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69

A+ A- 关灯

时至今日,他已是一名“强级”的能力者,那异能的本源也随着手臂的细胞与他身体的结合渐渐转移到了他的全身。

而索利德的能力名为——凡骨。

这项能力发动时,可以使能力者接触到的物质暂时失去“特性”;这种“特性”,可以是化学性质、物理性质、甚至是科学解释不了的概念化特质,比如……异能。

举例来说,他可以让一氧化碳失去“可燃性”,变成遇到明火也不会燃烧的东西;他可以让铜失去“导电性”,变成绝缘体;当然,他还可以让能力者变成普通人……

虽然他这能力乍看之下简直逆天,但实际运用起来也没有很夸张——

其一,他每次能影响的“量”是有限的,遇到体积巨大的目标……比方说眼前的这座金字塔,他肯定不可能把整座金字塔的“特性”都剥夺掉,以他现在的能力级别,能“凡骨化”的部分最多就几立方米而已。

其二,剥夺的时间也有限,凡骨剥夺“特性”的效果无疑是暂时的,被剥夺的“特性”越复杂,或者一次剥夺的“特性”多于一个,那么剥夺的时间也会相应的缩短。

其三,也是最麻烦的一点……这项能力需要“知识”的支持。

假设你要剥夺掉水的“沸点”,使其变成无论加热到多少度都不会沸腾的液体,那你首先肯定得理解什么是“沸点”,否则是无法完成剥夺的;而索利德……这么说吧,书读得少。

由于吃了文化的亏,索利德对能力的修炼到了强级就是瓶颈了,虽然他已把身体素质练到了强级顶峰,但实战中他却是很少使用能力的。

就算是遇上同为能力者的对手时,索利德也倾向于用自己的战术和战斗技能来解决问题;因为……索利德在战斗中发现了,想要剥夺别人的“异能”,并不是你知道别人有异能就行了的;你对对手能力的了解度、其能力的性质复杂程度、以及双方在能量和能力级上的差距……都会影响剥夺的效果。

综上所述,索利德一般不会去用这种有极大不确定性的战法。

不过,眼前的金字塔,并非是“人”,而是“物”,面对一块金属外壁,他还是不介意尝试一下的。

索利德的计划很简单,他并不知道这金属壁的到底有多少种特性,也不打算去了解,因为就算他了解过了,凭他的能力级别也不可能同时消除掉多种复杂的特性;因此,他的决定就是……用助跑加上自己的全力对着金属外壁来上一拳,并在接触的瞬间发动“凡骨”,让他击中的那块金属外壁失去“硬度”。

————

第十一章传送之旅

轰——

就算是索利德也没有预见到,自己的攻击打在金属壁上会引发出宛如C4爆炸般的巨响。

与此同时,一道青色的光芒骤然迸发,刺得他闭上了眼睛。

那一瞬,他以为自己判断失误了,以为自己受到了反冲、会受重伤。

然而,并没有……

回过神时,他已在坠落——在一个漆黑空寂的环境中急坠。

索利德不知道在落地的刹那自己还能不能活着,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落在地面上。

但无论如何,他的身体还是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最合理的反应;他将脸冲下,张开四肢,以此来加大空气阻力,并时刻准备着把体内的能量传输到各个肢体末端以抵消撞击造成的损伤。

就算是粉身碎骨,只要能增加一丝一毫的幸存可能,索利德也会把能做的事做到极致。

不料……

又过了几秒,索利德紧绷的身体忽然就放松了下来。

因为,他已经落地了。

没有撞击、没有疼痛,他也根本没有察觉自己是在什么时候接触到地面的。

当他感受到的时候,自己已经趴在地上了。

“呼……”短暂的惊讶后,索利德调整了一下呼吸,双手一撑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几乎在他起身的瞬间,他所处的空间也被点亮。

这是一个四边形的房间,周围的墙壁全部都是金属质地,墙面呈黑色;在这些黑色的金属壁上,刻着大量的壁画和文字,诸多青色的能量就像是黑色皮肤下发光的血脉,透过那些字和画的纹理流淌着、散发着光芒。

索利德环视了一周后,又抬头向上看去;虽然他本来也没期待能看到自己打出的那个窟窿,但当他看到完好无损、且近在咫尺的天花板时,还是不禁叹了口气。

毫无疑问,他已进入了一个异常的空间,在这里,人的感官并不可靠,此前他的“坠落感”未必是真的,而此刻他的所见所闻所触所感……也未必就是“真实”。

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有谨慎行动,并祈祷自己的运气足够好。

…………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但索利德的查探没有什么进展。

他将整个房间都仔细查看了一遍,但就连一条墙壁接合的缝隙都找不到,更别说出口了。

那些壁画和文字也都是他看不懂的东西,也许罗德里戈教授在这里的话还能看出点门道,但索利德不行。

好在……索利德是个极为冷静的人,他对“坏消息”的接受和适应能力很强,在遭遇逆境时,他脑子里想的永远都是“事已至此,我该怎么解决问题”,而不是“真倒霉,遇上这种事,为什么会这样,我该甩锅给谁”。

因此,他很少会感到沮丧,比起在这种无意义的情绪上浪费时间,他宁可利用这些时间做些有用的事。

“古文明也好,外星人也罢……除非他们会穿墙术,否则这房间里一定会有什么机关来开启出口……”索利德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摸着墙壁缓缓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