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99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0:00
字体大小 + - 关灯

这部电梯内的所有按钮都没有标识,因为每个按键的功能都会随着时间改变;也许这个按钮在今天上午还代表了地下五层,但到了下午它就代表地下三层了,而到了晚上呢,没准它就成了关门键或者紧急呼叫键……只有监狱里的军官和狱警才知道按钮功能变更的规律,如果换成犯人的话,就算她们能潜入电梯、通过身份验证(只要获取狱警的眼珠子和手指就可以通过),也不知道按哪个键才能回到地面上。

咕噜噜噜——

由于这电梯是传统的悬吊式技术(且已经用了很多年),而不是时下常见的悬浮式设计,所以在下降时众人耳边还能听到钢索和滚轴的动静。

影织本来还打算通过这种声音和自己的体感来推测下降的距离,但她很快发现这是没有意义的,因为降得太深了……当你已到了地下很远的地方,那么“几层”的概念也就毫无意义了。

过了一会儿,电梯便抵达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楼层;众人再次经过了一段无人、但有很多监视器的走廊后,停在了一扇门前。

“这边请,中校。”狱警开门的同时,还跟斯里科娃中校打了声招呼。

随后,她们就走进了一个看起来像是医务室的房间。

此刻,房间内,已有两人在此等候,其中一名是女监的医生——一名看起来早已过了退休年龄的白发大妈;而另一人,则是九狱的四名副监狱长之一——“梦师”,萨拉·安布罗林。

由于九狱关押的犯人众多,且在二十四小时内都有可能出现突发状况,所以必须设立四名副监狱长以及三十六名“狱警长”不断轮班才能管得过来。

这天的早晨,女监这边刚好是萨拉值班,因此收押影织的交接工作便由她来完成。

没有寒暄,也没有半句公务以外的废话,萨拉只是看了下文件,并接过中校手上的密钥、下载了犯人的档案,就完成了交接。

直到两名狱警领着中校和士兵离去后,她才开口,对影织说道:“我现在给你解开手铐,希望你不要轻举妄动。”

在被捕后,影织就被戴上了特制的净合金手铐,而且被注射了一定量的、被称为“异能抑制剂”的针剂,所以这一路上,押送她的人并不担心她会用异能逃跑。

“放心吧,找死的事我不做的。”影织面带微笑地歪着脑袋,摆出一副可爱的样子,伸出双手,将手铐举到了对方面前。

早在前往水晶郡之前,子临就已经把关于九狱的一些细节告诉了影织;因此,她知道接下来的步骤应该是检查身体,检查完了,她就会被拉去淋浴、换囚服、收监。

她也知道……在九狱里,她是无法使用异能的;因为联邦利用了此地残留的辐射,将一种化学气体融入其中,制造出了一个几乎可以自给自足的“天然抑制环境”。

进入九狱的能力者,强级以下的基本都会变回普通人;凶级水准的才能勉强发挥一成左右的超常身体素质;到了狂级,才可以稍微使用些能力,但强度和效果都会大打折扣。

影织本身就只有并级实力,她到了这里就是个普通人了,而她眼前穿着防护服的萨拉可是妥妥儿的凶级能力者,她怎么可能会动反抗的念头?

“你的来头貌似不小嘛……”当影织躺在一台类似核磁共振仪的扫描机器内接受检查时,萨拉拿着一支I-PEN,边翻她的档案边道,“居然有两位内阁十辅联名在你的档案下备注留言,说什么……‘此人不可妄动,只要在规则之内,请尽量优待之’……”她说到这儿,故意停顿了一秒,抬头扫了影织一眼,“莫非……你是他们的情人?”

“呵……”影织也是老江湖了,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妩媚一笑,“这个嘛……谁知道呢……”

这似是而非的回应无疑是很高明的,比起给出明确的答案,这种“让对方自己去胡思乱想”的答复更加安全;在拿不准状况的前提下,谨慎的人一般都倾向于做较坏的打算——不管你有没有靠山,当你有就是了。

“哼……”闻言,萨拉冷哼一声,心里直接就骂了句,“狡猾的婊子……”

毫无疑问,她讨厌眼前的这个新囚犯。

事实上,若不是档案里那几句话,她这会儿恐怕早就已经把影织双手的指甲盖都给挑了。

九狱的女犯人几乎都知道,萨拉·安布罗林这个女人,最讨厌的……就是美女。

虽然她本身也不算丑,但确也说不上有多漂亮,非要形容的话,就是介于“普通”和“比较漂亮”之间那个有点微妙的区间。

年轻时的萨拉也曾有过不少追求者,但她的眼光显然远远高过了她自身的条件,即“她看得上的人都看不上她”的那种情况;三十岁过后,当岁月开始在她脸上留下更多的痕迹,对她感兴趣的男人也越来越少了。于是,她陷入了一个很常见的情感怪圈,即“再等下去可能也不会有理想中的好男人出现了,但降低标准屈就的话,眼下能选择的家伙比起过去自己曾拒绝掉的那些还要差,想想就觉得不甘心”……就这样,年华在执拗和纠结中慢慢逝去,眼瞅着2219年的年关就要来,过了年她就35岁了。

有些单身的女人会在岁月的沉淀中变得洒脱、自信、智慧;还有一些,则会走向极端……

那些走向极端的剩女,一般都会在达到一定的年龄之后,产生几个十分相似的共识,比如——男人看不上我并不是我的问题,而是因为他们没眼光、肤浅、愚蠢,只喜欢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至于那些受男人欢迎的小婊砸,一个个儿全都是空有一张好脸或者胸大无脑的妖艳贱货……可以的话,这些人全都去死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