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07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5:19
字体大小 + - 关灯

不出意外的,楼里已经没有电力,赫尔只能借助从走廊窗户透进来的月光视物。

临近走廊的很多房间门都是敞开或虚掩着的,但那些屋里的采光都不好,手里没有照明设备的赫尔也并不打算到那些乌漆嘛黑的、散发着奇怪霉臭味的屋子里去搜索。

即使靠猜他也能知道,在那些角角落落的阴影中,有若干个摄像头在监视着自己,但在这种环境下,他也不太可能将那些探头一一找出来拆掉,所以只能作罢。

赫尔现在想做的,只有尽快离开这栋大楼,穿过树林、找到一条公路,然后赶紧回到文明世界去,远离这场该死的秀。

就这样,他一路摸索着,找到了楼梯,然后一层层往下走去。

正当他走到四楼的时候,忽然……

突突突突——

一阵马达声,忽从他身后响起。

赫尔闻声一惊,猛然回头,那一瞬,伴随着“嗞”的一轮掣响,一个戴着野兽面具,手持电锯的人影出现在了离赫尔仅有五米远的、高处的台阶上。

“啊!”赫尔见状,吓得头皮都麻了,他惊叫一声,扭头就跑。

原本他是谨慎的、不快不慢地下楼的,但这会儿他几乎是抓着楼梯扶手连滚带爬地夺路狂奔。

那个戴面具的“至高者”看到这一幕,只是冷笑一声,便快步追了下来;与赫尔不同,他的面具下装了夜视装置,可以让他在黑暗中也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就算手持电锯,他也能迅速行动。

面临着这种恍似是恐怖片桥段的追杀,赫尔和绝大多数普通人一样都慌了神,只知道遵从恐惧时的本能行动,几乎不假思索地朝着远离对方的方向逃去。

于是,他也不可避免地……中了陷阱。

“啊——”

行到二楼的那段台阶时,赫尔只觉脚底一凉,紧接着就是一阵明显的跳痛传来,让他不由得失声惨吟。

他迅速想到……自己应该踩到了类似三角钉的东西,而且还不止一个,但逐渐从身后逼近的电锯声让他无暇顾及这些,只能忍着疼、在明知看不清前路的状况下继续前进。

终于,在脚底中了七八个钉子后,本就已经双腿发软的赫尔因忍受不了剧痛,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一楼向上的那最后一段台阶,他是滚完的,由于他本能地用双手护住了头部,其躯干和腿被三角钉扎了十几处伤口;这些伤口有浅有深、有轻有重,好在都不致命,就是疼得不行。

无论如何,伤痕累累的赫尔还是成功来到了一楼,回到平地的他,可以用趟行的方式来避免再踩钉子,而且这里离大楼的出口也不是很远了。

于是,他咬着牙,从地上爬了起来,忍着脚底板那钻骨的跳痛,趟着步子快速跑出了建筑的大门,来到楼外的空地上。

当月光洒在他的脸上、新鲜的空气涌入他的肺中,他才后知后觉……身后的电锯声已经不见了。

纵是如此,赫尔还是先跑进了空地边上的小树林里,警觉地看了大楼的出口一眼,才开始处理自己身上的钉子。

他花了三分钟,才拔光了留在自己身上的三角钉;拔出脚底的那些钉子时……感觉尤为痛苦,因为那些钉子扎得最深,有几枚已伤到了骨头。

赫尔在疼痛中忍耐着,不敢出声,但他心中的咒骂声可是喊得震天响。

而与这份愤怒相随的……就是悔恨了。

他确实很后悔,若自己早前能稍微多些防备,不让那个女人上车、或者少喝两口对方给的饮料,也不至于落到这种境地。

因为对方是女的就放下了戒心,因为对方长得漂亮就失了方寸,因为对方对自己示好就胡思乱想……和大部分并不受女性欢迎的人一样,赫尔很容易被女人欺骗,但他却总是不吸取教训;类似的亏他以前也吃过不少,只是这次的结果有点过于严重了。

一想到这些,赫尔的悔恨很快就变成了羞愧,继而又转化为了更强的愤怒。

可惜,和以前一样,他也只能愤怒,并不能做什么。

这个时刻,赫尔不禁又觉得……或许自己错了,这三天来自觉超人一等的种种想法,不过就是一厢情愿和自以为是罢了,他还是那个赫尔·施耐德,一个平凡的上班族……不,现在已经是一个平凡的无业游民了。

连一个并不高明的搭车骗局都无法识破;面对暴力时别说反抗、自保都难;明知自己被当作“猎物”玩弄,却也只能做些挣扎……一连串的挫败感和无力感,让赫尔从心理上被打回了原型。

就在他坐在地上自怨自艾的时候,突然!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

“赫尔。”一个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声音,忽从赫尔的身后响起。

赫尔根本没有意识到有人靠近自己,但当他闻声转头时,一个穿着红袍、戴着京剧脸谱面具的人已站在了他的身后。

“判……判……”赫尔已惊讶得连一个词都说不利索了,他根本连想都没想过判官居然会亲自在此现身。

判官也没打算听他结结巴巴的浪费时间,直接说道:“出了一点意外……”他微顿半秒,“今天我本已安排了一个局,想‘测试’你一下,可没想到……你这家伙突然被单位开除了,然后还自说自话地跑到郊外,并赶巧不巧地被一帮十分低级的家伙给抓了起来。”

“您……您是来救我的吗?”赫尔激动得都快哭出来了。

“当然不是。”但判官的回答让他的心又沉了下去,“你还不是我的部下呢,再说了……我的部下中也没有那种遇事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求助于他人的废物。”

赫尔无言以对,无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