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83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9:12
字体大小 + - 关灯

“‘摆渡人’……孟夆寒。”孟夆寒边作自我介绍,边把自己头上的帽子摘了,转过头去看向了榊。

由于榊是坐在后座儿上的,上车之后也没怎么在意司机的长相,到了这会儿他才看分明……这司机的样貌还是挺特别的:其帽子下,藏着一头过肩的黑发,还特意戴了个发箍将刘海束成了背头,以免额前的头发从帽檐下露出去;他那张脸也是长得颇为秀气,看起来有那么几分阴柔,若不是明显的喉结和男性嗓音,恐怕榊都要怀疑对方的性别了。

“‘祸榊’……榊无幻。”榊回话时,也拿出了自己的卡片,将那个数字“13”在对方视线中晃了晃。

“有幸~有幸~”

“客气~客气~”

“敢问兄弟在哪条船上讨生活?”客套完之后,孟夆寒先问道。

“好说,宝案(黑话,就是赌桌)上混口饭吃,兄弟你呢?”榊回答完,也提问道。

“好说,一十九行唱凤凰(三十六行由‘一耕二读三打铁’开始,到第十九行是‘十九道士唱凤凰’)。”孟夆寒接道。

这俩就用诸如此类的行话,彼此试探了几句;确认过眼神,都是出来混的人……这才双双松了一口气。

这年头,不怕遇上同行黑吃黑,就怕摸不清对面什么路数;眼下大家都亮明了身份,知道都是出来坑蒙拐骗的,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又聊了几句场面话之后,眼瞅着时间也快八点了,两人便一同下了车。

“请。”

“请。”

装模作样的互送一个“请”字后,这俩老奸巨猾的家伙几乎在同一秒推开了自己左手边的车门下了车。

“请。”

“请。”

走到书店门前时,他俩又来一遍。

但这回……因为这书店的门比较窄,一次只能通过一个人去,两人皆没有率先迈步。

“要不……”榊面带三分笑地看着孟夆寒,“……咱们赌一把,谁输了谁先?”

“不不,时间紧迫,我看……”孟夆寒说着,就把手伸进怀里开始掏东西,“……还是由我算一卦,看谁先比较合适。”

“不不不……赌一把用不了多久。”榊也赶紧开始就地取材,四处张望,想找些可以利用的玩意儿;实在找不到,赌一赌下一个出现在街口的人是男是女也行啊。

但他终究是不如孟夆寒那么快,那自称道士的家伙还没等自己的话撂地下,便已然把一个八角形的小罗盘拿在手上,开始掐诀念咒了。

数秒后,孟夆寒两眼圆睁,轻喝一声:“好!有了。”

榊无奈地虚起眼,准备听这个神棍扯淡一番,然后讲几句忽悠自己先进去的台词。

没想到……

“卦象分明,这里必须是我先!”孟夆寒竟然来了这么一句。

“哈?”榊愣了两秒,“你真算呐?”

“可不是真算吗?”孟夆寒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

“不……我的意思是……”榊摇了摇头,“你算完了还真信啊?”

“废话,你赌完了难道不认吗?”孟夆寒反问道。

“呃……”榊一时语塞,虽然他认为赌博和算卦是两码事,但此刻的这个问题好像是关于职业操守而不是业务性质的。

“那不就得了?”孟夆寒道,“我也是专业的,相信我,这里就该我先。”

说罢,他也不等榊回话,迈步推门就进。

见状,榊犹豫了一秒,在脑中将“这家伙是不是送卡片给我的人请的托儿啊”这个问题迅速思考了一遍,然后耸耸肩,趁着那门还没完全关闭时,用手挡了一下,也跟了进去。

然而,紧接着,异常就出现了。

当榊迈进那扇门的刹那,其眼前的景物就突兀地发生了变化。

孟夆寒的背影消失了,在门外时还能看到的书架、书堆、墙壁等等事物也全都消失不见。

榊的视线中,剩下的只有一片空阔的黑暗,唯一能让他感受到空间感的东西就是从背后的门外照进来的些许亮光。

“不好!”惊觉有诈的榊猛然转身,想要逃出门去。

但当他回过头时,却发现门和他之间的距离竟然变远了,就好像……那扇门的下面长了两排他看不见的轮子,并以上百公里的时速飞快地朝远处开去。

短短几秒后,连最后的一丝亮光都已消失……

榊的眼里,看到的只有黑暗;耳边,听到的只有寂静;慢慢的,他连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都听不见了;其触觉好像也开始变得模糊。

一种奇特的感觉拜访了榊,让他感到……榊无幻这个“存在”,仿佛正在从这个世界上被抹除。

————

尾声Intersection

干我们这行的人,有很多都是由于被行家给收拾了……觉得不服气,这才下水的。

我很幸运,并没有过那种经历。

有些老赌棍跟我说,像我这种没有当过“水鱼”的赌徒,是很难得的。

他们说,从未失过态、露出过败相的人……才具备成为“传说”的资质。

我对这种说法不以为然,因为我知道,只要能一直赢下去,无论有没有污点,你都会成为“传说”的;等你成为了“传说”之后,即便有什么黑历史,也会被那些膜拜你的人所抹去。

不过,我现在也算是有黑历史的人。

成为职业赌徒这么多年来,我上过最大的一次当,就是着了月下部光秀的道儿。

好在那次也不算太惨,我最后终究是活下来了;一没有断手断脚、二没有倾家荡产,对一名败阵的赌徒来说,这简直就是奇迹。

然而,眼前这一遭,总感觉……比那次更加凶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