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62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8:11
字体大小 + - 关灯

“呵……”索利德听到这儿,也是轻笑一声,“我原以为你只是个迂腐的知识分子,现在看来你也是个明白人嘛。”

“刻板偏见要不得啊,长官。”罗德里戈耸肩调侃道。

“叫我索利德吧,教授。”索利德回道。

“好的,索利德。”罗德里戈接道,“那啥……虽然我也很想让你直接称呼我的名字,但因为我的名字有点儿傻气,甚至妨碍了我作品的销量,所以希望你以后还是继续称呼我为教授。”

“好的,坦迪。”但下一句话里,索利德就恶意满满地报出了教授的名字。

大叔之间的幽默感,大抵如此吧……

…………

两人就这么边聊边走,行了一段。

丛林里的空气湿热,体型偏胖的罗德里戈很快就出了一身的臭汗,不过他并未放慢行进的速度。

倒是索利德,不知为何……越走越慢了。

“你怎么了?”罗德里戈注意到了索利德的异常,故而问道,“要不要坐下休息一会儿?”

“不对劲儿啊……”索利德并不需要休息,他放慢脚步,是有其他原因的,“我昨天走到这里时,周围的地形不是这样的……”

“哈?”罗德里戈愣了两秒,“会不会是你记……”

他那个“错”字还没出口,索利德就抢道:“不可能,我做的记号还在呢。”

他说着,就退后半步,指了指自己身旁的一棵树;那树干中段,确实有两道明显的划痕。

“我说……你为什么要用刻记号这么原始的方法?你那套铠甲里应该有定向和定位的系统吧?”罗德里戈关注的重点好像有些偏了。

“你说的那个系统……已经坏了。”索利德回道,“这个地区有奇怪的干扰,每隔一段时间我铠甲内的方向系统就会变化一下,且间隔的时间和转变的方向都是随机的。”

他话音落时,罗德里戈已是面露疑色地掏出了自己口袋里的指南针,低头看了一眼,然后又抬起脑袋看了看日头:“嘿!还真是啊,指南针都错了。”

虽然教授一直随身带着指南针,但他却很少会去看,因为他的方向感和天文学知识也都不错;只要白天有太阳、晚上有星星,他朝天上扫一眼就能辨别出东南西北,没必要去借助设备……因此,直到此刻索利德提醒了他,他才发现这个地区不但存在通讯干扰,还存在磁场干扰。

“磁场的问题,并不能解释眼前的状况……”数秒后,索利德目视前方,沉声接道,“昨天我来到这棵树旁边时……前面的路是一段平缓的下坡,再往前走个两百米左右,地势才逐渐升高,但现在……”

“变成上坡了是吗……”罗德里戈顺着对方的话接了下去。

“还有……你看这个。”索利德这时又单膝跪地,指向了旁边那棵树的树根,“这些树干下段的水痕,是雨季时留下的,一直浸泡在水里的部分颜色跟其他部分会有些不同。”说着,他又抬手指了指远处的几棵树,“但你看前面那些树水痕的位置,跟我身边这根的并不是平行的,而且差了很多……若是水位升到过那几棵树水痕的高度,那我们身旁这些树上的痕迹应该要再高至少一米才对。”

“那你的意思是……”罗德里戈试探着问道。

“就在昨晚,这里的地形发生过剧变……”索利德用冷静的语气说出了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结论,“……至少,我们面前的这片区域,朝上隆起了一大截。”

“这不可能吧?”对于这种不合常理的说辞,罗德里戈肯定无法立刻接受,“能够引起这种地形变化的地震震级是很高的,我们不可能感受不到啊。”

“所以这并不是地震。”索利德倒是已经想得很清楚的样子。

“哦?”罗德里戈又问道,“那会是什么?”

“不知道。”没想到,索利德话锋一转,又理直气壮地给了这么个答案,“但我想……继续前进,应该就能知道些什么了。”他顿了顿,站起身来,看着教授道,“教授,你先回营地吧……顺便帮我给四号和七号士兵带个话,让他们过来跟我汇合,他们认识我留的记号、会找到我的。”

罗德里戈是个很理智的人,他知道没穿铠甲的自己是不适合参与这种“侦查不明异常”的任务的;如果他执意要跟去,能不能帮上忙不好说,但在遭遇突发状况时就很可能成为索利德的累赘。

因此,罗德里戈并没有对索利德的命令表示任何异议,他只是留下一句“那你自己小心”,就赶紧调头奔营地的方向去了。

教授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在了林间,只剩下了索利德自己一人形单影只地站在那里。

默默伫立了片刻后,索利德忽然冲着空气,朗声言道:“好了,碍事的人已经走了,你可以出来了吧。”

也不知他这话是说给谁听的,总之……话音落后,并没有人理会他。

丛林里淅淅索索的怪声不断,远方的天际似乎还能听见某种野兽的嗥叫,但索利德四周的这片区域,此时却出奇得安静,静得他只能听见自己在铠甲里的呼吸声。

“能完全消除自身气息对手我也见过几个,你并不是这世上唯一能做到这种事的人。”索利德见对方不现身,便接着说了下去,“但无论如何,那种伎俩对我是没用的……我依然可以感觉到你的存在。”

他这并非是虚张声势或者想要诈谁,而是在说事实。

索利德有着比野兽还强的直觉和本能,而且他最擅长的就是丛林战中的侦查与反侦察、伏击与反伏击……

既然此刻他确定周围有某个人埋伏着,那就一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