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65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8:21
字体大小 + - 关灯

待他离开后,罗德里戈笑道:“呵……在吓唬人这方面,你还真是把能手。”

“谁说我在吓唬人了?”不料,索利德却是回了这么一句,不过,下一秒他就话锋一转,接道,“当然了……我不会让情况发展到那个地步的,若是物资消耗过半时我们还没能跟外界取得联系,我会亲自出发、徒步去寻找救援。”

…………

12月5日,晨。

五点不到,工人们就陆续出来集合了。

经过了昨天早晨的蚊子事件,今天的他们选择尊重闹钟。

早饭过后,挖掘工作总算是正式开始。

在工人们挖土的时候,两名机械师和三名士兵则提着几个储电箱去了飞机残骸那边充电;除了营地的供电以外,“凯美拉”的电能以后也要通过这些储电箱来运送,虽然要耗些人力,但这总比每天把笨重的挖掘机开来开去要省事儿。

至上午八点,挖掘就有了进展,也可以说……遇到了问题。

什么问题呢?“碰壁”了。

在挖了不算很深的一段距离后,挖掘队就挖到了某种异常坚硬的材质,就连凯美拉上那连花岗岩都能搞定的钻头和铲斗都挖不动;要不是操作员经验丰富、及时把机器给停了,恐怕他们这最后一台挖掘机都要报废。

这时,就该罗德里戈教授出场了;这位经验丰富的学者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坑旁,亲自从一名工人的手上接过一把铲子,拨开了泥土,露出了土下的金属物质。

“这是什么?塔顶?”

“为什么会有塔埋在地下啊?还是金属做的?”

“对啊,而且这黑色的金属是什么鬼?居然那么硬?”

工人们开始议论纷纷,教授则是旁若无人地蹲下,神情专注地拿着手上的分析仪开始扫描那深埋土下的金属尖顶的材质。

随着分析仪上的数据流动,罗德里戈的神情也逐渐变化,一抹不易察觉的兴奋和狂热之色从他的眼中闪过、稍纵即逝……

片刻后,索利德来到了他的身旁,询问道:“如何?有什么发现没有?”

“未知金属,从解析出的数据来看与净合金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从分子结构上来说,我们眼前的这种更加优越。”罗德里戈接道,“要比喻的话……净合金就像是冻成冰块的茶水,而这个则是压缩成块的茶叶。”

教授一边说着,一边还在用手刨土,以便露出更多的金属部分。

“你觉得这是什么?金字塔?”索利德又问道。

“很有可能。”教授回道,“你看,这上面还刻有类似文字的纹理……这种纹理有部分玛雅文的痕迹,不……应该说是玛雅文有一部分这种文字的痕迹才对!”他说这话时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抱歉,我有些激动了……我们眼前的东西,很有可能是一个比人类已知的所有古文明都更加久远的超古代文明遗迹,作为一个考古学家……我此刻的心情实在是难以用语言形容。”

他不仅是声音在抖,连双手和身体都在微微颤动,看来是真激动了。

“嗯……”但索利德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冷静,“那么……虽然现在我们无法跟上头确认,但是否可以推测……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要找这个遗迹呢?”

“一定是的!”罗德里戈快速回道,“当然是的!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无法判断这个金字塔究竟有多大,我们要挖多深、多久才能找到其入口……你明白吗?也许这个尖顶延伸到地下会带出一整座城市那么大的……诶?”他话说到一半,忽然发现了什么,他赶紧又用手刨了几下土,把分析仪往下移动了几分,“奇怪,这里有一块金属的成分和其他地方不一样,你瞧……连颜色都不太一样,就好像……好像……”

索利德也看到了那块金属的异常,所以他接上了教授没说完的这句话:“好像曾经被人用某种弹道武器打出过一个窟窿,后来又重新补上的样子……”

————

第九章防御壁

12月5日,上午。

自那个金属尖顶被挖出来之后,挖掘机就被勒令停用了;工人们纷纷拿起了铲子,开始了令人烦躁的人工操作。

他们小心翼翼地将泥土从尖顶上刨去,把坑朝着四周扩大,让尖顶的表面尽可能多得露出来。

而教授则拿着分析仪和自己的I-PEN,在已经被挖出的金属壁上爬来爬去、东看西看,一副既兴奋又专注的样子。

不知不觉,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到了饭点,一直都有在轮换着休息的工人们个个儿叫苦不迭,但完全没休息过的教授却还是神采奕奕。

对于他的这种状态,索利德倒是可以理解——当一个人全身心地投入某件事时,精神的力量是可以支撑着肉体超越其应有的极限的。

往远了说,当年菲迪皮茨从马拉松平原一口气跑回雅典城中央广场就是很好的例子;往近了说,许多青少年能够不眠不休不吃不喝地在网吧奋战数个日夜也是确有其事。

与这些例子比起来,罗德里戈这也不算什么。

吃午饭时,索利德、罗德里戈和吉梅内斯这三位负责人又坐到了一起,对他们今早的发现和接下来的计划展开了探讨。

“挖掘任务”进行到了这个阶段,自然就是教授表现的时候了;正所谓术业有专攻,在考古这方面,肯定是罗德里戈说了算,索利德也只能站在安全顾问的角度给他出出主意。

然而,罗德里戈似乎是对于眼前的状况过于投入了,整顿饭的时间他都在唾沫横飞、眉飞色舞地给另外两人上着关于“奥尔梅克文明”的历史课,听得索吉二人一头雾水、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