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21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6:03
字体大小 + - 关灯

赫尔无言以对。

“既然你已是‘酆都罗山’的一员了,就放下你以前的那套标准。”兰斯接着道,“记住……‘酆都罗山’代表的,不是联邦的制度,而是那套制度之外的正义。

“我们管的,是法律不管、或者管不了的人;他们或是被制度保护着、或是因为没有威胁到制度本身所以就被无视和放任……

“所以,我才不在乎住在对面的那个老杂种在法律上的量刑是多少;我只知道他是一个令人作呕的混蛋,没有他这个世界会更好,许多善良的人也会因为他的死而感到快慰或至少松了口气。

“我不需要去搜集一堆很可能根本无从获取的证据,然后跑到一个充斥着虚伪和腐败的地方跟一群西装革履、趾高气昂的伪君子扯淡,顺便还要去讨好十几个自以为自己很重要实际上屁都不是的傻逼。

“我,判官……就是一种制度,是在你所知的那套标准之外的、之上的……另一套制度,你最好快点儿习惯这点。”

————

第十四章卧底

初一,立秋,阴,凉风至。

有血光,宜祈福、祭祀,忌搬家、出行。

地官降下,定人间善恶。

…………

这天早上,一道身着红色兜帽长袍、戴着京剧脸谱面具的身影,出现在了FCPS欧洲总部大门外的街上。

这栋“总部大楼”本身的占地不算太大,但其方圆一公里内的街道都是名为仓库、实为“战略缓冲带”的区域,该区域内既没有民宅,也没有商铺和公共设施……不可能存在路人“碰巧”走过来的情况。

因此,这个身着扎眼的红衣、还蒙着脸的可疑家伙,毫无疑问就是奔着FCPS来的。

“e’ve_got_company……”当红衣男距离大门只剩五十米不到时,保安拿起了对讲机,用肃然的语气,给楼里的同事们讲了句我们在电影里经常能听到的台词。

不到半分钟,二十余名荷枪实弹的探员就迅速地朝大门这儿集结了过来。

“先生,请你停在那儿,别再往前走了。”待那人行到大门口,保安率先迎了出去,一边说话,一边已将手摁在的腰间的枪上。

在FCPS大楼门口站岗的,自不是一般保安,他们皆是经过严格审查的前联邦军基层士官;这些哥儿们的身上可从来不配什么辣椒水电击枪之类的玩意儿,他们一律都是荷枪实弹,且遇到突发状况有权先斩后奏。

像眼前这种怎么看都极端异常的情况,在这名保安看来十有八九是某种蓄意的自杀式袭击,所以他已经做好了随时拔枪击毙对方的准备。

“好啊。”没想到,在听到了保安的指示后,那位不速之客还真就停下了脚步,并应了一声;而且其说话的声音还是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听起来很闷很嘶哑。

愣了一秒后,保安说道:“先生,这个地区是不对民众开放的,现在……表明你的身份,以及你来此的目的。”

“我叫詹姆斯·兰斯,或者……你们也可以叫我,判官。”兰斯悠然回道,“我来这儿的目的嘛……就当我是来找人的吧。”

他这句话才说到一半,在大门内待命的那几十名探员便一涌而出,将他团团围住,并纷纷举枪瞄准了他。

“呵呵……”兰斯见状,笑了笑,缓缓抬起了手。

“不许动!”好几名探员在他只动了一根手指的瞬间就异口同声地大喝起来。

“冷静点儿,伙计们。”兰斯的动作并未因自己被几十把枪指着就停止,他还是按照原本的节奏,不紧不慢地……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我只是想摘下面具。”

说着,他又把罩在头顶的兜帽褪到了颈后,如此一来,他的长相就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而他那装在面具内侧的变声器也不起作用了,也就是说从他说下一句话开始,他本人的声音也曝光了。

“来,别客气嘛。”摘下面具后的兰斯展开双臂,摆出一副任由处置的姿态,“带我去见卡门吧。”

…………

十分钟后,FCPS欧洲总部,地下四层,某审讯室中。

卡门进屋时,兰斯已在此坐了一会儿了。

两人见了面,也不着急说话。

卡门端着一杯咖啡,轻移莲步、静静地来到兰斯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优雅地翘起了一条腿。

而已经被一整套一体式电子铐架钳制住手脚的兰斯……则是以自身能做出的最大限度的姿势瘫在了椅背上。

两人之间并没有桌子,卡门的手上也没有拿任何用于记录的东西,不过这房间的四个角落已经装了四个带录音功能的探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片刻的沉默后,卡门率先开口了。

“没什么呀。”兰斯痞里痞气地回道,“我喜欢黑丝袜,所以就多看两眼咯。”

卡门提出的问题,显然跟兰斯此刻视奸她双腿的行为没什么关系,问的是别的事,但后者还是回了这么一句。

“装糊涂,耍流氓。”卡门慢慢地念了这六个字,然后喝了口咖啡,再道,“对你可没有什么好处哦。”

“我哪里耍流氓了?”兰斯反驳道,“我说我喜欢黑丝袜,又没说喜欢你的腿,我自己爱穿不行吗?”

“噗……”卡门可没把咖啡喷出来,不过此刻正在监控室里通过探头看着这段审讯的众多探员都喷了。

“你下一句是不是要说……用这东西代替秋裤可舒服了?”卡门淡定地接道。

“哎,还是你了解我呀。”兰斯拉长了嗓门,用调侃的口气念道。

他说得好像是很随便,但卡门却发现,兰斯说这句话时,眼神中的确是流露出了一丝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