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28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6:23
字体大小 + - 关灯

至于我的工作,其主要内容就是接各种各样的“订单”,去完成一些执法部门不在乎或不允许的任务。

绑架的活儿我接,解救人质的活儿我也接。

抢劫的活儿我干,夺回失物的活儿我也干。

暗杀的活儿我行,保护目标的活儿我也行。

我没有自己的队伍、也不想加入任何固定的团队,每次任务,我都是和新的队友组队。

当然了,出来混久了,总会遇到一些熟面孔的;不过在这个行业里,同行之间不会有什么太深厚的交情,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哪天就会挂掉、或是与对方成为敌人。

像我这样的“独行侠”,最大的优势就是跑路方便,一旦状况变得不可收拾,我会毫无心理负担地丢下任务和队友,还是保住自己的性命最要紧。

比如今天,我觉得自己的这项优势很可能就会有发挥的余地了。

回头想想……这个自称“烟土俱乐部”的雇主很是可疑,此前我完全没听说过这个组织,而且他们明明出手阔绰,却塞给了我的一帮十分业余的队友。

现在的我也只能祈祷,这只是一场尴尬的意外,而不是某种精心策划过的“陷阱”……

…………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算上今天,我已有三百天没有“发作”过了。

看来我自学的那套“情绪管理”课程真的管用。

这三百天来,无论是被人欺负、殴打、侮辱、还是虐待……各种生理还是心理上的压力我都承受过来了,而我一次也没有“发作”过,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

我想,我已经准备好了。

今夜,会有月全食。

在这赤月当空之夜,若我也能抑制住自己,那我就能向“他们”证明——他们能做到的事,我同样能做到。

只希望……不要出什么意外。

…………

今天是个糟糕的日子。

就跟我过去那些年来所过的每一天一样。

这个世界上要是存在神,那我一定是个天生就被他诅咒了的罪人。

我生在一个警察世家,我的父亲、母亲、二叔,全都是联邦警员;我从小就耳濡目染,被告知要“为正义而献身”,做人要“公正”、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要“保护弱小的人”,要……“当个英雄”。

我照他们说得做了……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被关在了一间临时的缉押室里,等候审讯。

有句话叫“好人没好报”,我就是这句话的见证人之一。

在我还小的时候,我的父亲因拒绝收黑钱,被他的搭档击毙在了一条小巷里,而接手案子的人、或者说……他那片警区的所有人,和他的搭档一样,都是从同一个大佬那里拿钱的。

案件的进展,不言自明。

母亲是个顽强的女人,她当然没有接受那狗屁一般的“调查结果”,她选择抗争。

于是,在数月后,她死于一场“交通意外”。

那时,我还小,我的大哥在读警校、二哥还在上中学;为了我们……二叔妥协了。

二叔用我们父母的死作为筹码,拿了一大笔来路不明的钱,并且让我的大哥摆脱了在警校被发展成卧底的命运。

那之后,二叔就辞掉了警察的工作,放弃了大笔的退休金,找了份在办公楼里看大门儿的差使;他用收来的那笔钱维持我们三兄弟的生活,还送二哥上了大学,自己则依然过得很拮据,快四十了都没结上婚。

大哥后来顺利当上了警察,而二哥去学了法律、成为了一名律师。

我明白他们的想法,他们都想用自己的方式伸张正义,有朝一日……为父母报仇。

而这一天,比我想象中更早到来了,但却是以一种我没有想到的形式。

大哥和二哥在各自的领域秘密调查父母那件旧案的举动,终究还是引起了那些涉案的脏警和黑帮的注意,他们开始收到死亡威胁以及实质性的攻击。

但他们都不是那种会放弃的人……

结果,不久后,二哥就在法院外的停车场里,死于汽车炸弹。

同一天,二哥那间律师楼发生火灾,他这些年来搜集到的所有证据都被付之一炬。

两天后,二叔和大哥给了我一张伪造的市民ID,把我送上了一班飞往他乡的航班。

我是后来看新闻才知道,将我送走后,他们俩去杀了很多人,从联邦警局,一直杀到黑帮的老巢,并最终死在了一场枪战之中。

我理解他们的选择,这是在明白了“通过制度根本无法复仇”后,于绝望和愤怒中做出的选择。

二叔和大哥的这件事,虽然闹得很大,但最终并没有造成任何负面的社会影响,因为官方对外宣布的情节是“黑帮突袭联邦警局,警员展开英勇的反击并最终大获全胜”;一般民众无从验证这套说辞是否真实,再加上主流媒体的各种引导,这成了一桩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

而我,或许应该庆幸,作为极少数知道真相的人,并没有人来找我灭口。

那之后,我就成了个流浪汉——无家可归,没有合法的身份,有的只是一个又一个虚假的身份,和一份又一份没有任何劳动保障的临时工作。

也许是命运跟我开了个玩笑,在我的家人们死去多年后,我的身上觉醒了一种超能力——一种可以让时间倒流的能力。

然而,这个能力是有诸多限制和代价的,无论我有多想,我都无法回到某个能让我和家人团聚的日子……

但没关系,至少,我还能像我的家人们期待的那样——当个英雄。

即便我的所作所为不会被人所理解,不会受到感激,甚至会因此受到误会、仇恨和追捕,我也会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