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68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8:29
字体大小 + - 关灯

“呵……我就说嘛。”吉梅内斯笑道,“像长官你那么靠谱的人,必是有了某种把握,才会对我的工人说出‘已经不需要你们再去挖了’这种话的。”

“索利德,你真的有办法打穿那金属壁?”一旁的罗德里戈已经懒得去管另外两位之间的勾心斗角,比起那些,他更关心遗迹的事。

“只是一个设想,要说把握嘛……大约四成吧。”索利德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面罩和胸甲,从铠甲里走了出来。

“四成可以了!”罗德里戈快速接道,“咱们考古学家一般都是听到点儿当地传说或者在潘家园儿捡着一个漏就敢组队出发的,但凡有两成把握都敢去骗……呃……拉赞助了!”

索利德没接他这茬儿,而是顺着自己方才的话道:“据我观察,这个尖顶的外壁除了超强的硬度外,还有‘逐步增加自身防御力以适应外部压力’的特性,另外还有一个‘吸收声音和动能并在积累到一定程度时进行反击’的功能……效果你们也看到了。

“但纵是具备这种堪称完美的防御,在最初被钻头钻到的那几秒,金属壁还是被钻出了一个钻孔,这就表明……其防御机制是‘后发’的,后发的防御势必会有一定的反应时间,如果能在其做出反应之前,用一次快速、强力的攻击瞬间破坏其结构,应该就可以打出一个缺口……

“我们此前看到的那块仿佛是被‘补上的’痕迹,八成就是过去有人通过我说的这种方式去打通缺口而留下的。”

他的话有理有据,罗德里戈和吉梅内斯也都觉得可行。

“你的意思我懂了……”吉梅内斯望着索利德,用狐疑的神色,挑眉念道,“但你确定自己的招式威力比净合金钻头的冲击力还强吗?”

他问这问题时,索利德已经行到了大坑的一侧,并退出一段距离,似是要助跑。

“试试就知道了。”索利德说着,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右手,随即便攥起拳来……

————

第十章凡骨

索利德并不是一个先天的能力者,当然了,他也不是什么生化改造人。

他获得异能的经过,实属偶然。

很多年前,在执行一次敌后救援任务的过程中,由于上级的指挥失误,索利德和十几名突击队员陷入了数千敌军的包围……当他们呼叫的增援赶到时,敌人早已离去,留下的只有一地的死尸。

索利德被人发现时,全身上下都覆满了血污,其整条右臂都被炸没了,背上还压了两具比他更残的尸体;若不是有一名士兵眼尖恰好看到他的手指在动,恐怕他就死在那儿了。

无论如何,靠着顽强的生命力,索利德愣是在那种伤势下吊着一口气坚持到了医院。

在二十三世纪,对于断肢的伤患,抢救原则是——如果伤患在断肢后的六个小时内就抵达了医院,在保证其生存的前提下,应立刻进行肢体复接手术;如遇原肢体已损毁的情况,则调用第三方的肢体进行移植;如无可及时移植的肢体,则实施“神经滞闭”手术来处理伤口的神经,等待肢体被送达。

毫无疑问,索利德是符合这个标准的,所以,尽管被送进医院时他本人已经昏迷,但医生还是可以按章办事把手术给他做了。

在这个时代,义肢技术(在该宇宙的二十三世纪,行动自如的生化/机械义肢已相当普及,装饰型义肢只有经济极为拮据者才会使用)已十分发达,但原则上,只要条件允许,肯定还是给病人复接上血肉之躯最妥当。

至于“六个小时”的时限,则是因为神经在被切断的六小时内的复原成功率比较高,一旦超过这个时间,就不好办了……如果病人年轻、复健积极、且运气够好,也许也能完全复原,但大部分人的神经在超过最佳的接回时限后都无法恢复到最初的状态,就算勉强做了手术,也会导致一系列的并发症,最后还是不得不摘除肢体、改装义肢。

索利德的运气很不错,被送到医院时,距离他断臂差不多五个小时,且这家医院的太平间里刚好有一名才死不久的遗体捐赠者,其年龄和体型也与索利德十分接近……再加上索利德的军方背景,医院指派的医生自然也是技术精湛。

两天后,当索利德从病床上醒来时,虽然他全身都疼得很提神,但好歹是四肢健全地疼着。

他几乎是立即就适应了这条新的右臂,除了最初几天有少量、短暂的排异反应之外,后来这条手臂就跟他本人的一样了。

然而,事情没有到此结束……

没过多久,索利德就发现,自己的身上出现了“异能”,而且……能力的源头,就是他那条右臂。

于是,他又回到了那家医院,试图调查这条胳膊的来源;因为他知道医院有着“不能透露遗体捐赠者信息”的规定,所以他也没浪费时间去找人,而是直接潜入医院档案室把他要看的资料给下载了。

对“老兵”来说,这种程度的潜入……就跟从小孩儿的手上抢糖果儿一样简单。

可惜,档案的内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那名捐赠者是一个二十多岁的落魄拳击手,没有什么名气,更没有什么钱,死因是被人用钢线勒颈导致的窒息;结合警方那边的报告(索利德发现捐赠者是被谋杀的之后,顺便又去了趟警局的档案室)来看,这小子最近几年一直都在打黑市拳,估计他是闯了什么祸,被控制比赛的黑帮给灭口了。

从他是被人勒死的这点来看,恐怕这是一名到死都没有发现自己具备异能的先天能力者。

无论如何,既然查不出什么名堂,那索利德也就不再纠结了,他把这份异能当成是一种运气,一种上天赋予他的工具,加以锻炼和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