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41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7:02
字体大小 + - 关灯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罗斯所言的“十秒”走完,燕无伤就已是一个闪身、箭步疾出。

他绕着大堂里的柱子,从警员们的侧方靠近了大门,因为动作极快,其身形在一般人眼里已成了一道虚影。

这还不算完,在跑动的同时,燕无伤竟还从自己的上衣里掏出了五枚手雷,以闪电般的速度拉开了每一枚的插销……分散着扔了出去;其中,有两枚飞向了警员、两枚飞向了人质、还有一枚……飞向了他的同伙。

“哼……用这种法子,来为自己争取逃跑的时间吗……”那一秒,罗斯心中暗道,“倒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毕竟……无论我是想救警员、救人质、还是有原则到连罪犯都想救,我都得在接下来的几秒内对那些手雷做出处理……这样一来,这家伙便可趁机开溜了。”

念及此处,罗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两秒后,燕无伤的一只脚已踏出了银行大门,但与此同时,罗斯的身影竟是后发先至地挡在了对方的面前。

“我还以为你不是那种会滥杀无辜的人呢……‘邮差’。”罗斯说这话时,举起了双手……此刻他的两只手里,正分别抓着两枚和三枚已经拉开插销的手雷。

“啊……我的确不是。”燕无伤见状,却没有任何惊慌失措的表现,更没有要躲开的意思,只是很淡定地应了一句。

这种回应,让罗斯产生了很不好的预感,但……已经晚了。

燕无伤话音未落,罗斯手中的那些“手雷”中便流泻出阵阵激荡的合成电浆。

“该死……”被电能放倒的罗斯心中当即道了声糟,“这家伙……故意把特种武器伪装成一般手雷的样子……引我上钩!”

他猜得没错,可惜已是马后炮了。

表面上看,燕无伤是打算用普通的手雷无差别地攻击银行里的人来拖住罗斯,但实际上……燕无伤打从一开始就只是在算计罗斯一个人。

假设罗斯是一个比燕无伤弱的能力者,那么燕无伤无论如何都能逃走,这些“合成电浆雷”扔了也就扔了,本来就是小范围的“抑制型武器”,真扔到了旁人也不会造成死亡的。

而假如罗斯是个比他更强的能力者,或者是一个很有牺牲精神、拼了命也要救人的人,那么罗斯就有很高的概率会去主动接触那些手雷,而接触……就意味着有几率中招。

“合成电浆”虽不是什么全新的技术,但实用性很高,即便是在打飞、踢飞手雷的瞬间沾到了一点点从中流出的物质,也会将整颗手雷里蕴含的能量都传导到自己身上。

眼下,罗斯的情况就更甭提了……为了炫耀自己的速度,他在两秒之内就把五枚飞出的手雷全部抓到了手里,并追到了燕无伤的面前;又为了炫耀自己的强大,他当着对方的面把手雷举起,想任由这些手雷在两人脸前引爆。

如果燕无伤方才扔的是普通手雷,那此刻躺在地上的肯定就是被炸得血肉模糊的燕无伤自己了。而罗斯作为一个已经将“凶级”能力者的身体能力开发到极限的人,自是不会被这种程度的爆炸伤到的。

然,合成电浆雷就不同了,一次承受下五枚这种手雷的能量,纵是罗斯也不可能安然无恙……那一刻,全身上下涌来的麻痹和刺痛感让他的身体本能地紧绷、痉挛、倒地……

紧接着,他的视线,便与燕无伤那居高临下的目光对上了。

罗斯很清楚,如果对方想杀了他以绝后患,这几秒将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在这个当口,只要一把普通的手枪,对准眼窝直射,就能让他脑袋开花。

但燕无伤没有这个意思,其眼神中没有赶尽杀绝的念头,有的只是一份冷静和淡然。

他跑了,在警员们和自己那三名同伙惊愕的注视中扬长而去……

银行门外,劫匪们开来的SUV还停在原处,但原本在驾驶座儿上等候的橙先生此时早已被制住并押走,取而代之的,是两名正在车旁待命的警员。

燕无伤跑出来时,一眼就确认了这一状况,他立即决定……放弃车子、扭头跑路。

因为橙先生已不在车上、SUV也已熄火,所以车上的钥匙(他们选的车自然也是有指纹启动功能的,但由于是抢劫用车,事后八成会被缴获,故而不可能会有人傻到在这种车上登陆一个自己的指纹)也很有可能已经被警察给拔掉了。

燕无伤可不想浪费时间去放倒那两名警员然后去车上碰运气看看钥匙还在不在,切下警员的手指去抢警车这种傻事他也是不会干的(他看车型就知道这种警车可以远程锁死),比起那些……用自己的双腿跑路才是当下最稳妥的办法。

逃跑,是燕无伤的强项,在那些“既发生过也没发生过的星期五”中,他肩扛着两个装满现金的旅行袋也能轻松逃脱追捕,何况是现在?

片刻后,当罗斯从电浆手雷的压制下缓过劲儿后,他第一时间就用能力将银行大堂内那三名仍未投降的劫匪搞了个两死一伤,紧接着就转身跑到了门外。

当然了,这会儿……燕无伤早就连影儿都跑没了。

“啊——”认清了自己已经失败的罗斯单手掩面、压着嗓门儿呻吟了一声,用懊悔的语气念道,“玩儿砸了呀……”

就在他郁闷之际,忽然……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罗斯的手机自然是工作专用的,只要响了就是有事,所以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就接了起来,并收起了所有的情绪,沉声应道:“我是罗斯,请讲。”

“是我。”不料,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竟是……

“薛先生?”罗斯愣了三秒方才反应过来这是谁,“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号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