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05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0:15
字体大小 + - 关灯

结果,不出所料的……没人理她。

虽然她们好像是听到了她的声音,但根本就不在乎;就仿佛你在地铁站里听见地铁从你面前略过的动静时,不可能冲着地铁车厢来一句“小点儿声”。

“没问题了。”莉莉娅在心中汇报道。

“好,你现在朝前走,穿过走廊,拐下楼,到一层的安全门旁边,稍等。”信纸上马上就浮现了子临的下一条指示。

莉莉娅照着他的话做了,很快就来到了指定的地方。

她刚站定,不到五秒,就有一名在安全门这一端巡视的狱警迈着急匆匆的脚步朝着门走了过来。

这名狱警今天上的是早班,这会儿也没到她的休息时间,但是,就在三十秒前,她通过铠甲内的通讯器接到了一条同事发来的信息,那名同事告诉她,她远在星郡的老公因为嫖娼被捕了,警方从其手机通讯录里找到了家属的联系方式,一个电话就打到了这边来。

得知了这种消息的狱警肯定又气又急,她冲到了安全门前,跟门外的同事挥了挥手,对面的人也没多想,就开门让她出来了。

而和她一同出来的,还有莉莉娅……不过,没有人在意后者的行动。

穿过这道安全门后,莉莉娅便算是离开了犯人们通常活动的区域,什么盥洗室、食堂、淋浴间都不是在这一侧的。

一分钟后,莉莉娅跟着那名狱警一路小跑着经过了一条狭长的走廊,她的身影被至少十几名狱警以及几十个监控探头看到了,由于她身上还穿着显眼的囚服,那些智能探头还齐刷刷地锁定了她……可惜,坐在监控室里看监控的人对此却是满不在乎,丝毫没有要按响警报的意思。

“她去办公区域之前必须把铠甲内装配的武器卸下来放进储物柜,你就跟着她进更衣室,趁她开柜门的时候拿走她的便服,自己换上。记住,尽量多拿几件,外面很冷。”一条条新的指示随着莉莉娅的行动不断刷新在信纸上,就好像她是一个游戏角色,而子临是以上帝视角在操控她的一名玩家。

又过了十分钟,那名卸掉了武器的狱警从更衣室里出来了,因为这个房间的电子门也是需要指纹才能开启的,所以莉莉娅捧着一堆衣服直接跟了出来,等回到走廊之后才把那些衣服一件一件套在了囚服的外面。

她刚把衣服穿好,新的指示就到了:“现在,按照我说的路线走,首先是直行,然后在第一个路口右转,再然后……”

“你先等等。”不料,这一刻,莉莉娅忽用心声打断了子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你对我的了解显然已超过了‘我心里所想的信息’这个范畴了,为什么连我不知道的事情你也知道?还有……为什么我的‘无’对其他所有人都有效,却唯独对你没有效果?”

“你确定要在这种时候跟我讨论这个吗?”子临回复道,“现在时间紧迫,在这里耽搁的话,会错过逃跑的时机的;像这种机会可没有第二次,一旦你解除能力,这期间你所做的一切很快就会被发现,紧接着你的能力也会被推测出来,发展到那一步的话,你一定会被关进特制的牢房中单独关押,再也逃不出来了。”

“切……”莉莉娅在心中啐道,“真是个不干不脆的家伙,等我出来一定要你当面给我交代清楚。”她一边想着,一边已加快脚步,按照子临所指的路线跑步前行。

长话短说,九点零五分,莉莉娅来到了一条空荡荡的走廊里,并得到了“先在这儿喘口气”的提示。

不多时,走廊的对面,传来了脚步声。

来者共有六人,其中五个穿着全覆式铠甲,还有一个穿着便服。

“这边请,中校。”她们来到了一扇门前,其中一人对另一人说了一句,然后就开门将一行人引了进去。

片刻后,那五个穿着铠甲的人走出来了。

子临的下一条指示也随之而来:“跟上她们,你就能出去了。”

————

第十二章行动开始

在吃饭这件事上被整过一次后,影织的监狱生活便进入了一个相对平静的时期。

她毕竟是“酆泉号令”里的囚犯,平日里除了吃喝拉撒也没什么别的活动了,所以被整的机会着实不多。

当然了,真有意向的话,没机会也能制造出机会来……只不过,萨拉·安布罗林也不是那么丧心病狂的人,身为副监狱长的她公务也挺繁忙的,不可能因为一个犯人在入狱时让自己觉得有点不爽就长期咬着人家不放……所以,在立过下马威之后,她也就不再把影织放在心上了。

就这样,日子匆匆过去。

转眼就到了1月15日,影织入狱已有一个多月了。

对她来说,这段日子哪里是“过了一个月”的感觉,分明像是过了一年。

很多人认为酷刑是击垮人类精神的最有效方法,但其实,那只是“比较快”的方法“之一”罢了;这种通过在生理上施加痛苦来击垮心理的形式,对大部分人都有效,但还是会有些铁骨铮铮的家伙能扛过去的。

然,还有一种方法,却是几乎没有人能扛得过去的。

这种方法,说出来也很简单,就是“囚禁”,但又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坐牢”,而是类似于关押在牢内“禁闭室”中的那种体验。

具体点说,就是将一个人关在一个狭小的、可以维持基本生存需要的空间里,不与其进行任何交流,并明确地告诉他/她,这个过程会永远持续下去。

或许有人会觉得,这好像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是的,被这样关几个小时,乃至几天,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一旦日子长了,这就会变成一种极度恐怖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