“你小子那~么强,又那~么阴险……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呀?你还能坑我不成?”

她说话的同时,用手肆意地揉捏着子临脸上的皮肉,自己的脸上则是一副要吃人的凶恶表情,这霸凌般的行为……很明显就是在发泄不满。

不过,子临也没有怎么反抗……其一,装甲飞梭内部的空间很有限,他不想为了躲避这种孩子气的行为而到处乱窜;其二,在内心深处,他十分不愿意跟这个莽夫似的女人一般见识。

至凌晨两点三十分,子临他们乘坐的飞梭停在了“深渊之壁”警戒视野外几十米的地方,并开启了光学迷彩。

此时,整装完毕的莉莉娅,从飞梭上跳了下来,踏着脚下湿润的土壤,朝着那曾经关押过她的地方……出发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

第十三章被忽略的文档(三)

12月4日,上午。

在狱警的陪同下,斯里科娃中校与自己的两名部下一同走出了九狱的大门。

她的押解任务就到此为止了。

当时的她并不知道,其实有一位不速之客,已跟着她们一块儿从监狱里走了出来,并登上了返程的飞梭……

这之后的行程,可说是非常顺利。

在与深渊之壁外的另外两架飞梭会合后,中校她们先是沿着普里皮亚季河朝东南方行驶,迅速驶入了第聂伯河流域;到了这更为宽阔的河面上,她们便开启了飞梭的“水上冲刺”模式全速前进,不到半小时,就来到了基辅北岸的维什戈罗德市。

在当地的补给点中,她们给飞梭补充了一次燃料,并将水陆两用模组换装成了飞行模组,接着,就直接升空飞行,继续朝南航行而去。

至中午十二点,飞梭已来到了塞瓦斯托波尔(位于克里米亚半岛西南岸的港湾都市)的上空。

必须吐槽的是,在这个平行宇宙的二十三世纪,像这种全程近八百公里(只算直线距离是七百八十公里,但实际行驶时走过水路所以更远)的旅程,军方只要用三架小型的常规交通工具,花两小时左右就能跑完了;然而,民用交通的情况,却还是停留在二十一世纪初的水平……

由于种种原因(主要是人口密度、交通压力和地质问题),这个时代的地球上,依然有很多地区连地铁都没建;那些科幻电影或中描绘的立体式城市交通网络……压根儿就没戏;什么悬浮汽车、阶梯式立交、胶囊舱、真空传输管道、传送门……这些科技就连军方都不是全有,因为其中有一些的实用性真心差得一逼,在研发阶段就给毙了。

言归正传……

午后,当莉莉娅走下飞梭时,她已置身于一个建于水下的军事设施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