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46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7:20
字体大小 + - 关灯

“是你‘要救人’,所以‘有人被救’,而‘有人被救’这个结果,让你……这个充满罪恶的种族中的一个个体……感受到了因果变动对你背负之‘罪’的影响,并浅薄地将其解读为了一种——‘意义’。”

他一口气说完了这番话,薛叔听是都听进去了,可惜……不是很懂。

“呃……”思索了几秒,薛叔才沉吟道,“那你的意思就是……让我不要再回溯时间了,任由那怪物去进行破坏?”

那男子耸耸肩,看起来薛叔的反应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薛叔能理解自己的本意:“放心吧,那怪物马上就走了。”

就在他说这话的同时,远处的穷奇还真就抖起双翼、腾空而起,飞离了战场……

看到这一幕,薛叔也是哑口无言。

“你还算有点能耐,但是你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片刻后,黑衣男子再度开口,并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黑色的卡片,递到了薛叔的面前。

薛叔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卡片。

这卡片和名片差不多大、做工很考究,其正面印了一个白色的逆十字,背面则只有一个数字——“7”。

“这是……”薛叔疑惑地看着对方,试探着问道。

“这是一张日托所的招待券,你可以在那里陪一些跟你差不多的小鬼一块儿玩玩。”男子的口气听起来像是开玩笑,但好像也不是在说谎话。

说罢这句,他就离开栏杆、伸了个懒腰,似是准备要走。

“这回你也不打算告诉我你是谁?”薛叔冲着对方远去的背影,又问了一句。

“嗯……”那男人想了想,随口应道,“你就叫我……‘天老板’吧。”他回过头,又看了薛叔一眼,“收好那张卡,不久后我们会再见面的。”

对于“老板”这个称呼,薛叔倒也能理解,因为几年前他第一次邂逅“天老板”时,就是在一家书店里。

当时的薛叔异能刚觉醒不久,能够回溯的时间还很短,而且对于很多异能相关的事情都不了解。

于是,他试着在网上查找相关的资料,但发现无用的干扰信息太多、真假难辨;后来他又去了联邦的公立图书馆,却发现搜“超能力”这种关键词,只能找到类的书籍,而找不到任何调查研究类的东西(因政府的管控、这类书籍根本不可能走正规渠道出版)。

就是在那个时期,某天傍晚,薛叔走在一条不常去的小街上,偶然间看到了一家书店……他鬼使神差般地灵光一闪,想到了这种连旧书也收的小店里也许能找到些有用的“歪书”,然后就进去了。

结果,他就跟这位“天老板”有了一面之缘。

当日,被天老板云山雾罩地灌输了一大堆信息后,薛叔回到住处想了一宿;第二天,当他再次来到那条街上,却发现那家书店竟然不见了……

任凭薛叔去找周边的商户、住户打听,甚至去城市管理部门询问这个地址的情况,也没找到半点线索。

这宛如“都市传说”般的经历,成了只有薛叔心中的一个疙瘩,他最后的结论是——“有三成几率是我喝醉或者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从而产生了幻觉,还有七成几率是我遇上了一个很强的能力者。”

时至今日,在薛叔这第N个十三号星期五,他终于又一次遇到了“天老板”。

虽然他有很多问题想问对方,但他可以感觉到……在这个人的面前,即便是使用时间回溯,他也无法从对方口中多套出哪怕一个字来。

因此,薛叔也没有挽留天老板,只是默默地看着对方离去了,并且……如天老板所说,他没有再去回溯时间。

这一天的循环,在此结束。

但一个新的谜团,已在薛叔的心中萌发。

午后的阳光下,他低头看着手中的黑色卡片,期待着……这会是通往一切答案和终点的钥匙。

————

第十章LINE???(穷奇)

“嘿!瞧瞧这是谁来了。”

阿奇的一只脚刚踏上校车,坐在中间靠窗位置的贾斯丁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高声地嚷嚷了一句。

很显然,贾斯丁在车停靠前就看到站在车站等车的阿奇了。

当阿奇走上来时,车上的孩子们就开始起哄。

无论是比阿奇高年级的、还是同年级的、甚至是低年级的,都朝他投去了嗤笑的目光。

噗咚——

数秒后,只向前走出了几步的阿奇就被绊倒了。

“注意看路,loser~”伸脚绊他的孩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用嘲讽的语气言道。

阿奇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爬起来,并伸手去捡从手中掉落的纸袋。

可是,另一个孩子先他一步抢走了那个落在地上的纸袋,自说自话就将其打开,并高举起来喊道:“嘿!快看,阿奇的午餐只有两片干面包和一个梅子糖!哈哈哈哈!”

其话音落时,车上又是一片哄笑。

虽然一份寒酸的午餐并没有什么好笑的,但这并不是重点。

很多时候,当人处在一种特定的环境里时,事实本身会被模糊,人的行为会被气氛和立场所驱使。

就比如此时、此刻……

当学校里所有“酷孩子”们和恶霸都在找阿奇的麻烦时,如果你表现出不悦或者站出来替他出头,那下一个被欺负的也许就是你了。

没有人愿意和阿奇落到一样的下场……没有人。

“嘿!小鬼,快给我滚到座位上去!我可没工夫跟你耗着,还有你们,都给我安静点儿!”

又过了几秒,司机的抱怨声从前面传来了。

作为车上唯一的成年人,他并没有对这些事有太大的反应,他认为这只是小孩间的打闹,不关注、也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