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14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5:41
字体大小 + - 关灯

卡门就是考虑到了他们组织内部的安全屋坐标被判官掌握的几率很大,故而才把他长官弄到了这个警方的基层卧底才会用的场所。

“嗯……”格拉夫不悦地从鼻子里出了口气,接道,“所以……我要在这儿一直待到下个月初一?”

“准确地说,是待到初二的早上。”卡门回道,“因为只有到初二零点时分,您才算是脱离了最危险的时期,届时……虽不能排除判官仍抱有来抓您的意图,但这种可能性至少比他在这十五天内下手的概率要低多了。”

“总之……”格拉夫双手交叉在胸前,没好气地念道,“就因为一个杀人狂的恐吓,我得在这儿关上十几天的禁闭……”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视线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在卡门的身上游移了一番。

今天很热,不过为了保持低调,卡门穿得还是较为保守——一件深色的短袖T恤配一条牛仔裤,加上一顶鸭舌帽,远看活像个假小子。但纵是如此,近观之时……她那粉白的肌肤和玲珑有致的身材,还是会让人口干舌燥、浮想联翩。

格拉夫自然是喜欢美女的,也不止一次地动过卡门的脑筋,但有碍于后者的身份,格拉夫也只能把这种想法停留在意氵㸒的阶段;别说肢体上的骚扰,就连语言上他也不敢乱来……因为他听说过,多年前曾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教官动过卡门的脑筋,结果这货不但没占到什么便宜,还被卡门当场制伏并打成重伤……然后,这货被人横着抬进了医务室,不到半小时又横着抬出来,直接送进了FCPS的“内务部”,此后就人间蒸发了。

格拉夫的家族纵是有点势力,但让一个联邦体制内的人像这样完全不留痕迹地消失……他可做不到。

所以,像卡门这样的女人,除非她自己愿意,或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了格拉夫手里,否则也只能是个意氵㸒的对象而已了。

但是,那句歌词写得好呀……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越是这样的女人,越是让格拉夫难以抗拒,看着这么道吃不到嘴里的美餐每天在你面前晃,格拉夫有多难受,也是可以想象的。

“莫莱诺。”格拉夫的视线最终停留在了卡门的脸上,“我让你接手‘酆都罗山’这个案子,是看重你的工作能力,结果你接手的当天,就在有数千名民众观看的直播中以FCPS欧洲总部副部长的身份发表‘让人质去死’之类的言论,而且还严重违反了包括最高安全保密守则在内多项条例,随后还对我这个部长提出了这么多无礼的要求,让我来配合你的行动……”他撇了撇嘴,“还有,你最好搞清楚,我现在待在这里,也是违反了常规行动流程及多项规定的,若是你在行动期限内最终没能抓到判官……”

“到时候我会负起相应的责任。”卡门知道对方要说什么,故而直接打断道。

“哼……”格拉夫冷哼一声,“责任吗……”他阴阳怪气地念叨了半句,“或许吧……但我们大家都知道,以你的身份……”

“我不需要特殊的待遇。”卡门又一次打断了自己的上司,“如果这次行动失败,我的过失该如何处罚,任由长官您来安排。”

“哦?”格拉夫挑眉言道,“任我安排?”他笑了两声,“呵呵……希望你这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我明白长官您这番话‘确切’的意思。”卡门冷冷道,“放心,我说话算话。”

他们俩对话的时候,旁边那一男一女两名探员都很“识趣”地转过了身去,假装在看风景的样子;说白了……关于格拉夫那点心思,总部里的人谁又不知道呢,被他骚扰过的女探员本就不在少数,但大伙儿都是敢怒不敢言;反正拒绝他的人就被穿小鞋、而让他尝了甜头的就升得快,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了。

但无论如何,哪怕今天格拉夫把一些话说得再露骨一点,他们这些在他手底下当探员的,还不是得装作没听见么。

…………

十分钟后,离开了那间安全屋的卡门和那两名探员已走到了几个街区之外。

他们一同回到了一辆停在停车场角落里的SUV上;这……是一辆FCPS的标准外勤用车,在这个能把各种精密仪器和动力装置做到超级微型的年代,他们的这种配车几乎就跟移动要塞一样了,不但是设备和功能繁多,还能同时容纳七名探员在里面办公执勤。

“先把我送到罗森塔勒广场,然后你们就可以回总部去了。”坐上副驾驶位,并摘掉鸭舌帽后,卡门就立即对在此待命多时的司机下达了命令。

“遵命,长官。”司机应了一声,就发动了引擎。

坐在车后面的一名探员这时又问道:“长官,您需要哪套出勤装备,还有盯梢配置用第几……”

“都不需要。”卡门没等对方问完,就抢道,“我是去办私事。”

此言一出,车里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事情,转头看向了卡门。

就连司机也愣是把脸转了九十度……

“0955,注意看路。”下一秒,卡门及时提醒了一句。

司机这才重新看向前面,避免了把车开向围墙。

“长官……您这是要去……”一名女探员的八卦之心在此时熊熊燃起,要知道……在她、以及绝大多数同事们的眼里,卡门都给人一种“除了工作没有生活的机器人”的印象;但此刻,这个机器人居然在整个总部朝不谋夕的局势下、而且是在自己出勤的时间内……提出了要去办点“私事”?这是什么情况?

“去见一位老朋友。”卡门倒是回应得很淡定,并补充道,“别担心,昨天晚上我就已经打好了一份事假报告……有鉴于在接下来十二天内、FCPS欧洲总部的最高指挥官就是我本人,我的这次请假无疑是符合规定、也得到批准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