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97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4:50
字体大小 + - 关灯

“唔唔唔……”也不知博格说了什么,反正好像是回应了一句。

紧接着,判官就摘下了他嘴里的口球,随手扔到了一旁。

“我是在自己家车库里停车时忽然失去意识被抓的!快派人去现场查!快来救我!”这是博格回复说话能力后所讲的第一句话。

看得出来,他是经过思考才冲着镜头吼出这些内容的。

但,有时候,思考过再做的事,也可能是很愚蠢的。

“你怎么知道我这一定是在直播?万一我对观众说是直播,但实际上是在放录像呢?”判官即刻问了博格一个问题,并且在对方脸色变得越发凝重的同时,又补充道,“还有啊……就算我这是直播,就算在你开口说这些之前已经有调查人员赶到了你家展开调查,你觉得他们就一定能通过现场追查到你的行踪吗?”

博格无言以对,恐惧和绝望在其心中快速滋长着。

“再退一步讲,就算他们真找到了这里,你就能保证……自己能被活着救出去吗?”说到这儿时,判官忽然从自己那宽衣大秀的红袍子掏出了一把折刀,顺手就在博格的大腿上拉了一道一指长的口子。

“啊——”博格吃痛、惨叫出声,但四肢被铐住的他并不能做什么来反抗。

“好啦,这么点伤口,又没割到动脉,别跟个娘儿们似的。”判官绕到椅子后面,边走边道,“这只提醒你,我刚才提出的要求依然有效……下一次你再这样胡闹,我划的可就不是你的腿了。”

博格听到这儿,也不再喊了;因为对方说得没错,他腿上那道口子虽是火辣辣得疼,但还远没到无法忍受的地步,那伤口的深度也不算很严重。

“好了,博格先生,别浪费大家的时间了。”判官见他好像明白了状况,便接着说道,“我们都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不是吗?”

“都是谣言!”博格立刻斩钉截铁地应道,“我什么都没做过!官方都已经证明我是清白的了!”

“抱歉,我这里不是联邦政府的会议厅。”判官又转回了博格的身前,耸肩接道,“我这儿是酆都罗山……”他展开双臂,悠然接道,“在这里,你那所谓‘官方的声音’,并不比任何一个普通人的声音要更有说服力……谁说了真话、谁说了谎,哪些是谣言、哪些是被掩盖的真相……我全都一清二楚。因为我是……”他将手轻轻放到了自己的胸前,“……判官。”

判官的这段话里,并无虚言。

每一个被他带到“酆都罗山”来的人,他都亲自去调查过;他每次都是在完全掌握了这些人究竟干过些什么的前提下,才把他们给抓来的。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你是联邦警察?是fcps的探员?”博格竟然在试探对方。

这一举动不止是让判官笑出了声来,就连摄像师都跟着笑了。

“哈哈哈哈……”判官笑了几秒,接道,“博格先生,说实话,你还是挺有意思的;审判秀就是需要你这样的人来参与……”他微顿半秒,语气骤冷,“你越是这样对自己的行为不思悔改、拼命想要逃脱罪责、到最后……就越是能给我们带来愉悦。”

————

第三章试探

“审判秀”仍在进行着,直播频道里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即便有一些人并不认识博格,他们也能通过在暗网上搜索他的名字迅速得知与他有关的那些新闻;而暗网上的新闻……是连联邦也无法去遮盖、或者说遮盖不干净的。

终于,当直播间内的观众人数超过两千时,判官提出了……投票。

投票的规则很简单,每一名观众都能在直播页面的右下角,即评论框的下面找到两个投票按钮,左边红色的按钮上显示着“是”,右边白色的按钮上显示着“否”。

每当判官开放投票权限时,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所有观众都会得到一次投票的机会;如果投票时间过了不投,那该票就视为作废,无法保留到下一次投票时使用。

眼下,判官提出的投票问题很简单——“你认为博格是否有罪?”

“开什么玩笑!”投票开始才十秒,博格就颤抖着叫骂出声,“这算哪门子的投票?都是谁在投票?”

在那台摆拍的摄像机正下方,就有一个小的显示屏,屏幕上实时显示着投票的数字,坐在博格的位置上可以清楚地看见那儿的数字;事实上,判官也是通过那个显示屏来知晓投票情况的。

此刻,看着瞬间就大涨的红色数字和完全不动的白色数字,博格自是怒得破口大骂。

“是谁在投票很重要吗?”判官悠哉地站在博格身旁,望着后者的脸道。

“当然很重要!”博格吼道,“他们……他们都是什么阶级?有什么资格……”

“资格?”判官打断了他,“呵呵……阶级?”他重复着博格的话,笑道,“博格先生,你和来到我这儿的大多数人一样,在面临一个简单的问题时总是要将其复杂化。

“当我审判一个女人时,她就质疑投票者中的那些男人们;当我审判一个黑人时,他就觉得投票者中不该有白人;当我审判一个教徒时,他认为自己不该接受无神论者的意见;而当我审判一个官员时,他就跟我谈论……阶级。

“很显然,对你们来说……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立场;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所在阵营、党派、阶级、群体……才是最有发言权的,但实际上,我们都很清楚……”

言至此处,判官又拿起了小刀,像是杂耍般在对方面前甩弄了几下。

“……真正掌握发言权的人,是拿着刀的人、是拿着枪的人、是占据了更多社会资源、拥有更多武力、财力以及权力的人。”判官说着,停止了他那华丽的转刀,“至于‘立场’,不过就是人们互相依附着……让力量壮大起来的一种形式而已……因为‘人多’,也是一种力量,聚起一群和你有着相似观点的人,总比你一个人的力量更大;哪怕这帮人是一群只会动动嘴皮子的废物,一百个这种人的声音也比一个人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