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02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0:08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没关系,在就好。”莉莉娅稍微思索了一下,又在心中念道,“我今天又被关禁闭了,你陪我唠会儿磕嘛。”

“可以啊。”子临回道,“我也正想问你呢,我教你的东西,你练得怎么样了?”

看到这句,莉莉娅的眼中泛起了些许得意之色,心道:“哈!说出来可别吓着你,我现在已经可以‘抹除’直径两米左右的物件了哦。”

“哦?”子临道,“你已经实验过了?”

“是啊。”莉莉娅回道,“就在前几天,我把牢房的门给‘抹除’了,然后我就看着我的室友在房间外面的走廊上来回走了半天,愣是没找到进来的方法。”

这句念完,子临过了片刻才回复道:“你进步很快,不过你刚才说的那种实验,以后还是不要再去尝试了,你也应该明白……关在第六到第九狱的犯人,按理说是不可能使出任何异能的,虽然你的‘无’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能力,也很难被察觉到,但万一有人观察到了异常、并推测出这是由能力者所引发的……那你的处境可就不妙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

第十章尼尼

九狱的第一狱,是一个名为“酆泉号令”的地方。

由于此狱中关押的犯人很少,男女加起来也不超过三十人,且所有的犯人全都是一人一间牢房、常年都不允许外出活动的,所以,这里是九狱中唯一一各不分男女监的狱级。

影织,就被关在这里。

她所待的牢房,是一间酆泉号令的标准单人间:这种牢房的六壁皆由净合金打造,整个房间透风的地方就只有位于牢门上方的一个如书本大小的栅栏窗。房间内,设有一张床垫,一个洗脸台;在一块用140厘米高的挡板隔出来的L型空间内,还装有一个抽水马桶。

或许在大多数人眼里,这样的房间已经简陋到不能再简陋了,但对一个阶下囚来说,这简直就是华豪酒店般的待遇。

柔软的床垫、洗漱所需的水、干净的坐便器、以及最基本的隐私……这些我们平日里习以为常的东西,在监狱这种地方却都是不可遇也不可求的。

相对于其他八狱,能关在这里的确可算是一种“优待”了。

不过,影织可不是因为档案里的那几句“关照”而被关进这里的,她是本来就被定义为了“第一狱级的犯人”才会来到这儿的。

很多人都以为九狱会按“犯人的能力级别”来决定将他们关在哪一狱,其实不对,真正的区分标准是——“犯人对联邦的威胁程度”。

只要你对联邦的威胁度足够高,哪怕你是个没有任何异能的普通人,也照样会被关到这酆泉号令之狱中。

因此,尽管影织只是个并级能力者,但她还是享受到了这最高级别的关押待遇。

…………

12月9日,某时。

“感觉……你也快到极限了啊。”

昏沉之中,这样的一句话语,忽然传入了影织的耳朵。

虽然全身无力,头昏眼花,但影织的头脑仍是清醒的,她知道这不是幻觉。

影织转过头,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即牢门上方的那个小栅栏窗,念道:“谁在说话?”

“还能有谁?你的‘邻居’呗。”那人几乎不假思索地就回道。

影织闻言,犹豫了几秒,方才站起身来,蹒跚地靠近了牢门。

数秒后,她来到门旁,略微踮起脚来,扒在牢门上,透过那小栅栏窗朝外望去。

窗外,横着一条走廊,这条走廊的灯二十四小时都是亮着的,牢房里的照明也全靠从小窗口透进来的走廊灯光;除了灯以外,走廊里还装了大量的高清智能监控探头,哪怕是一只苍蝇从牢门里飞出来,也会立刻被察觉到。

此时,影织发现,在与自己隔着一条走廊的“对门儿”的那扇牢门上方,也出现了一张脸;那张脸的主人也跟她一样隔着栏杆在朝外看。

“你是……什么?”虽然影织的视线已有些模糊了,但她仍是可以很确定……自己对面的那位仁兄怎么看都不像是人。

“太没礼貌了吧,小姑娘。”对门那位当即回道,“就算我的长相有点奇怪,但既然我能够跟你进行智能生物间的一般对话,你至少也该问个‘谁’才对吧。”

“嗯……”影织沉吟一声,“抱歉……”她觉得对方的话也有道理,“你是谁?”

“我的本名无法用你们的语言准确地说出,取个谐音大概读‘尼尼’吧。”尼尼如是说道,“相信你也已经看出来了,我并不是人类,用一种你能迅速理解的方式来说的话……我是一名外星人。”

尼尼的长相的确猎奇,虽然这会儿他只露出了一张脸,但那质地如骨骼一般的皮肤、分散的五官、每一根都粗得跟脏辫般的头发,已足够让人将他和人类区分开了。

“你是铁血战士(Predator)?”下一秒,影织脱口而出地问了这么个问题。

“不是。”尼尼回答得也很干脆,并在答完后解释道,“嗯……以前住在你那个牢房里的人,第一次见我时也这么问我,并且跟我解释了什么是铁血战士,总之……我不是。”

“呼……”影织呼了口气,“好吧……尼尼,虽然我也很想以‘你来地球的目的是什么’为开场白跟你继续展开谈话,但我现在真心是没那个体力了,你要没什么要紧事,容我回去再躺会儿……”

说着,她已离开了牢门,缓步向着床垫走去。

“你只要说句话就能吃到饭的哟。”而尼尼的这句话则像是一只搭在影织肩上的手,将后者生生给拽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