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77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8:54
字体大小 + - 关灯

“今天放你回去,给‘龙井’捎个话儿……”

那温和的嗓音将毛峰从失神中唤回。

他颤抖着、呆滞着,体会自己还活着的这一事实。

“你就告诉他……”子临则是若无其事地说着,“‘逆十字’已经归来,让他在茶宴上给我们备好咖啡。”

说罢,他又轻轻地拍了两下毛峰的肩膀,仿佛是想安慰一下对方,随后才收回了手。

而毛峰……此刻简直像是刚从水里被捞出来一样,全身都已被汗水浸透,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也无法动弹半分。

他宛如一只被远在食物链上层的凶兽吓破了胆的小动物,在本能的驱使下,他被生生慑住、僵在原地、瑟瑟发抖。

“至于你……罗德里戈教授……”子临说话间,绕过了毛峰,走向了雕像旁的罗德里戈。

“明白!明白明白!”教授都会抢答了,“永恒核心和索利德都可以交给你们,你刚才的话……我也会帮你好好传达的……”他这会儿显然已经怂了,教授本身就不是茶宴的战斗人员,也不是能力者,虽然其身体由EF做了一些微强化,但连毛峰都战胜不了的对手,他自是没有去抵抗的打算。

“呵……”子临步步逼近,面带微笑地说出了让对方心惊胆寒的话语,“我刚才对他说的是‘放你回去’,不是‘放你们回去’,你没听见吗?”

“这……你……”罗德里戈闻言,顿显手足无措,并开始慌忙后退,几步之间就靠到了雕像上。

“传个话的事儿,还需要两个人吗?”子临又道。

教授急中生智,再道:“慢着……我……我可是茶宴的人,你知不知道动我会有什么后……”

“你只是一个教授而已,一个被置于终端的工具……”子临学着对方不久前才对索利德说过的话,应道,“工具再好,也只是工具……”他耸耸肩,“比起威尔森先生,我觉得你才更可悲,因为你到现在仍未意识到,茶宴让你加入他们的唯一理由就是……在研究南美古文明这一块,你是他们仅有的选择。”

罗德里戈的脸色变了,恐惧中又浮现了一丝复杂的情绪。

“你就没有发现……无论是才智还是战力,你都和茶宴里的其他人相差很远吗?”子临的话还在继续,“他们让你入席,只是为了让你全心全意地帮他们寻找这个‘暗水族’的遗迹罢了。

“这些年来,虽然你的确是找得很卖力,但在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其他各种资源后,从结果上来看,你仍旧是毫无进展……

“那么,茶宴对你失去耐心,便也是彰明较著的事了。

“我可以肯定地说,假如我今天放你回去,不管你是否完成了任务,他们都会除掉你,毕竟……遗迹的位置已经找到,你已经没用了;当一个可以永久保密的死人,是你必然的结局。”

说到这儿,他忽地想到了什么,又侧过头,用余光瞥了一下仍在呆立的毛峰:“对了,没准毛峰在来之前就已经接到了命令,只要永恒核心到手,在回程的途中就可以随便找个时机把你干掉。”

“不……不……不可能的!”罗德里戈拨浪鼓似的摇着脑袋,“我……我可是这世上首屈一指的考古学家,我是精英!他们不会……”

“他们不会吗?”子临抢过话头,冷冷地抛出这五个字。

罗德里戈面如死灰,一时语塞。

“想明白了的话,就把你的手从永恒核心上挪开。”一息过后,子临又道,“‘把核心拿出来之后趁着黑暗逃走’这种点子,想想就可以了……以你那种程度的夜视能力,跟我身后那位‘暗水’兄相比,跟瞎的没两样,而且你手里还拿着个发光的核心,即便在没有夜视能力的人看来你也跟靶子一样。”

罗德里戈在刚才后退的时候把身体贴到了雕像旁,并不动声色地将自己藏在背后的那只手伸向了永恒核心,他本以为自己的动作已经很隐蔽了,没想到……不但是一举一动、连心中意图也已被对方看得死死的。

“唔……”低哼了一声、作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鬓角已淌下冷汗的教授终究是丢掉了侥幸心理,把核心给放开了,“好……我投降,你想怎么样吧?”

“呵……”子临优雅地笑着,虽然他的穿着看起来一点都不优雅,“还能怎么样?请你回去喝咖啡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第十五章送货上门

桑托斯港,位于圣保罗东南方六十公里,是整个拉丁美洲最大的港口。

这里,自然也属于吉梅内斯家族的势力范围。

只要是他们家族的货物,当地的行政部门完全不会去检查,非但如此,他们还可以明目张胆地给某些货物配备专门的押运人员,让自己的私人武装荷枪实弹地在海陆来回。

这……几乎是等同于联邦直属行动机关的权限;但因为是在南美,只要背靠“吉梅内斯”这座大山,就可以办到这种只手遮天之事。

而在吉梅内斯家族需要“重点看护”的所有货物中,有那么一批,显得尤为特别。

那是一艘往返于“未知目的地”的货船,每个月的倒数第三天,这艘连名字和识别号都没有的货船都会从桑托斯港起航,并在该月的最后一天凌晨返回。

船上所有的工作人员以及武装护卫都是吉梅内斯家内部的人,无论是在装货还是卸货时,工人们都是在封闭的场所内进行操作,外人根本不知道他们运的是什么。

当然了,这毕竟是个大港口,日子久了,即便没人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勾当,也肯定会有风言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