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84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9:14
字体大小 + - 关灯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跟谁打交道,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如果单纯是要钱、或者要我的命,应该不会这么玩儿。

刚才那个自称道士的家伙到底是对方的同伙,还是和我一样在进门以后遭遇了这番变故……我也不得而知。

此刻我能做的,就只有沿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这条走廊前进。

不管前面有什么在等着我,我都得去面对。

…………

我的记忆一定是被调整了。

这里是哪儿,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完全想不起来了。

我甚至不知道现在是何年何月。

最后的记忆片段还停留在南美的雨林里、在我试图攻击那个尖顶的瞬间。

莫非我是死了吗?这些走廊是通往地狱的通道?还是说……我已经身在地狱?

谁知道呢……

我能确定的是,自己还在呼吸,还有心跳,身体状况甚至可以说还不错。

我身上穿的衣裤显然不是在雨林的那一套,它们都是新的,而且很合身;上衣口袋里放着一张黑色的卡片,一面印着逆十字标记,另一面则写着个数字“12”……意味不明。

总之,待在原地是无法找寻到答案的,既然眼前有路,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

我该不会又穿越了吧?

这种有很多事记不起来的感觉真是讨厌呐。

我现在到底是厉小帆、还是“祭者”、亦或是别的什么人?

呵……不对,不能这么想。

不管穿越多少次,我都是厉小帆。

要是连这点都动摇了,可能会发疯的。

身体的感觉没变,姑且还是先排除“穿越”这种小概率的可能性,考虑一下……是不是兰斯这货对我做了什么呢?

诶?这是什么?为什么我口袋里会有这个?

“11”吗……

好像被拉进了某种奇怪的游戏里呢……

兰斯这人渣该不会是想“审判”我吧?

…………

哼!愚蠢的相位技术和记忆调整。

还往我身上塞了张莫名其妙的卡片。

凭我的大脑能力在二十四小时内必然能修复缺失的记忆链。

等我查明了是谁把我扔进这破地方的,我一定要让你们好看!

…………

让我在九点二十分这种微妙的时间准时到……是什么意思呢?

话说九点的时候走进去的那家伙是个侏儒吗,但看体型不像啊……脸是中年人的样子,但身材和我差不多,莫非是个能力者?

算了,来都来了,姑且进去看看吧,这么小的书店,还能藏下一支军队不成?

再说,对方真要害我的话,在休伦湖边就下手了,没必要等到现在。

…………

【已抹除】

…………

那之后到底过了多久呢?

有十几年了吧,或者……只是几年而已?

还是老样子啊……这书店。

只是我上次光顾时,它可不是在这条街上的,甚至不是在这座城市里的。

但毫无疑问,这就是我第一次遇见“天老板”的那家书店;这独一无二的气场、仿佛游离于整个世界之外的怪诞感……确是当年的我所无法洞悉的。

那么……为什么,又要邀请我回到这个即便是回溯时间也无法再度找回的地方来呢……

…………

十点二十分。

命令执行。

化身……“影织”——伊如梦。

DNA校准、记忆校准、肉体生成、拟态服装生成……

命令执行。

加入“审判”。

…………

一直等到指定的时间差不多到了才把坐标交给我,一定是有原因的。

虽然想在外面多观察一会儿,但进去晚了可能又会节外生枝……

听保安说,来给我送信的人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那想必就是网戒中心事件后失踪的众多青少年之一了……

他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我……“人质这玩意儿要多少有多少”吗?

还是因为他手上掌握着我杀死汤教授的铁证,所以就认定我不敢叫增援、只能孤身前来?

不……他不是那么肤浅的人。

他只是对自己的实力和智略都有绝对的自信,故而根本不在乎我会玩什么花招。

有意思……

能在这种人的布局中担当重要的角色,哪怕是被算计的一方……也很有意思。

…………

这个地方很危险。

比我曾到过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危险。

我已跟“死亡”打了无数次交道。

但这扇门后的世界,就连“死亡”都要对其望而却步。

想要退缩,想要逃走。

就好像自己的灵魂在扯着自己远离这里。

身为“人类”的某个部分正在嘶吼着告诉我,一旦踏入了那扇门,就迈出了永远无法折回的一步。

但正因为如此,我相信了。

一切的“答案”,或许真的就在那里,在与我一门之隔的那个地方。

…………

道法自然,符箓参玄。

诛邪伐伪,正一为真。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见者不明,是者不彰。

开!

嗯……又是这种乱七八糟的卦象……

这地方无论怎么占都看不出吉凶和路数,卦象诡异失常,无可取、无可信、无可定。

这是要死啊……

“不见鬼神见天祇,十字门下罪归一。”

听师父说最后一代得道的嫡传掌门关于道法方面的经典啥都没留,但却留下了这两句话。

之前拿到卡片的时候也没往那处想,现在想来……今儿该不会是被我给撞上了吧?

嗯……

佛祖、稣哥、穆爷、飞天意面大佬……以前多有得罪,哥儿几个多担待,要是老君他们这次帮不了我,小弟还得仰仗各位……

望各位看在我这些年来锄强扶弱、劫富济贫的份儿上,给条活路,小道我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