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78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8:57
字体大小 + - 关灯

有人说他们是在走私制毒的原料,有人说是在运军火,还有人说是在买卖人口,总之……人们基本把法律不让买卖的几样严重违禁品都猜了个遍。

可惜,没有一个是猜对的。

因为……三观限制了他们的想象力。

事实上,这艘货轮真正在运送的货物,是一些“奢侈品”、一些即使你有钱,也未必买得到的特殊奢侈品。

二十年多前,老吉梅内斯还在世的时候,在桑托斯港东面约三十海里处的一座人工岛内部,建立了一个全世界绝无仅有的场所,并将其很直白地命名为——“人类农场”,从这天起,这条特殊奢侈品的“供应线”便诞生了。

每个月的倒数第三天,吉梅内斯家的货船都会运一批补给和活人到岛上,补给品不必多说,至于那些活人……有他们家族的敌人、有欠下巨债无法偿还的赌棍、有“不识时务”的警务人员、有流浪汉、有死刑犯、还有被拐卖的妇女儿童;若赶上需求量大的时候,连无辜市民也可能遭殃。

这些人被带到岛上以后,就不再被视为“人”了,他们会被当作家畜一样,受到非人的待遇。

岛上有专门的技术人员,会根据“客户”的需要来调配这些“货物”的饮食、睡眠时间、还有日常活动等内容。

他们从不担心“货物”会不配合,在“不把人当人”这一前提下,他们有无数种方法能让对象服从命令;若实在遇到难啃的骨头,他们就会把那人扒光了固定在一个特殊的支架牢笼里,将混合了大量激素和抗生素的饲料通过一根喂食管直接插进其胃里进行“喂养”。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说是这个农场里的日常。

最后,农场里产出的“商品”,包括、但不限于……肉类、内脏、乳制品、粪便、工艺品、以及一些特别订制的物件等等。

或许有人会奇怪,这些东西真会有人要吗?

答案是肯定的。

人的欲望没有界限,且常常会因为膨胀而变的扭曲、畸形……

在联邦上层,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财富已经累积到了合理使用怎么也用不完的地步,但又有很多比较张扬的挥霍途径他们不能染指,所以他们中有些人,或者是这些人的子嗣、裙带……会去追求一些超出普通人认知的“独特享受”。

有的人喜欢品尝特定口味的人类粪便,有的人喜欢尝试各种“人料理”,还有的人喜欢骨头、皮肤、毛发或者风干的内脏等加工而成的工艺品。

“人类农场”就是为这些“客户”服务的,这帮人会花让人匪夷所思的价格去购买这些“珍品”,有时还会提出各种要求,比方说指明要婴儿或处女作为原料、或者用多少个不同的人的骨头凑成一副国际象棋等等。

这个农场在运作的生意、以及这里每天在发生的事情,如果拍成一部纪录片,恐怕要比历史上任何一部臭名昭著、丧心病狂的恐怖片都更加令人震撼和毛骨悚然,说这座农场是“人间地狱”也毫不为过。

但它确实存在着,并存在了整整二十多年。

…………

2218年,11月28日,晨。

桑托斯港,“那艘游轮”的货舱内。

一个身穿黑西装、拿着冲锋枪、看起来像是小头目的男人,正在跟一名工头说着话。

“都在这儿了?”

“啊,总共十六个人。”

“你确定吗?”

“哈?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在你之前的那一任工头为什么被撤职吗?”

“为什么?”

“有一次装货时,他看上了货物当中的一个年轻姑娘,结果就将其藏了起来,虚报了货物数量。事后,他悄悄把货带回了自己家的一间密室里,自以为把人藏那儿就神不知鬼不觉,可以慢慢玩儿个痛快。”

“哼……色胆包天啊。”

“包不包天我不知道,但事情败露后,他自己也被送上了岛,说不定已经被做成饼皮用来包馅儿了……”

“放心吧,我可不是那种色迷心窍的蠢货,寻花问柳的事儿……花点钱不就行了,干嘛要冒那种风险。”

“我只是用最近的一个例子提醒你一下罢了,除了我说的那个蠢货之外,之前也有对货物动了恻隐之心而放人的家伙,但无论动机是什么……他们的下场都差不多,希望你能引以为戒。”

“那我就多谢你的提醒了……”

两人一边做着货物交接,一边聊着些让人头皮发麻的内容。

聊到一半时,西装男的视线忽然定在了笼子里的两个“货物”身上,犹豫了两秒后,他问道:“嘿,那两个人……是什么情况?”

工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了两名肩靠肩、背靠墙坐着的中年男女。

他皱了下眉头,应道:“哦,那两个啊,前几天刚抓到的;听负责抓捕的人说,这对活宝居然敢手无寸铁地摸进四号大麻种植场,但被巡逻的发现之后,他们倒是立刻投降了。四号场的几个人轮番审问了他们好几天,什么都没问出来,搜身后只找到了两张从临沂飞圣保罗机票存根,还有两张做得非常真的假身份证,就是那种……真到连机场的电脑都识别不出来的水平,但咱道儿上的人一眼就能看出门道。”

听到这儿,西装男拉着工头往一旁挪了两步,压低了声音道:“这不太对劲儿吧……我听你这描述,怎么感觉这俩像是卧底啊?”他顿了顿,“你看这两人的表情神态,也和周围的人不一样……”

他说得没错,这一男一女,虽然外表看起来十分普通,就是那种随处可见的、四五十岁的中年夫妇,但作为两个受过了酷刑、被非法拘禁了将近一个月,并且即将被带到某个未知地点去的人来说,他们的表情显得过于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