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26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6:17
字体大小 + - 关灯

子临没接对方的茬儿,又问了另一个问题:“那么……‘博士’的情况还稳定吗?”

“对他来说‘不稳定’就是‘稳定’咯。”兰斯耸肩道,“你指望一个身体被改造得乱七八糟的精神病怎么个稳定法儿?”

“好吧……”子临若有所思地念道,“对了,提前跟你打声招呼,过段日子,我会亲自去找个人,找得到最好,找不到的话……你就把‘十号’的卡片给博士吧。”

兰斯闻言,思索了两秒:“那他的记忆呢?用跟祭者一样的处理方式?”

“对,如果需要他当陪审员的话……就让‘浪客’在调整祭者的记忆时顺便把博士的也调整了。”子临道,“反正‘审判’结束后就会帮他们恢复的。”

“嗯……”兰斯又想了想,笑道,“呵,那接下来,我们要忙活的就是那出‘交织式对照结构的都市悲剧’了是吗?”

“‘悲剧’吗……”子临沉吟道,“那得看你从哪个角度去看待它了,悲剧或喜剧永远是相对的,有人痛苦时,往往就会有人获利;有人快乐时,往往就会有人被冒犯……”

“行了行了,你不用给我上这种哲学课,我可不是天老板,没兴趣跟你扯这些。”兰斯打断道,“你要怎么审视问题是你的事,我就是个坏人,在我看来这世上到处都是悲剧,我能做的就是保证痛苦总降临在别人的身上,而我总是能从中获得利益和快乐。”

“唉……就是因为你老这样,才当不了BOSS啊。”子临叹息道。

“干嘛?你现在这是想惹我来弄死你么?”兰斯看着屏幕,用戏谑的口吻言道,但他的眼神中透出的却是一种认真之色。

“你会有机会的,但不是现在。”子临说完这句,停顿了一下,再道,“现在……我们还是来讨论一下你口中的那出‘悲剧’吧。”

————

序章第三次投票

三号,也把文档念完了。

当然了,这份文档中,并没有关于子临的部分,也没有关于祭者是一名穿越者的信息,更没有什么人物心理描写;和前几份文档一样,资料只是站在第三人称的视角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描述了若干件客观发生过的事,比如赫尔在“杀戮狂欢”中的经历、比如他和判官的交流、还有FCPS探员们以及卡门的一些行动等等。

要说这份文档中暴露的最关键信息是什么,那恐怕就是……把“判官”的能力给讲出来了。

叮铃铃铃铃……

短暂的沉默后,桌上的电话又响了。

三号根本没有要接的意思,他直接转头看向了四号……也就是杰克。

杰克也没有跟任何人客气,抬手就把那部老式电话拿到了自己面前,拿起了听筒:“喂?”

接下来的两分钟里,只有他听到了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

两分钟后,他挂掉了电话。

“投票吧。”杰克也不多啰嗦,就说了这三个字。

话音落后,过了半分钟,也没人把手放到桌面上。

“都不投,我就开始揭露身份了。”杰克说着,便看向了二号,接道,“二号,詹姆斯·兰斯,人称……‘判官’,前联邦通缉要犯,数月前被联邦官方确认为‘已死亡’。”

杰克这话说到半截,坐在他身旁的车戊辰心中已是一惊,但车探员并没有把这种惊讶表现在脸上,只是暗忖道:“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就表明我和‘祁红’都被骗了……‘赫尔·施耐德’只是一个幌子罢了;同时也表明,这家伙早就识破了我的身份,他给我的信息都是有问题的,我反而被他给利用了……”

“卧底这玩意儿呢……本来就是一柄双刃剑……”就在车探员思索之际,二号,也就是兰斯忽地开口,用懒散的语气念道,“……你也不用太在意了。”

兰斯说这话时,眼睛是看着桌子的,没有偏向任何人。

但车戊辰明白,“判官”这话就是在对他说的。

“虽然不知道你突然间蹦出这么一句是什么意思……”数秒后,十一号,即祭者开口了,“但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你该不会就是那个干掉了FCPS欧洲总部部长的‘判官’吧?”

由于记忆被调整过,现在的祭者、以及坐在十号位上的“博士”都不认识判官,也没有与他一同行动过的记忆,不过,对于格拉夫那个“复仇保险”的事儿,消息灵通的他们自是知道的。

“你不用拐弯抹角的。”此时,六号抢过话头,冲祭者道,“其实你想说的是‘杀了判官就拿到巨额酬金’的事儿吧?这个情报在座的大部分人都知道,只不过……”她又看向判官,目光渐冷,“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判官’,竟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房间内的气氛开始变化。

眼下,众人明确知晓的是——九号,想杀一号;而兰斯,在被点明了他是“判官”后,人人都有杀他的理由。

对这一桌人来说,随便哪一个,在任意时刻动手杀人……都不足为奇,甚至不需要什么理由;要说谁对“厮杀”这件事感到头疼,那恐怕就是七号了——他可不想因为有人死掉,再次被“电话那头的人”要求回溯时间,毕竟……他的能力是有“代价”的。

“有罪!”就在周遭的空气变得愈发凝重时,七号把右手往桌上一拍,“我投‘有罪’!”

他本是想借此转移众人的注意力,免得这帮家伙一念之差就引发一场大混战,不料……

“我也投‘有罪’。”一直没发表意见的十二号随即就附和了他,把右手摆到了桌上。

“HO~这是唱得哪一出啊?”兰斯看破了七号的意图,但十二号怎么想的,他就不懂了,故而看向了后者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