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95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9:48
字体大小 + - 关灯

“就这样,你们两人的这套流程,无形中就成为了一种固定的‘模式’,影响了之后所有接电话的人。

“总而言之,归根结底……是你这个‘卧底’自己心里发虚,不敢乱来,才让我们的这出戏进展得如此顺利。”

话到此处,子临已经走到了隋变的身后,并用双手把住了对方的椅背。

这一刻,隋变的脸上虽还是强行绷出了镇定的表情,但他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肾上腺素正在他的血管里奔流,他已做好了在任何一个瞬间出手与对方扳命的准备。

而子临,却是毫无防备的样子。

他缓缓俯身,用一个淑女般优雅的动作,将头探到了隋变的脑袋边,在其耳畔轻声念道:“隋参谋,你进门之前,有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点异状啊?”

听到“隋参谋”这三个字时,隋变就知道,自己的身份早就已经彻底暴露了……就连他在珷尊麾下担任的职位对方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一息之间,一股寒意便从其心中升腾而起,让他的汗毛竖起、头皮发麻。

“你……对我做了什么?”隋变现在关心的已经不是任务了,而是自身的安危。

说他不怕死,那是假的,但隋变面对死亡时的姿态,应该会比绝大多数普通人都要更从容一些;只是……现在他所面对的,恐怕并不是单纯的死亡,而是比“死”更可怕的东西。

“为什么你会觉得是‘我’对你做了什么呢?”子临直起身,离开了一号座椅,踱了两步,“‘上一次’把你撕碎的人分明是九号好吗?”

“‘上一次’?”隋变并没有完全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不记得自己有跟他动过手?”方相奇也是一脸的不解。

没想到,下一秒,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接过了话头。

“因为‘这一次’审判中,你的确没有跟他动过手。”杰克用他那近乎冷酷的神情接道。

“哈?”话音未落,厉小帆便听出了一些端倪,他即刻对杰克道,“这不对吧……”他边说边扫了眼薛叔,“七号不是说他只回溯过一次时间,而那一次和这次的区别仅仅是十号在那条时间线上被你杀了而已吗?”

“这么说来七号撒谎了咯?”孟夆寒也顺着这话问道。

“不,他没有撒谎。”杰克回道,“只是他‘不记得了’而已。”

此刻,薛叔的神情也变得疑惑、凝重,他望着杰克道:“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我知道的信息并不比你们多多少,不过……”杰克说着,拿出了自己的I-PEN,打开了此前自己已读完的那篇文档,“这段你们并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的话,让我联想到了一些可能。”

他所说的那段话,正是【安德森先生,在你叙述下面这篇文档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现一些事情,但请你不要因此而停止叙述,并对其他陪审员发动攻击;在你产生攻击的意图那一刻,请先思考一下,你的行为是否有意义,以及“现在是否已经迟了”这句话,我想你就会冷静下来了】这一段。

“我在阅读文档的过程中,也一直在思考这段话的意思。”杰克将这段信息放大、展示给了众人,并继续说道,“很显然,这段话中所指的、我会去攻击的人,只可能是燕无伤、薛叔或方相奇,因为这段文档所描述的事件中只提及了他们三个,而并没有明确提及在场的其他人。”他微顿半秒,再道,“那么……我到底会去攻击谁呢?

“至少在当时看来,燕无伤是肯定可以排除的,我跟他没有任何交集,他的能力也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威胁。

“方相奇的话……倒是得防着点儿他的暴走,但在读文档之前,我已经做出过把他绊倒并摔出鼻血的举动了,那样他都没暴走,说明他的克制力还是很强的,对他发动真正的攻击反而会让他暴走。

“那么……剩下的、唯一的可能,就是薛叔了。

“他的时间回溯能力的确是很棘手,而且与我的能力存在着一定的克制关系,但这并不是我对他动手的理由;有着决定性意义的理由,被藏在了后半段信息中,那句‘现在是否已经迟了’,就是隐晦的提示……

“我渐渐想到了……或许,我正在经历的这场审判,也是经历过数次回溯的。

“那样的话,杀死薛叔,无疑就是阻止更多次‘轮回’的一条捷径。”

他说到这里,大家基本上也都明白了其中的逻辑关系。

“但你终究还是没有杀我。”薛叔看着杰克道。

“是的。”杰克应道,“其实也不是不想杀,只是在怀疑是否能杀得掉……所以,我一念完文档就问了你——‘我之前有尝试过杀你吗’,结果……虽然动机与这次不同,但我果然是已经尝试过了、且没有成功,这就应了那句‘请先考虑一下你的行为是否有意义’。”

杰克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来,叼上一支、点起火,吸了一口再道:“呋——随后,你便告诉我们,这是你所经历的‘第一次审判’,而且你只进行过一次‘短暂的回溯’,目的是为了救下十号的性命……据我判断,你当时并没有说谎,只是……有时候,即使当事人以为自己在说真话,他说的话也未必就是事实……”

“明白了。”薛叔接道,“眼下,八号所说的话,和十号关于‘记忆调整’的推断,让你确定了……‘回溯’绝对不止一次,只不过,我这个回溯能力的使用者自己,也只记得‘一次’而已了。”

啪——啪——啪——

待薛叔说完,兰斯当即给那二位鼓起了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