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58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7:58
字体大小 + - 关灯

晃眼之间,但见一道猩红的巨影自天空中闪过,刀锋过处,绽出音障的激波。霎时,飞机一侧的机翼便从机身上被斩离了,其切口处……平整得像是激光扫描到的断层。

像“湾岸九号”这种以追求舒适为目的的豪华民用客机,通常都有着巨大的体积、沉缓的操控感、以及形同虚设的防御系统(只有呼救和小范围自动维修两个功能)……在这绝对的硬件劣势下,纵是索利德也无法做出规避动作,只能硬扛。

不过,对这种状况,他也是早有准备……

接管飞机的那一刻,索利德就明白,只要对方发动攻击,不管是用炮火还是用这种夸张的攻击方式,自己都没有反击的余地,所以他才会在对方有所行动之前就把飞机降到现在这个高度。

说时迟,那时快,几乎在斩击发生的同一秒,索利德便用手动模式强制关闭了所有的推进引擎,这样一来,剩下那一翼上的引擎也不再产生推进力了。

但是,就算两边的引擎都停了,机翼本身的重量以及其在空气动力学中的作用仍会让飞机失去平衡,关引擎也只是让机身失控的趋势稍缓罢了。

好在……以索利德的技术,有这“稍缓”的余地便足够了。

数秒后,飞机便开始侧倾、坠落,余下的那侧机翼在压力下逐渐变形,眼瞅着也要折断。

而索利德只是淡定地坐在操控台前,在身旁那名士兵震惊的眼神中,用不紧不慢的手速调校起了飞机上的“悬浮系统”。

这个系统是为了飞机的“悬停起落”功能服务的,而这项功能本身还需要主推进引擎的配合才能实现,但眼下两侧的机翼等于都已经废了,只有飞机底部的那些“辅助助推井”还能用……以飞机现在的速度,这点动力能对机身起到的影响极为有限。

不过,索利德却可以利用这“有限的动力”,做到人们想象之外的事情……

他以残留的、摇摇欲断的那侧机翼作为支点,不断地升高、降低各个辅助助推井的出力比例,在天旋地转的体感中、在随时可能坠机身亡的危情下……冷静地找到了一个相对平衡的操作模式,让飞机在半空像是跳华尔兹一般开始打转。

在这种有规律的旋转下,飞机愣是减速了……无论是横向还是下落的速度都在这微妙的平衡中减缓,助推井的作用在机身减速后也变得明显起来,用以维系“悬停稳定性”的上升力量逐渐增强。

在这个过程中,索利德又根据速度的变化和机身的动作不断调整着各个助推井的出力比例,最终……让飞机迫降在了一片厚实的树盖上。

尽管“降落”时产生的冲击还是很大,但这种程度和毫无操控地直接坠落比起来轻多了,机身在落停时仍是完整的一体、并没有断开或瓦解,从操作台上的各种仪表来看,机上有一半以上的系统也都还能运转。

能将一场机毁人亡的惨剧挽救到现在这种局面,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已经是个奇迹了。

但对索利德来说,好像也就那么回事儿吧……

“你没事吧?”飞机完全停住后,只过了两秒,索利德就转过头,用四平八稳的口气问了身旁的士兵一声。

而那名士兵的回应是……打开面罩,别过头去,把隔夜的晚饭都给吐了出来。

“我去后面看看。”索利德见部下吐得那么专注,估计也没什么大碍,于是就起身往客舱走去。

由于机身有轻微的变形,驾驶舱的门已无法自动开启,索利德只能把整扇舱门给卸了;反正他的B17铠甲动力还很足,卸一两扇门也花不了多少电。

门被卸掉后,映入索利德眼帘的景象无疑是一片狼藉。虽然他在接手飞机后立即就通过广播通知全机人员立刻坐好并系紧安全带,但显然有些人没有照办……

“士兵,报数!”索利德也没废话,扫视环境的同时就已开口喝了一声。

留在客舱内那几名士兵也出于本能般地做出了回应。

“一!”

“二!”

“三……呕……”

“四!”

结果,六名士兵,只传来四声报数声。

“迅速检查一下自己有没有受伤、伤情如何,然后把客舱到货舱全部搜一遍,看看五号和六号在哪儿、还活着吗,随后把伤员集中起来,带下飞机。”索利德迅速下达了命令,边说边朝前走去,“我去动力室看看核心有没有爆炸的风险、顺便检查一下各系统的受损程度,十五分钟后和你们在外面会合。”

此刻,在刚刚经历了这番足以让人留下心理创伤的惊人灾难后,索利德却是若无其事,仍旧雷厉风行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别说他的部下们了,旁人都在心里排遣着“这货到底是不是人”了。

“长官……”当索利德从身旁经过时,瘫坐在座椅上、正在给自己解安全带的吉梅内斯干笑着道,“说真的……你们那铠甲真没有备用的了吗?”

————

第六章“禁飞区”

下午一点,亚马逊丛林,某处。

那架迫降后的湾岸九号豪华客机在断裂的树木和略有起伏的地势上,摔成了一种“头高尾低”的倾斜状态。

虽然索利德已亲自确认了飞机并不存在爆炸的风险,但考虑到在一段时间过后机身或许会因为压力而突然折断或是滑坠,他还是让所有人都从机舱里出来了。

当然了,就算他不提这个要求,也没有人会愿意继续待在机上的。

其一,飞机上的空调系统已经损坏,就算没坏,在机身已经破了很多窟窿的情况下也等于是废的。

其二,半数以上的舱室内都死了人,而且死得相当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