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57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7:55
字体大小 + - 关灯

综上所述,在2218年的联邦,巨大人形机体这项事物,依旧也只是种“男人的浪漫”罢了;任何一个有理性、负责任的军工科研人员都不可能一本正经地将研发这种兵器的议程提上来,更别说实际去研发了。

但,此时,此刻……索利德却是亲眼看见了这么一个玩意儿,而且正在朝他所乘坐的飞机追来。

纵是身经百战,见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时他也不禁爆了句粗口。

“我知道了……”不过,老兵毕竟是老兵,仅用了数秒,他就恢复了冷静,并开口对那两名飞行员道,“二位,现在由我和我的手下来接手驾驶,你们俩回客舱去,等我的指示。”

两名飞行员闻言,也没多说什么,这会儿飞机本来就是半自动架势状态,所以他们简单地应了一声,就离开了座位;从头到尾他们也没有质疑过索利德会不会开飞机,因为这位长官说话时的气场就给他们一种老司机的感觉。

“对了……”待那两人准备开门时,索利德又提醒了他们一声,“……出去之后,别乱说话。”

…………

与此同时,另一边,“猩红魔魁R-42”驾驶舱内。

“离‘指定区域’不远了哦,嘿嘿……该用哪种攻击方式比较好呢。”博士坐在经过他本人改装(为了配合他的体型)的驾驶座儿上,阴恻恻地笑着。

“你可别把他们都搞死了……”坐在他后边儿的兰斯用锉刀磨着指甲,接道,“呵……虽然那样做或许也挺有意思的……”

“你是想看看,当你说出‘我不小心把飞机上的人杀光了’时,子临会有什么反应吧?”博士对兰斯的恶趣味也是略知一二。

“是啊……”兰斯拉长了嗓门儿应道,“但我大体上也能猜到,他会若无其事地回我一句‘会死在这里,说明他们也不过如此吧’,然后在心里默默地给我记上一笔,等日后找我算账时多捅我一刀……”

“听你这意思……你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死在他的手里?”博士接道。

“大概吧,但未必是他亲自动手的就是了。”兰斯回道。

“你为什么要跟一个迟早会杀死你的人合作呢?”博士的语气忽然变得严肃起来。

“哈哈哈哈……”兰斯却是笑出声来,接道,“整个世界都将被他所葬送,多添一两个像你我这样的亡魂……又有何妨呢?”

他说这话时的语气有七分像是玩笑,但还有三分像是在说一件注定将发生的事。

“喂喂……怎么把我也算进去了?”博士转过头,看着兰斯,狐疑地问道。

“我就随便那么一说,你就随便那么一听,别在意。”兰斯打了个哈哈,扯开了话题,“现在你应该注意的是……咱们正在追踪的那架飞机已经离开你的视线了。”

经他这一提醒,博士赶紧又转头看前面,结果发现……原本在其前方水平高度飞行的那架“湾岸九号”飞机此时已不见了踪影。

“不会吧……难道这年头民用飞机也流行装光学迷彩了?”博士一边念叨着,一边在前方的主屏上调出了一个扫描分镜,结果他很快就意识到……那架飞机并不是“隐形”了,只是在短时间内突然大幅降低了高度和速度,降到了他们的下方并被他们甩到了身后。

“嚯~我一个走神,居然就跑到我后面去了啊。”博士说话之间,其双手也在操作台上飞舞起来,猩红魔魁R-42在其操控之下也调转了方向,朝那飞机冲了过去。

“民用飞机的飞行员就算能够做出刚才的那组动作,在征得机上负责人同意之前肯定也不会贸然行事的。”兰斯接道,“所以……不出意外的话,索利德应该已经发现了我们,并接手了飞机的控制权。”

“呵……你的意思是,现在那架飞机是‘老兵’本人在驾驶,就算我对他们‘粗暴’一点也没关系咯?”博士说这话时,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狞笑。

“你看着办吧。”兰斯应道,“还是那句话……别把那几个‘关键人物’弄死了就行。”

得到了这个近似于“肯定”的回答,博士心里自也有了分寸。

下一秒,猩红魔魁R-42便一个加速,瞬间就拉近了它与飞机之间的距离。

这台型号为“R-42”的巨大机器人,是一部名为“猩红魔魁”的原型机体的变体,在经过了“1”到“41”型的不断改良后,42型已经是非常成熟的型号,其主要特点就是强调“泛用性”;尽管R-42在作战性能上比起原型机来要差一倍左右,但同样的……它对机师的要求也较低,绝大多数普通人经过训练之后都能驾驶,而且这机体还可以量产。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了,联邦不是不研发巨大机器人吗?而且巨大机器人不是有两个解决不了的问题吗?那这玩意儿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答案很简单:因为这是“逆十字”阵营的科技。

关于动力核心微型化的技术,他们早就掌握了,至于实用性方面……前文说也得很清楚了——“任何一个‘有理性、负责任’的军工科研人员都不可能搞这种研究”……但逆十字这种常年使用疯狂科学家的组织,大部分情况下不讲什么理性、也不负什么责任,他们就是要搞“男人的浪漫”,就是要造巨大机器人!

于是,此刻我们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一台猩红涂装的机甲从一架飞机上方俯冲而来,在俯冲的过程中,其双手朝后伸去,分别拆下了自己两片战翼,并将其拼装变形,组成了一把巨大的“斩舰刀”。

紧接着,便是握刀,怒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