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53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7:42
字体大小 + - 关灯

这种“空间”大到什么程度呢?

比方说……可以给人建庄园、造私人游乐园,甚至是私人的野生动物园、植物园等等;据说,在星郡有个土豪,还专门圈了一大片土地,用以摆放各种1:1比例的巨大机器人模型……就是不知道那传言是真是假了。

简而言之,在这个资源相对充裕的世界上,有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

所以,在圣保罗的郊区,存在一座不对外开放的私人机场,也是不足为奇。

…………

上午,10:30,机场跑道上。

一架商用加大版的“湾岸九号”(运用新能源技术的豪华民用飞机之一,支持传统和悬停两种起落方式)已整装待发,机组人员正在做着最后的检测。

“混蛋!给我看着点儿!这可是精密仪器!”跑道上,一个身形微胖的中年男人正扯着嗓子指挥着工人们往货舱里搬东西。

虽然这位仁兄一身的包工头气质,但他的来头可不小。

他名叫罗德里戈,是世界著名的探险家、考古学家,在联邦中央学院担任历史和古文字方面的客座教授,是研究印加和玛雅文明的权威。同时,他在植物学方面也有着相当高的造诣,还曾出版过一本野外生存方面的著作,叫《你在野外能吃的一百道素菜》,内容非常实用,可惜销路不佳……

毫无疑问,罗德里戈是个实干派,四十岁以前那基本就是一矮丑版的印第安纳·琼斯;当然,他可不像琼斯那样一天到晚都在被各种黑恶势力的追杀,因为他一般都是受到联邦政府的委托去探险的,而联邦政府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黑恶势力。

今天,也不例外。

两天前,从克里斯托城里突然就发出了一道命令,要求各单位必须在48小时内组建一支精锐的探险队,赶赴南美的亚马逊丛林……去寻找某样东西。

上头下了“死命令”,那下面自是一定要完成的;因为最上层发的话,所以不存在什么权责问题,这种情况下……事情执行起来非常快。

还不到5个小时,罗德里戈就被人一个电话从炕头上叫了下来,告别了老婆孩子,登上了前往南美的航班;在飞机上那几个小时,他靠着给自己灌咖啡、强忍着头疼草拟了一份行动计划书以及一张所需设备和物资的清单。

然后这两份东西就被送到了这次行动的另一名负责人手上。

那位“负责人”,是南美种植业(是的,在这个宇宙、这个时代,南美最有权势的人是种植业的垄断者,原因这里不做解释)的龙头人物——朱里奥·吉梅内斯,即十天前在四叶草号游轮上收到了辛迪加的警告而提前离船的那名拉丁裔男子。

作为被“珷尊”认可的人之一,吉梅内斯自然不是等闲之辈;虽然他平日里总是一副花花公子做派,但实际上,他是一个颇有城府之人。

吉梅内斯的父亲也是一个喜欢拈花惹草的男人,所以吉梅内斯有着很多合法或不合法的兄弟姐妹,而这些人……在他的父亲去世后不久,都因各种各样的“意外”而离世了。

在斗争激烈、暗流汹涌的南美,朱里奥·吉梅内斯能以三十岁出头的年纪就坐拥父亲留下的庞大基业,并稳住其他家族的势力,其手腕可见一斑。

当然了,今天的行动,倒是不需要他来发挥什么才智,毕竟考古方面他是个外行。

吉梅内斯这次过来……就是来“刷脸”的;在南美这个地界,你想办事,找他这个地头蛇是最快的。同样的一件事情,让联邦官方指派个人过来办,就得多花钱、且弄来的资源还未必好,但让吉梅内斯去操办,可能一句话就搞定了,说不定连钱都不用。

联邦政府里也不全是傻瓜,既然这次有内阁的“令箭”在手,想指挥谁就指挥谁,干脆就把吉梅内斯给叫来了。

吉梅内斯也无所谓,反正他的任务主要都集中在筹备阶段,具体的探险不用他来负责,他跟过去就是看看自己的钱都花在哪儿了(这样事后报销的时候他才知道哪些部分可以多报、以及多报多少),顺带旅游一下;因此,这次他光是女伴儿就带了好几个,也包括上次他带上四叶草号的那位“曼陀罗”小姐,除了女伴之外,他还带了随从、保镖、香槟、冷冻牛排、甚至鲜花……

另外,除了罗德里戈和吉梅内斯之外,这次行动还有一名负责人。

这位,就是联邦内部直接指派过来的了。

索利德·威尔森,代号——“老兵”。

虽然是个“老兵”,而且他也只在联邦的部队服役过,但他现在没有军衔;曾经的军衔,最高也只做到过上尉。

如果你让他的战友来评价他,多半会得到这样一句话——“他不是人”。

这不是骂街,而是一种褒奖。

和索利德一起打过仗的人都一致认为这个男人就是一部为了战争而生的机器。

他有着让人难以置信的身体能力,坚若磐石的心理素质。

他是格斗达人、战术大师,精通所有人类已知的战斗技能,能驾驶所有类型的交通工具,对制式武器的运用出神入化、还具备相当水平的改造能力。

他对现代战争的适应速度之快堪比性病病原体适应人类的体液;他完成任务的效率之高犹如传销者携款潜逃;敌人的审讯官在他的面前就像是试图勾引太监的妓女;己方的指挥官在他的眼里也就是个智商只有二的弱智。

他可以在一场遭遇战中让敌人在不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的情况下就被歼灭;他可以用一根牙线就逃出一座战俘营;他甚至能让一帮监狱里的种族主义者把自己帮派的名字改成“编织俱乐部”,每天聚在一起打毛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