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04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0:13
字体大小 + - 关灯

“哼……那我真是让你失望了呢。”影织冷冷回道。

“不一定。”尼尼边嚼东西边应道,“刚反应过来的时候,任谁都会火冒三丈的,关键在于……你接下来会怎么做。”

他的话,确是让影织冷静了不少。

话音落后,影织又站在那儿思索了片刻,接着,她好似下定了某种决心,突然盘腿坐了下来。

她就这么坐在金属地板上,用一脸恶狠狠的表情,徒手抓起那些已经打翻得满地都是的饭菜,一口一口地往嘴里塞去。

“呵呵……”不多时,尼尼的笑声就从门上方传来,“这就对了……你至少比上一个关在这儿的家伙聪明多了。”

————

第十一章被忽略的文档(二)

12月4日,晨。

莉莉娅从沉睡中醒来。

她睁眼后,打了个哈欠,紧接着就毫不留情地扇了自己两巴掌。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让自己迅速清醒的好办法……

起身后的莉莉娅稍微去看了眼自己上铺的室友,确认了对方仍在熟睡后,她便蹑手蹑脚地翻开床铺,拿出了自己藏好的零食,大口吃了起来。

作为一个塞了很多钱给狱警的人,她的牢房里连烟酒都不缺,有零食也并不奇怪。不过,这会儿她并没有喝自己喜欢的伏特加,只是就着些果汁不断地吃着甜食和含盐的碳水化合物。

因为她知道,在接下来的、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自己都将无法进食,并且,她还得时刻保持着高度的集中力和清醒的意识,所以“这一顿”,她吃得格外认真和自律。

三十分钟后,莉莉娅几乎将自己的零食存货吃了个一干二净,也就在此时,牢房的门打开了。

早晨七点半,是“凕泉考焚”的放风时间,每天到了这个时候,除了禁闭室之外,其他牢房的门都会自动解锁,之后的两个小时,犯人们可以在一定的区域内自由活动,并可以到盥洗室进行洗漱。

在这个狱级的犯人是享受不到“每间牢房都有洗脸池”的待遇的,当然如果你愿意在马桶里洗漱这是你的自由。

即使是公共盥洗室,条件也很差:盥洗室里提供的牙膏和牙刷都是一次性的便宜货,在二十三世纪,这类产品的生产成本被压得极低,处理这些一次性垃圾所需的费用可能反而比生产它们所需的要高;而给犯人们提供这种一次性洗漱用品的主要原因……其实也不是出于卫生或成本考虑,只是管理者们已经受够了犯人把牙刷柄磨尖以后当小刀捅人了……

同理,她们也没有权利使用“镜子”这种打破以后就能割人的东西,只能对着一块块反射度尚可的金属板来照脸。

七点四十五分,和往常一样,莉莉娅这位“大姐大”在一众手下的簇拥下招摇过市,一路来到了盥洗室中。

按理说,这里的公共洗脸台是只能刷牙洗脸的地方,但莉莉娅……今天愣是在这儿搓了个澡。

只见,在众目睽睽之下,莉莉娅大刀阔斧地就解开了连体式囚服的上衣部分,一拉、一脱……便将其褪到了腰际,然后,她就脱了内衣、光着膀子,大摇大摆地站在洗脸台旁边,用自备的肥皂开始搓澡。

在女监,贿赂狱警买沐浴乳的人还挺多的,但莉莉娅买的却是肥皂,而且是那种强效杀菌去味的消毒皂……

买过这种肥皂的人应该都知道,这玩意儿一般是用来洗衣服的,所以它和“洗人”用的香皂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香皂通常会做成圆滑的形状、加入香味、并调成浅色,这样人在擦拭时才会觉得舒服,但消毒皂……很多都做得都跟砖头一样,四四方方、大到单手难握,经常还会用上深紫或者屎黄那种很微妙的配色。

眼下,莉莉娅就拿着一块“砖头”在那儿洗着……若不是她那曲线分明、凹凸有致的身材,远远看去,她那范儿还真像是个在公共澡堂搓澡的老爷儿们。

就连狱警们也搞不清她这是什么路数,明明等到傍晚淋浴房就会开放的,这一大早在盥洗室里闹什么呢?但无论如何,她并没有去攻击别人,似乎也没有阻止她的必要。

十分钟后,莉莉娅很仔细地将自己洗了个干干净净;她脱下了已经湿掉的囚服,用其擦干了身体,然后重新穿上内衣,并接过手下递来的一套干净的新囚服换上。

搞定之后,她便带着手下们离去了。

至早上八点四十分,放风时间已过去一半多。此时,莉莉娅已独自回到了牢房中,而跟随她的人马都在她牢房附近的走廊里聊天溜达,为老大站岗。

就在一个没人注意她的时间点上,躺在床上假装在休息的莉莉娅,将手摸进了自己的囚服中,取出了藏在内衣夹层里的那张信纸。

“我准备好了。”莉莉娅望着信纸,在心中默念。

短短数秒后,信上就浮现了子临的回复:“那就开始吧。”

这一瞬,莉莉娅心念一动,开启了异能,而其施加的对象正是……她自己。

在过去的一周里,子临悉心指导着莉莉娅关于“无”这个能力的进阶运用方法,而其训练的侧重点就是——抹除“人”的存在感。

比起抹除“物件”的存在感来,这无疑是另一个难度级的事情。

好在,莉莉娅是个很有天分的能力者,以前她不知道自己的能力究竟是什么,故而没有使用的经验,但在知道了以后,她的进步十分神速,纵然是通过远程传递文字的形式进行指导,她也能很快理解子临所说的各种要领。

“Hey,hat’s_up?”走出牢房后,莉莉娅立刻来到几个平日里跟自己走得很近的手下面前,跟她们打了声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