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27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6:21
字体大小 + - 关灯

“我只是把事情想清楚了而已。”十二号接道。

十二号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子,看起来比杰克还年长几岁;他留着短发、两鬓已有些斑白,其皮肤非常粗糙,面部的轮廓和长相都透出一种刚毅的气质——他就像是一件饱经风霜的冷兵器,整个人都透出一种硬朗的粗粝感。

此刻,他之所以投“有罪”,的确如他所说,是因为他“想清楚”了。

七号的投票虽是无心,但十二号却因为那一声“有罪”而得到启发、下定了决心。

这世上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思考的方向和模式也都不一样,但在今天这场“审判”上,无论这十三名陪审员各自是怎样想的,最终都将殊途同归。

“呵呵,有意思,那我也投个‘有罪’呗。”兰斯谈笑间就把手放到了桌上。

“之前说大家一起随便投个‘无罪’的人也是你,现在又改了。”一号斜视着兰斯道,“你这样的人最让人头疼了。”

“你们这帮犹豫不决的家伙才让人头疼呢。”兰斯也没把一号的话当回事儿,只是回头白了对方一眼。

“那么,现在‘有罪’三票,还有吗?”片刻后,杰克那冷静、低沉的声音,再次吸引了大伙儿的注意力。

他一边问这个问题,一边扫视着桌边的众人。

没有人再把手摆上来了。

杰克见状,便拿出了自己身上那支I-PEN,输入了他刚才从电话中得知的密码:“那我就开始念第四份文档。”

当然了,所谓的“第四份文档”,是对大多数人而言的;在七号眼里,这已是“第五份”了。

【安德森先生,在你叙述下面这篇文档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现一些事情,但请你不要因此而停止叙述,并对其他陪审员发动攻击;在你产生攻击的意图那一刻,请先思考一下,你的行为是否有意义,以及“现在是否已经迟了”这句话,我想你就会冷静下来了。】

以上这段文字,就写在杰克要读的那份资料最上方,这是之前几人的文档中都不存在的内容。

杰克自然没有把这段话念出来,只是看了一遍,思索了几秒,随即就开始了陈述。

————

第零章BIGDAY

“Today_is_the_day.”

今天至少已经有四个人对我说过这句话了,就连他们说这话时的语气都十分相似。

如果你喜欢好莱坞的老电影,你就会发现,在绝大多数以“硬汉”和“枪战”为卖点的片子里,都会有那么一个人……他会在展开某项危险的任务之前,板着脸、皱着眉、用一种便秘般的、充满仪式感的神态,去跟自己的队友们说这句台词。

而在接下来的半小时内,说了这句台词的人十有八九会死……

类似的词儿还有——“干完这票我就洗手不干了”、“干完这票我们就结婚”、“看,这是我老婆孩子的照片,干完这票我请你到我家吃饭”、“等发财以后你准备怎么花?我想开个自己的修车行”等等等等。

虽说这都是电影的套路,是编导为了在角色死亡时让观众感到惋惜、加强剧情冲击力的一种铺垫手法,但在我看来,也是有一定借鉴意义的。

从这些台词中你能总结出一些规律——在你干一件风险很高的大事前,千万不要过分地重视它,过分的重视反而会让你紧张、疲劳、临阵退缩、发挥失常;但也不要在事情还没成时就去想成了以后要怎样,那会分散你的注意力,降低你的执行力,导致失败的概率增加。

平常心,是最重要的。

我们龙郡人最擅长的就是这个,即中庸之道。

凡事,都要讲究个点到即止、过犹不及。

就拿抢银行这事儿来说吧,无数前辈的经验告诉我们——一次失败的抢劫,其问题往往就出在某个肾上腺素分泌过多的家伙身上。

如果你的团队里有个“酗酒成性、嗑药成瘾、嗓门儿特大、歇斯底里、还总觉得自己这种自制力极差的表现恰恰代表他是个纯爷儿们”的队员,那你最好赶紧让他滚蛋,因为在99%的情况下,这种人会坏事……当然了,如果那人名叫崔佛·菲利普(Trevor_Philips),那你就当他是那1%的例外好了。

然而,今天我带领的那群队友……可不是什么“老崔”,而是一帮蠢蛋。

说实话,跟这几个家伙一碰头,我就后悔接下这单买卖了,但行有行规,我已经应了这项差事、也拿了定金,故而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

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叫燕无伤,强级能力者,职业是“收钱办事”,人称“邮差”,

我个人不是很喜欢这个绰号,就像我不喜欢那部同名的老电影(这里指1997年由凯文·科斯特纳自导自演的电影《The_Postman》)一样;很多人觉得这片还不错,但在我看来这不过就是一个自恋狂把自己在《未来水世界》用的套路重新用了一遍,而且变得更拖沓更无聊了。

要是让我自己挑,我宁可要一个类似“老司机”这样的绰号,就算会产生什么误会我也不在乎。

除去在道儿上的一点虚名,关于我这个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我,很普通。

曾经,我也想当个好人,有个正经工作,组建个小家庭,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

可惜……我的运气不好。

记住,当一个像我这样的男人跟你说他“运气不好”时,你可别以为那是字面意思;事实上,这四个字里包含着一分无奈和九分对社会现状的控诉,只不过一言难尽而且我跟你说不着,所以才这么讲……你要是能从我那忧郁的眼神中读出些什么那就最好,读不出的话就算了,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