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23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6:08
字体大小 + - 关灯

说罢,卡门自己都笑了。

“唉……”这时,兰斯深深叹了口气,“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也是不服不行啊。”他歪着头,“话说……既然你全都算得清清楚楚了,那肯定是早有防备,我的手下这会儿八成已是全军覆没了……你也不需要再给我什么‘证明’了吧?”

“不,还是要的。”卡门接道,“我是什么都算到了,但你还有一些不知道的事呢。”

嗞——嗞——

刚好在她说完这句话时,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卡门拿出手机,看了眼号码后,按了“免提”选项将其接起,开口便道:“身份,任务,结果。”

两秒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亚洲总部特别探员,车戊辰,前编号40027519;于两年前开始执行代号为‘’的深度潜伏任务,六个月前成功接近‘判官’,并成为‘酆都罗山’的四名‘黑袍人’之一;十天前收到代号为‘祁红’的‘0级权限者’命令,任务变更为‘清理行动’……现已将其余三名‘黑袍人’及FCPS欧洲总部部长腓特烈·威廉·格拉夫击杀,等候进一步指示。”

“收到。”卡门听完,即刻应道,“我即是任务变更指令的发布者,现确认你的回报;接下来请你按照‘格拉夫长官在被活捉后暴起反抗、最终与三名黑袍人同归于尽’的形式处理现场。完成后你的潜伏任务就到此结束,‘组织’会安排你回亚洲总部、回归正式编制,你的职务将变更为‘治安巡查官’,直到接到新的指令为止。”

“明白。”车戊辰平静地接道,“还有别的吩咐吗?长官。”

“没有了。”卡门回完这句,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沉默,再次降临,但没有持续太久。

“呼……”兰斯长出了一口气,“车戊辰吗……你们的卧底,演技和执行力都很强嘛,相比之下我的那些……都是杂鱼了咯。”

“你本来就是把他们当作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用的,是杂鱼又怎样呢?”卡门接道。

“不要把我说得这么无情嘛……”兰斯念道,“诶,对了,你就这样玩儿死了顶头上司,真的没事吗?”

“据我所知,车探员‘处理犯罪现场’的能力也是很强的。”卡门回道,“当然了……再怎么样,在这次事件中,对于上司的死我还是要承担些责任的,好在……”她说着,就掏出了配枪,抵住了兰斯的眉心,“我可以通过‘杀死判官’这件事,来个‘功过相抵’、‘将功赎罪’。”

“喂喂……好歹也是老相识了,突然就来这么一出啊。”从兰斯脸上的神情来看,他倒不是很害怕,非但不怕,他的语气还挺轻松,“那啥……死前我能不能提个要求啊?”

“我不会吻你的,别做梦了。”卡门想都不想就回了这么一句。

“唉……你这么机智,叫我很尴尬呀。”对于卡门猜到了自己要提的要求一事,兰斯并未感到意外,但他好像对自己的要求在说出口前就已被拒有些失落。

“别摆出一副吃了大亏的样子……”数秒后,卡门接着道,“今天,你我算是各取所需,我办了我想办的事,而你也并非全无收获……

“待我这一枪打完,至少从官方角度来说,‘判官’就算是死了,这样你便脱离了联邦的黑名单……这也是你今次自投罗网的目的之一不是吗?‘秀’完之后用‘死’脱身,和被我直接杀死,也差不了多少。

“虽然格拉夫买的复仇保险还是会照常启动,那些活在黑暗世界里的、知道你还没死的人,仍会试图来追杀你,但那应该也不会对你构成什么威胁。”

“那……我还得谢谢你咯?”兰斯似笑非笑地应道。

“这就不必了……你这半年的折腾,的确也为我解决格拉夫提供了便利。”卡门接道,“哦,顺带一提,你下一个‘借尸还魂’的对象,即那个叫赫尔·施耐德的……我知道他在哪里,前几天你让祭者带他离开欧洲的事我一清二楚;你最好不要抱什么侥幸心理,还想着要跟我玩什么‘下半场’……”她的手指,此时已扣紧了扳机,“这局,就到此为止,希望你记住,赢的人……还是我。”

砰——

话音落,枪声乍起。

兰斯的脑浆子当即就被崩了一墙。

这间屋子的隔音真的很好,连枪响都能完全掩盖掉,在这儿开了枪,也没人会因为听见枪声进来。

不过,十几秒后,还是有人进来了。

原因是兰斯身上那副电子铐架上的脉搏监测显示其脉搏归零了……

门开时,赶来的几名探员当时就在门口那儿呆住了,他们不知道刚才这屋里发生了什么,他们只知道嫌犯此刻已是妥妥儿的死透了。

没人敢开口询问卡门,卡门也没跟他们说任何话。

她只是冷漠地收起枪,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

第十五章真正的计划

同一时刻,南十字星郡,某别墅中。

虽然从外面看只是普通的民用建筑,但这间别墅的内部可是大有文章;除了门廊和客厅还保持着原本的装修以掩人耳目,其他所有的房间均已被改造得面目全非,俨然是成了一间相当专业的生化实验室。

此刻,祭者就坐在其中的一个房间里,拿着一支I-PEN,一边浏览新闻,一边喝着早茶。

这个说不好英语、但汉语却很好的白种人,还有一个略带槽点的习惯,那就是……比起英式下午茶来,他更喜欢广式早茶,而且经常一吃就是一个上午。

嘀嘀——

就在祭者往嘴里塞他今天吃的第三个菠萝包时,忽然,他身旁的一台仪器响了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