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15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5:45
字体大小 + - 关灯

虽然她解释挺清楚,但“合不合规定”这种事显然并不是别人关注的重点。

当然,再怎么好奇,这些部下们也不太好开口再往深了问了,毕竟……卡门跟他们也不熟,或者说,她跟谁都不熟。

同事、尤其是上下级之间,关系若是没到那儿,有些话是说不出口、也不能说出口的。

只是……这就更让人好奇了,跟谁都不熟的莫莱诺长官,还真有“朋友”存在?

…………

上午十点,罗森塔勒广场。

一名戴着墨镜、穿着宽松的短袖T恤和七分裤的青年步行着来到了地铁站附近的一排公用储物柜前。

他的心情看起来不错,嘴里哼着小曲儿,走路也是很轻快的样子。

他快速地输入密码,打开了其中一个储物格,从中拿出了一个鼓鼓的纸袋,随即就关上柜门,转身欲走。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并挡住了他的去路。

他愣了两秒,用手指把鼻梁上的墨镜往下勾了几分,瞪大了眼睛又看了对方两秒,才道:“卡门?”

卡门也看着他,平静地叫出了他的名字,或者说……“有可能”是他名字的那两个单词:“詹姆斯·兰斯(James_Rance)。”

“哈哈,这么巧啊。”兰斯确认了眼前之人是自己的旧识后,笑道,“没想到会在这儿遇……”

“我想跟你谈谈,你有时间吗?”卡门显然没有跟对方客套的意思,她还没等兰斯把话说完,就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呃……”兰斯被这样突然一问,有些茫然;他想了几秒,也没有低头看手机确认时间,便耸肩道,“好吧……可以。”

“跟我来。”卡门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转身就走,步子迈得还挺快。

“哦哦……”兰斯慌忙跟上,小跑了几步走到了对方身旁,不过与其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和半步左右的步差。

“那个……卡门啊……”走了一段后,兰斯忽又开口,“我问句可能不该问的,你要是不方便答就别答好了……”他顿了顿,问道,“我听说你从法学院毕业之后被FCPS征召了?”

“是的。”卡门毫不避讳地说出了这句根本不该跟一个平民透露的信息,“而你……据我所知,在被法学院开除后,留下了一堆案底,直到现在仍是职业不明的状态。”她也顿了顿,“对了,既然话说到这儿了,我姑且问一句,此刻你手里的纸袋里面装的是什么?”

“呃……”兰斯的表情看起来有些为难。

“你不用害怕,我不是来抓你的,只是随便问问。”卡门用余光扫了他一眼,接道,“其实,考虑到你是一个多年没有合法就职记录的人,我基本上也可以想到你是靠什么为生……虽然我觉得‘替人捎货(此处的‘货’一般指迷幻药或没有合法登记过的枪支)’这种连小混混都能干的活儿对你来说有些屈才了,但……”

“行了行了……”兰斯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卡门的话,“我坦白……是重口味的小电影,行了吧?呼……”他吁了口气,再道,“你这人还是老样子,自说自话地就在心里给人定了罪了,咱这老同学刚见面……你三两句话一说,我就差点儿赶上二十年有期徒刑啊。”

“小电影?”卡门侧目看了兰斯一眼,用怀疑的语气问道,“在这个年代还会有人用实物来转移影像资料?”

“你没听到‘重口味’这三个字吗?”兰斯提高了嗓门儿应道。

“明白了。”卡门闻言,迅速做出了一个推理,“你在网上花钱买了一些口味重到‘仅仅是通过互联网传输都有可能引起有关部门注意并追查来源’的小电影,所以你就亲自、特意……到这里来取。”

“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吧。”兰斯好像有点生气了,用不耐烦的口吻回道,“我懒得解释。”

“你不必那么激动,从前我就觉得你是个人渣,眼下这件事并不会对你的形象有丝毫的损伤。”卡门说话间,已行到了一家咖啡厅的门口,这时她停下了脚步,回头对兰斯道,“就这儿吧。”

“无所谓。”兰斯说句时,几乎是叹着气说出来的,看来卡门的毒舌已让他的情绪变得相当郁闷。

不多时,一名店员便将两人领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入座,这是个很不错的位置,透过身边的橱窗他们可以看到外面的街景,当然……对卡门这样的人来说,她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位置不太安全,容易被人从外面狙击或突袭。

在分别要了一杯咖啡、支开了店员后,卡门望着兰斯,率先言道:“那么……为了避免你对我的出现和这次邀请产生什么误会,在此我就开门见山地问了……”她微顿半秒,接道,“你是不是‘判官’?”

————

第十一章异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哈?”兰斯听到卡门的问题后一脸疑惑,“什么判官?”

“酆都罗山的判官。”卡门接道。

兰斯想了想:“你是在跟我说龙郡古代神话的……”

卡门打断了他:“我是在跟你说一个在暗网上存在了数月之久的网络杀人秀。”

兰斯听到这儿,神色有所变化:“呃……你是指那个主持人戴着京剧脸谱面具虐杀别人的……”

“回答我最初的问题。”卡门冷冷道。

“当然不是了!”兰斯摊开双手道,“你在想什么呢?虽然我的确知道那个节目,也看过一两次,但我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好吗。”

“怎么证明?”卡门不依不饶。

“证明?”兰斯皱起半边眉毛,“我的探员姐姐,你在法学院待得比我久吧?你自己听听这是什么话呀?且不说我根本就不是判官,就算我是……就算你拿到足够的证据把我抓起来、并送上法庭了,那审理的时候也应该是‘由你来证明我就是判官’,而不是“由我来证明我不是判官”啊……‘疑罪从无’啊我的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