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50

A+ A- 关灯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两秒后,坐在白西装男左手边的、背对着燕无伤的那个男人也开口了。

不知为何,他的声音,让燕无伤感到非常熟悉,就好像……

“……我们想借用一下。”说话间,那个男人便缓缓转过身来。

看到对方的那一瞬,燕无伤瞳孔骤聚、心中陡惊,因为……那个男人,长得竟跟他一模一样,就连说话的声音都相同。

————

第一章Iknowaguy

2218年,12月1日,金狮郡,伦敦。

一条僻静的小街上,一家门面不算大的书店静静地开着。

黑色的招牌上用大写字母写着“BOOKS”的字样,不知是老旧还是复古的装修给人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没有人知道这家店是什么时候开在这里的,也几乎没人会去光顾,它就是那种你每天都会从门前经过、但从来都不会走进去的街边小店,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存在感。

中午时分,子临推开了木制的店门,伴随着一阵吱嘎作响的门轴声,走进了店里。

这家书店是个单层建筑,进屋后你会发现里面的空间比从外部看起来大很多,但依然会让人感到拥挤,因为……这儿到处都是书。

在这个整体格局呈十字型的书店里,无论是靠墙的书架上、桌子上、地上、还是各种犄角旮旯……只要你一眼扫过去,视线里必定堆着书。

这些随意堆放着的书籍构筑成了一个杂乱无章的奇异空间,纸张和皮革特有的气味充斥其中。

就是在这么一个连站立和行走都困难的破店深处,摆着一张办公桌,桌子的后面有个沙发椅,沙发椅上……坐着个男人。

他看上去二三十岁,头发乱糟糟的,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西装,敞开着领口,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

他,是这里的老板,姓天。

子临走进来的时候,天老板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他只是慵懒地坐在那儿,一手捧书观瞧,另一手则缓缓搅拌着桌上的一杯咖啡。

“我回来了。”子临一路走到办公桌前,开口言道。

“这又不是你家,回什么来?”天老板还是没抬头。

“那我进屋总得打声招呼吧。”子临道。

“你瞧,我就是讨厌你这点……”天老板此时终于放下了书,看着对方,耸肩道,“你太有教养了。”

“呵……”子临干笑一声,吐槽道,“有时候我就会想啊……以前来你这儿的都是一帮什么人,是不是一进门就脏话连篇或者拔枪相向。”

“那得分人了……”天老板挠了挠乱自己的头发,“像你这样彬彬有礼的年轻人也是有的,不过那话题我们可以以后再聊,现在嘛……”他忽然顿了一秒,问了个问题,“怎么样了?”

“让他跑了啊。”子临回道,“你明明知道干嘛还要问一遍?”

“和!”天老板也干笑一声,“我知道‘无面’跑了啊,我是在问……你的感觉怎么样?”

“你是想问我对‘失败’有什么感想?”子临应道,“那还真不少……我觉得自己能说上几个小时,你确定要听吗?”

“不必。”天老板接道,“你只要告诉我,你觉得这次‘失败’中,有哪部分是你自己的责任、哪部分是客观因素、还有哪部分是我的问题……就行了。”

“这不废话吗?”子临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道,“行动是我负责的,那肯定都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咯。”

“哦……这样啊。”听到子临的答案后,天老板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念叨了这么几个字,又喝了口咖啡,借机将情绪收敛起来。

“慢着……”数秒后,子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你说让我去搞定‘两件事’,一是设局测试车戊辰、二是招募无面……其实是骗我的吧?”他后知后觉地念道,“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算到了无面会跑掉?所以对你来说,真正的第二件事是‘观察我失败后的反应’?”

“嗯……既然你已经自己想到了,那就记一下、学一下。”天老板放下咖啡,接道,“有时候,通往目的地的捷径并不是一条直线,适当地走些弯路……让多条线交织在一起,反而会事半功倍。”

“用计于势,勿限于事……我知道,你跟我讲过。”子临道。

“从‘知道’到‘会’还有好长一段路呢。”天老板道,“留给你的时间不多,继续努力吧。”

闻言,子临沉默片刻。

想了一会儿,他才道:“对了……在行动前,你跟我说,目前这个世界上活跃着的、能够模仿他人外貌的能力者有两个,那除了‘无面’之外,另一个又是谁?我们能不能考虑招募他呢?”

“不可能的。”天老板想都不想就回道,“这种易容能力者在即将到来的‘乱世’中可是抢手货,另一个家伙早就被其他组织拉过去了。”

“好吧……”子临撇了撇嘴,“反正我也留了后手,‘审判’时判官会把‘博士’带来,人数依然是够的。”

“人数,从来就不是问题。”天老板在这句话上加了重音,“关键是……有几个特殊的能力者,他们的能力是‘必要的’、是‘会在某些时候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的’;不管来参与‘审判’的人够不够,这几个人、或者说这几种能力,一定要在逆十字的掌握之中。”

“所以我早晚还是得再去找‘无面’?”子临问道。

“是的。”天老板道,“不过下次去找他时,你就未必要把他‘招募’过来了,干掉他也可以哦。”

“什么意思?”子临道,“你一边说着他的能力是‘必要’的,一边又……”说到这儿时,他忽地想到了什么,突兀地停顿了几秒后,子临虚起了眼,“你又有什么没告诉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