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97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9:54
字体大小 + - 关灯

快到午夜时,我恰好经过一家夜店,我一看门口排队的人不算多,便打算进去喝一瓶伏特加解解渴,顺便去舞池里运动运动。

于是,我停好车,摘了头盔,朝队尾走了过去。

没想到,在走过门口时,负责放人的保安竟然叫住了我,跟我说什么“美女不需要排队”。

去他娘的!他这是看不起我啊。

凭什么那些男的都在门口排着队?而且也有些女同胞在门口吹风啊,你小子是觉得我这身板儿弱不禁风……还是讽刺我靠脸吃饭呐?

当时我就一个箭步上前,半句废话没有,三拳两脚就把他放倒,然后把所有排队的人都放进去了。

接着,我就坐到吧台边上开始喝酒。

半瓶酒还没喝完,就有三四个家伙过来搭讪;有几个听到我说“滚蛋”之后转头就走了,也算懂事儿,但还有个特别死皮赖脸的,不但不走,还自说自话地在那儿显摆起来了。

他跟我说什么……他爸是双鹰郡总警督,而他是整个双鹰郡所有夜店幕后的总瓢把子,只要我肯陪他“玩玩儿”,明天就送我一辆跑车。

这小子一边说,还一边在我面前晃他那土鳖气十足的大金链子小金表。

我被他烦得连蹦迪的心情都没有了,只得一口气灌完了剩下的半瓶伏特,拍下钱扭头走人。

结果你们猜怎么着?我稍微上了个厕所再出来,他就叫上一伙儿人,在店门口把我给堵了。

我也是很震惊啊,这朗朗乾坤,昭昭日月,他居然做出这种事——他的同伙里一个女人都没有!

这是典型的职场性别歧视!就跟那种给饮水机换水时理直气壮地挽起袖子让女人靠边站的家伙一样……凭什么女性就不能干体力活儿了?凭什么女人就不能当打手喽啰了?

为了给那小子上一课,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硬核女权,当晚我把他的打手统统放倒后,特地把他逮住、当街就给他抽成了个胖子。

万万没想到,半小时后,我还没回到家呢,就在一个十字路口被好几队警车给围了。

我心想……抓个酒驾也不至于出动这么多人啊?后来被带进警局才知道,他们要告我蓄意谋杀。

那我肯定不服啊,我明明是正当防卫才对吧?

我跟他们说我要找律师、让他们调监控,但他们连个电话都不让我打,而且我还隐约听见关押室外有人在鬼鬼祟祟地说着什么要把我交给谁谁谁去动私刑之类的话。

这摆明要阴我,我总不能坐以待毙吧?所以我就一路打出去跑了呗。

跑出去之后我又想,因为得罪了这么个玩意儿,我从今以后就成黑户了?感觉光揍他一顿不够本儿啊!

于是,我立刻又潜回了警局,查出了那位警督家公子的下落——这货被我抽完以后,也没去医院,而是直接叫了私人医生到他的别墅里帮他治了。

十几分钟后,我就溜进了他的别墅,剁了他三根手指算是打个招呼,再用水刑逼他发誓不再来骚扰我,否则我还来找他,把他削成人棍为止。

当然,我也不傻,我知道这只能吓住他一时,我还是得跑的。

那晚,我连夜逃离了双鹰郡。

大约五天后,虽然我成功摆脱了双鹰郡警方、或者说是警督家那位少爷的追捕,但却又落入了EAS的法网……

滥用私刑什么的我倒是不怕了,但牢狱之灾还是难逃。

既然连EAS都出动了,那很显然我是被视为“能力者”来处理的,被送进的也是专门关押能力者的监狱。

但说句实话,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是什么……

起初我以为自己的能力就是超越普通人极限的体能,但后来发现,好像只要是“纸级”的能力者,稍微训练一下,谁都能具备我这种实力。

无论如何吧……被EAS逮捕的第二天,我就被送到了这个叫做“九狱”的鬼地方。

这是一个位于切尔诺贝利北部的秘密监狱,其主体被建在一座废弃的核电站地下,横越普里皮亚季河的河床,并由一道水坝分割;整体来看,是一个类似横着的保龄球的形状(因为男监那一侧关的人多,所以那边的空间更大)。

关押在这里的人,倒也不全是能力者,但无一例外都是被联邦认为“不适宜回归社会的人”。

这些“犯人”们,基本都没有接受过什么公开的审判,“公正”更是无从谈起。

囚犯也没有“刑期”一说,反正离开这里的方法通常只有两种,一是“死亡”,二就是某天联邦忽然觉得你这个人有用,来和你谈交易。

除了性别之外,九狱的犯人会根据“危险程度”来分开关押,我所在的是危险级别最低的第九狱,代号“凕泉考焚”。

这里是最接近外界那种“普通监狱”的一狱,只要你有钱,你甚至可以让狱警帮你从外面捎东西进来……

常见的“外来品”有烟酒、零食、护肤品、一些不可描述的电动玩具等等;但比较精密的电子产品基本是搞不到的,因为曾发生过一次“犯人把成堆的游戏机处理器拼接成微型服务器并利用无线局域网黑掉了监狱的主控系统”的事件,听说那回差点儿就有犯人趁乱跑了,但最终还是被监狱长亲手击毙在了出逃的路上。

另外,狱警还可以帮你跟外界的人传递信息,这也是必须的……否则你怎么联系别人帮你付钱给狱警呢?

当然了,狱警们有一套自己的联系网络,不会让外人知道你被关押在哪儿,你也不可以通过语音或视频等形式对外传递信息;在这里,唯一被允许传递给外界的东西就是“信件”,而且每一封信狱警们都会检查……所有信件都被要求只能传递直白的信息,什么藏头诗、谐音暗语、摩斯密码、冷僻的古代方言……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只要出现了、只要她们看出有任何可疑的地方,信就会被退回,而你在接下来的半年里也都不用再写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