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61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8:08
字体大小 + - 关灯

那一瞬,索利德看到……在极远处的天空中,有一只展翅飞翔的鹰,像是飞进了一堵看不见的墙壁后似的……突兀地消失在了天空中。

————

第七章异物

12月4日。

经过了昨天那大半天的休整,挖掘队的幸存者们至少在心理上都安定下来了;很显然,索利德将真相隐瞒起来的做法是对的,不……应该说他所有的决策和应对措施都是对的。

昨天傍晚,罗德里戈教授就是按照索利德所说的那套“恩威并施”之法去跟工人们进行协商,结果,工人们还真就集体同意了继续开工。

因此,今天一早,除了吉梅内斯那一行人和部分伤员之外,其他的挖掘队成员都在天刚蒙蒙亮时就整队出发了。

在野外,人的作息时间自然和在都市里不同;在这儿得“看天干活”——只要太阳升起,你就得赶紧起来了,因为太阳落下之后,你就算想加班都没法儿加。

如果是在视野开阔、动物也比较少的沙漠地带,那支几个大型探照灯来进行夜间挖掘也未尝不可;但……这里是丛林,地形复杂、动物极多,在晚上弄出非常亮的光线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考虑到白天的时间有限、工人们要吃喝拉撒休息,雨林里还时不时会下个暴雨、一下就是好几天……想要早点完工离开这里,不抓紧时间是不行的。

综上所述,罗德里戈给工人们定的起床时间是在凌晨四点半。

然而,真到了四点半的时候,虽然那些工人帐篷里的闹钟的确是响了,但最后准时从帐篷里穿好衣服走出来的人只有教授自己……

当然了,对于这种情况,罗德里戈可是一点儿都不感到意外——带队挖了几十年的土,什么样的工人他都见过,这不叫事儿。

走出自己的帐篷之后,罗德里戈直接就在营地里兜了一个大圈,把所有工人帐篷的拉链都拉开了半截儿,接着,他就悠然地散步到附近的一条小溪边洗漱去了。

在“叫人起床”这件事上,闹钟无疑是远远比不上蚊子的。

闹钟就像一个轻轻拍打你肩膀的管家,你被他叫醒后,让他闭嘴,他就闭嘴了,然后你还可以再睡一会儿;而蚊子……则像是一群用手指随心所欲地乱戳你的熊孩子,既打不着、也赶不走,它们会一直骚扰到你起来为止。

果然,十分钟后,当罗德里戈从溪边返回营地时,所有工人都骂着街从帐篷里出来了,这会儿你就是让他们回去睡……他们也痒得睡不着了。

不到半小时,教授这充满智慧的举动就为他换来了“罗扒皮”的外号,但他不以为意;其一,他脸皮够厚;其二,他很早以前就知道“某扒皮”的形象其实是家的杜撰加工,其人物原型实是一个好人,素来省吃俭用、为人厚道,只不过是赶上了某个时代的大潮,莫名其妙就被活活打死、还被瓜分了财产、还要被人拿来当反面典型宣传,遗臭万年。

…………

早晨六点,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努力,工人们终于把一台挖掘机从飞机的货舱里搬了出来。

你还别嫌他们效率低,就这……还是在索利德和两名士兵的帮助下才搞定的;若不是有这三位身着b17铠甲的“大力士”协助,这活儿怕是得干一个上午。

他们这次任务,本来是准备了三台挖掘机的,但其中两台都在迫降的过程中有所损坏,只剩下一台最小的轻型“凯美拉(一种挖掘机的型号)”还能使用。

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台“凯美拉”在挖掘性能上并不比另外两台差多少,事实上,从某种角度来说,在丛林地貌使用这类轻型机反而更合适。

待挖掘机被搬到机外放好后,索利德便让士兵和工人们先回营地去了,因为接下来的半小时,是给挖掘机充能的时间。

本来这事儿是可以在机上直接完成的,但因为配套的基座已经坏了,货舱里的电路也已故障,所以他们不得不让挖掘队中的两名机械师从飞机的动力室里直接拉一根电缆出来,通过飞机底部的一个口子拖到外面,再跟挖掘机对接,从而完成充能。

趁着这半小时,士兵和工人们正好可以去吃个早饭、休息一下。

而索利德和罗德里戈并没有休息,他们马不停蹄地结伴出发,沿着昨天索利德所走的路线,准备去勘测一下挖掘机的行进路线、并决定一个“下铲”的地点。

“你跟我认识的所有军官都不一样,威尔森先生。”前进的路途中,教授与老兵攀谈了起来,“虽然我对你的一些做法并不完全苟同,但你那以身作则的精神着实令人钦佩。”

“哦?你认识很多军官吗?”索利德问道。

“啊……的确不少。”罗德里戈回道,“有很多官方指派的任务都会让部队跟着我们,所以联邦军的军官我少说也见过二十几个了,但我还从来没见过有指挥官会跟士兵一同守夜的。”

他说得是实话,绝非恭维。

罗德里戈以前接触过的联邦军官,通常都跟大爷一样,什么事儿都丢给手下去做,恨不得连撒尿都让别人给他把着;但昨晚,罗德里戈起夜时,愣是看见索利德(他们的铠甲上都有编号,不会认错人)亲自跟一名士兵在一起站岗守夜。

“因为我这个人做人做事都很‘过分’,如果不以身作则,会难以服众的。”索利德接道。

罗德里戈闻言,笑了笑:“呵……有时候客观上的‘正确’,在人情或者政治上就是‘不正确’了;比如你昨天要求我做的——‘暗示工人们,如果不开工就会被扔下河’这件事,在我……以及绝大多数人看来就是‘过分’,但我内心深处也明白,考虑到我们目前的处境,这种强硬的交涉方式的确是最佳选择;我要是不听你的、仅仅是跟他们讨价还价……那他们很可能会得寸进尺,我的威信也会在这种扯皮的过程中逐渐丧失;即便我暂时靠加价让他们妥协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也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再度跟我坐地起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