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103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5:07
字体大小 + - 关灯

判官就像是一个在行窃之前先给警方发通知的盗贼,在他已经明确说出了自己目标的前提下,像FCPS这样的组织自然有无数种办法可以将目标妥善地保护起来。

另外,从“失败后的代价”这个角度上考虑,显然也是判官冒的风险更大:他若输了,就意味着逮捕、接下来等待他的很可能就是折磨和死刑;而卡门则不同,卡门输了最多算是失职,以她的个人能力,联邦很可能还会给她机会,不会给她过重的处罚。再说了……她的背后还有厚黑的家庭背景在,上层究竟敢不敢处罚她都是个未知数。

“那么,就一言为定。”卡门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也没有理由放过。

不管她表现得多么出格,但她心里还是坚定地站在一名FCPS探员的立场上在办事的;之前那种种越界的言行不过是为了给自己争取优势而做的伪装,一切都是为了“破案”、为了“逮捕判官”这两个终极目的在服务。

敌退,我进,步步紧逼,直到对方无路可逃。

这就是卡门·莫莱诺的行动方式,迄今为止她已逮捕过无数以“高智商罪犯”自居的犯人,而这些人也无一例外的在与卡门的博弈中败北了。

嘀——

那句“一言为定”话音刚落,卡门就主动挂断了电话,这无疑也是出人意料的举动。

有些女人就是有这种天赋,她们不用刻意去思考就能把“欲擒故纵”这招用得出神入化。

这种让人难以掌控的感觉,是非常吸引人的,尤其是像判官这种极度自恋的人,更是对此难以抗拒。

“HO~达到目的之后就挂了呀,可真是无情呢。”被人挂了电话的判官用戏谑的口吻念叨了一句,并收起了手机。

随后,他居然就转身走了,边走还边道:“今天的审判秀到此结束。”

他走得是那般突然……对于椅子上奄奄一息的博格,他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就仿佛那是一件与他无关的垃圾。

“喂!”这一刻,身处镜头外的摄像师终于说话了,他的嗓音无疑也是通过变声器发出的,“那博格怎么办?”

“投票结果你不是看到了吗?‘有罪’……拉他去拍点‘人和动物友好相处的小电影’,拍到他死为止;还有他和他家人名下的财产,统统给他黑掉,捐给反抗军。”判官用很快的语速说完了这段话,并完全走入了黑暗中。

对于博格的处置方法,他显然是早就已经想好了的,且已经做好了实施的准备。

原本判官是计划在这场秀中慢慢地折磨博格,让观众们看着后者从精神和肉体上慢慢被击垮的,但是……卡门的出现让他对这些事失去了的兴趣。

这种感觉……就好比你正在玩一件普通玩具的时候,突然有人送了一个更新、更好玩的新型玩具到你手上一样。

…………

离开了摄像地点的判官,来到了一间休息室里坐下。

嗞——嗞——

他刚准备摘下面具、并把手机砸烂,不料……那部手机居然又响了起来。

判官看了看来电显示,那是一个和上一通电话不同的号码。

“喂?”他想了两秒,接了起来。

“你……你好!”对方的语调听起来很激动,连声音都有些颤抖,“我……我我……我是……赫尔,赫尔·施耐德。”

“我认识你吗?”判官平静地应对着,并思索着对方可能的身份。

“我……我刚才在‘酆都罗山’的网站上,看了你的秀……就、就是……审……审判……”赫尔结结巴巴的话语,让判官感到有些不耐烦。

但是,判官很快又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呵……施耐德先生……”

“叫我赫尔就可以了!判官先生。”赫尔竟还在这时打断判官插了句嘴。

“好的,赫尔……”判官倒也不生气,“假设你真是一名观众、而不是某位FCPS的探员假冒的……那我在此得夸奖你一声,因为你破解了我大约在九分钟前给出的谜题。”

这句在判官看来是讽刺的话语,落到赫尔耳朵里却是字面上的褒奖意味。

“谢……谢谢!判官先生。”赫尔的语气听上去更激动了。

“那么……除了得到夸奖之外,你还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赫尔。”判官又道。

“我想跟随您!判官先生。”赫尔用极快的语速回道,“我也想成为‘审判秀’的一份子!您应该不是一个人单干的吧?至少还有一名摄像师在帮您,刚才他也在直播里说话不是吗?而且……抓捕目标、布置现场、调查情报这些都需要人手的吧?我可以帮您!我在计算机方面还是很有自信的,我的体能也很好,就算是打杂……”

“呵呵呵……”判官用笑声打断了对方的话,“好了好了,赫尔,easy……easy……”他顿了顿,“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会考虑的。”

“慢着!”赫尔已察觉到了对方要挂电话,“您该不会是敷衍我吧?”

这一点,赫尔还真猜对了;倒也不是因为赫尔对人心的算计有多出色,只是……他的人生中被这样敷衍的时刻实在是太多了,光凭经验他也能百分百猜对。

“哦?”结果,赫尔在这最后时刻的强硬态度,还真就改变了判官的想法,“看起来……你是认真的啊。”

“当然是!”赫尔坚定地回道。

“不过我这边,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你懂吧?”判官又道。

“我知道的……您需要我证明自己的身份是吗?”赫尔道,“您觉得怎样的形式比较合适?”

“不必你来,那种事情我自己会调查的。”判官道,“总之……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告知你,你等着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