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88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9:27
字体大小 + - 关灯

“给我死!”

这边的摔投还没完,辛迪加那边已有了动作,他看准了凯九出招后露出的巨大破绽,飞身上前就是一招凌空鞭腿。

这一脚快若疾风,化为虚影的腿锋如钻石般坚硬、又如鞭子般柔韧,大开大合地扫向了凯九的后背。

辛迪加已确信对方避无可避,故而口中恶狠狠地念出了一句夺命的宣言。

不料……

当——

就在辛迪加飞身而起、扫腿破空的间隙,躲在暗处的那名狙击手又朝他放了一枪。

之前的那一枪,打的是辛迪加的右眼,因为辛迪加中弹时双脚稳稳站地,故而只造成了他上身的后仰;但眼下这一枪,打得是他的躯干、且瞄准的是身体的重心所在……由于身在半空、无所借力,身材瘦小的辛迪加纵然不会被子弹打穿皮肤,但整个人还是被那股狙击弹的冲击力给推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倒地的花冢也已展开了反击。

身经百战的打架达人,在被人放倒在地时,自是有无数种反打的套路可以选择;虽然此前的全力一击被对手硬吃了下来,但花冢对自己的攻击能力依然有着坚定的自信,他判断凯九也是用了能力才挡下最初的那波拳能的,要不然凭那防御力根本没必要去避开刚才的普通摆拳。

因此,花冢这次选择了较为稳妥的战术,以“命中”为最优先,避开赌博式的进攻方式……他先是用双腿抵住了对手的腰部,防止凯九对其上半身施展锁技,随即就用腰力抬起上半身,保持着一个类似“仰卧起坐做了一半”的身体弧度,在弹指之间就对凯九打出了二十几发凌厉的刺拳。

凯九见状,咧嘴一笑,在用手格挡了几下后,他干脆就向后跳出几米,停止了对花冢的近身压制:“呵……难缠的小鬼,乱七八糟的歪路子还挺多的嘛。”

“小鬼”这个称呼,确是让花冢有些意外;虽然他自己知道自己其实挺年轻的(和榊差不多),但因为长相问题,身边的人都把他当成四十来岁的中年大叔……没想到,今天遇上个真大叔,居然刚见面就能看出他其实还小。

“呸!”凯九一边说着,一边粗暴地吐掉了嘴里的半截雪茄。

然后,在这场战斗中,他首次……摆出了一个颇为认真的格斗架势。

“今天就让九爷我教教你,真正的格斗和小混混打架有多大的区别。”

————

第三章镜先生

就在书店的门口那几位激斗正酣时,另一方面,距离书店一公里外的某栋建筑天台上。

“真慢啊……”一名黑人女子正端着望远镜,嚼着口香糖,一边观战一边吐槽道,“撇开保罗那货不提,本以为花冢君还算是个可靠的男人……结果也被人给压制住了吗。”

话音落时,靠在她附近的护栏上、正抽着烟的一名中年男子接道:“别着急嘛……呋——”他轻吐了一口烟,“别忘了,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引出’书店周围的所有守卫,而‘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消灭对手’只是一条次要的命令。”

“你的意思是……花冢他们是在故意放水,以此来试探暗处还有没有人?”黑人女子问道。

“我觉得是有这个可能的。”中年男子应道,“你想想,假设对方现在还有其他的暗哨没有暴露,那他们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现身呢?”他自问自答道,“至少……换作是我的话,我会选择在战局呈均势乃至胶着时再出手,务求给敌人来个‘突然袭击’,一锤定音。而如果花冢他们表现得过于强大或者过于弱小,那我八成就不会现身了。”

“嗯……”黑人女子想了想,“那你又有没有想过……万一花冢他们并不是在放水,单纯就是被压制住了呢?”

“那我们就等到他们快撑不住时再出去支援咯。”中年男子回道,“虽然那样可能会让我们陷入被动,但若是敌人的实力真有那么强,也只能这样处置了。”

他们说到这里,忽然,第三个声音加入了他们的谈话。

“可如果……连你们也被逼入了绝境,谁又能来支援你们呢?”

突如其来的这句话语,让这两位的头皮像是炸了一样……

他俩从头顶一路麻到脚底,浑身过电般的一阵激灵。

那一瞬,他们的嘴里并没有蹦出“谁”或者“什么人”这种台词,比起说话,他们的行动更快一步。

黑人女子在听到说话声的下一秒就直接“隐形”了;而那中年男子则是立即转身,召出了数道血色的浮空铭文……那些铭文如雪花般绽列着,停留在比他头部略高的半空中,发出阵阵血色的光芒,一看就是十分高位的能力。

“别那么紧张嘛。”而突然插话的那位,却是用十分淡定的语气接道,“既然我主动跟你们搭话,就表明我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至少,现在还没有。”

待他把这第二句话讲完,黑人女子和中年男子才从最初的惊愕中冷静下来,并将眼前的来者打量了一番……那是一个全身都覆盖在黑袍中的人,从声音判断,应该是一名颇为年轻的男性;由于其身上的黑袍非常宽大、还附带了罩帽,所以他的头发、手、乃至鞋也全都被遮了起来。

非但如此,这个男人的脸上,还戴了一张面具——一张镜子面具。

“不知阁下是何方神圣,找我们有何贵干?”中年男子并没有放下戒备,不过他也并不介意先用语言去试探一下这个“镜脸之人”。

“你们可以称呼我为‘镜先生’。”镜先生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

这显然不是真名,也不是道儿上的“名号”,一般来说,对方给出这么一个好像是现编的答案来,基本就等同于在对你说:“身份方面我无可奉告,给你个称呼意思意思,你就别多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