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76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8:51
字体大小 + - 关灯

“你是代号‘毛峰’的那位吧……”待那黑色生物开始给索利德疗伤时,子临心中稍定,继而对着士兵二号道,“你对咱们低级别的能力者有意见是吗?”他双手插袋,稍稍歪过脑袋,微笑道,“有意见冲我来啊。”

————

第十四章捎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子临那从容的态度,让士兵二号,即“毛峰”犹豫了;他一时间也无法判断对方究竟是在虚张声势还是确有自信。

好在,罗德里戈的脑子转得比毛峰要快,两秒后,他就出言提醒道:“别冲动!毛峰,想想这两人现身的时机。”

这句话,让毛峰恍然大悟。

子临和那黑色生物刚才在暗处躲得好好儿的,完全没有被发现,直到毛峰挑明了、也证明了自己是凶级能力者之后,他俩才主动现身……由此可见,他们对自身的实力必定很有信心;否则,他们就算不继续躲藏,也该选择从暗处直接发动偷袭才对,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出来、还出言挑衅。

“哼……话是说得挺满。”思定之际,毛峰面露冷笑,望着子临道,“但你这种……我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家伙,实际跟我动起手来,又能在我面前站上几秒呢?”

他敢这么说,自是有依据的。

这个世界上,实力能达到“凶级”以上的能力者本就不多,而这些人的名字或代号,基本也全都被茶宴所掌握了,所以毛峰有九成把握,子临应该是个凶级以下的能力者;至于是不是真如其所言……“仅有纸级而已”,这个就不好说了,毕竟也不能排除这货是在虚报等级、扮猪吃虎。

但无论如何,既然级别在自己之下,那就不用太过担心;以“强级”为例,非“体质变异”类的能力者,把身体素质练到强级顶峰,也就是索利德的水平了……除非借助外力(比如用电浆手雷这种东西)、再加上对手自身的大意,否则强级是很难在凶级手下撑过一招半式的。

当然了,也不是没有例外。

由于“异能”之间存在着强弱之分和互相克制,确是有些特殊的能力者可以靠着出其不意或者能力本身的优越性去战胜比自己高出一个级别的对手。

正是考虑到这点,毛峰才保持着谨慎,要不然他早就像对付索利德时一样,靠着力量、速度和能量上的巨大差距冲上去碾压对方了。

“就冲你的能力不过是种二流的‘神祇体质’这点……”面对毛峰的反挑衅,子临摊开双手,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我怕是想站多久,就站多久咯。”

他的这句话,让毛峰心中一怔。

没错,毛峰的确是一名“神祇体质”型的能力者,但他的能力信息是绝密,只有茶宴内部的人才知道他能力的名称和细节。

“这小子是在试探我吗……随便猜一个类型,然后看我的反应?”那一刻,毛峰竭力控制着自己脸上的表情,并在心中念道,“但一般来说不可能会猜‘神祇体质’这种特殊分类吧……猜‘体质变异’或者‘能量转化’这种类别能中的可能性要高得多啊……还有,‘二流’又是什么意思?”

“别想了。”下一秒,子临就像能看穿人心一般,微笑着对毛峰道,“我对试探你这种弱者没有兴趣……我知道你的能力是‘亚伯(Abel)’……我也已经说了,二流的神祇体质罢了。”

这回,他干脆明确道出了毛峰能力的名称,这下,让毛峰的心里更虚了。

神祇体质类异能——亚伯,具备着大部分神祇体质者都有的超力量、超速度、高自愈力、强化五感等等特点,且有一项直到凶级才开启的特殊能力……即能力者会被动地将自身受到的伤害原原本本地反馈给施加者,结合其身体的各项优势,可以说是“几乎不可能输给比自己弱的人”的一种能力。

“已经知道了我的能力、还有我的能力级别,但态度还是这么狂吗……”毛峰心中暗忖,同时已将自身的能量提升到了饱和状态,随时准备着用能量去抵消一部分对方的异能效果。

“那我倒是想问一句……阁下那‘一流’的能力又是什么呢?”此刻,站在远处的罗德里戈十分机智地插了句话;他确是一个很会跟人打交道的人,面对这种嚣张的对手,明目张胆的试探往往才最有效。

“量子革命。”子临倒也爽快,二话没说就把自己的能力名报了出来,并看向毛峰,露出一脸不怀好意的坏笑,“要不要过来体验一下?”

毛峰……没有退缩的理由,他不会因为对方几句无法验证和不明所以的话就改变自己的认知。

他的凭依没有变,他认定对方的能力级别在自己之下,就算其异能真有什么幺蛾子,靠着能量上的差距他应该也不至于吃大亏。

所以,他动手了。

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茶宴的专属战斗人员,毛峰认真出手时,自是疾风般迅然,雷霆般凌厉,面对一个纸级能力者,纵是一击即杀,也是情理之中。

瞬息之间,他的拳已命中了子临的心口。

然,本应贯穿心脏的一拳,却像是打在空处,力无所倾。

子临的表情看起来仍是那么轻松,眼前这一击,就像是有人轻轻拍了拍他衣服上的灰尘。

啪——

紧接着,子临的手,就搭在了毛峰的肩膀上。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伴随着这次触碰,透遍了毛峰全身的每一个毛孔、浸入了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

那一秒,“死亡”犹如一个深渊般的实体,已将毛峰全部心智吞没。

直到……子临的声音,又一次传入他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