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92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4:34
字体大小 + - 关灯

本以为他这就要开始读了,没想到……

“不过……”三号居然将话锋一转,“根据电话那头的那个人的指示,在开始之前,我必须揭示一名陪审员的身份。”

此言一出,整桌人接将视线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别这么看着我,都是‘他’的意思……”三号说到那个“他”字时,还特意指了指桌上的电话,“至于揭露谁,也不是我说了算的,‘他’已经指定了本轮要揭露身份的人……”说着,三号便将视线投向了一号陪审员,“就是一号……”他微顿半秒,言道,“一号,燕无伤,联邦通缉犯,多起重大盗窃、绑架事件的嫌疑人,人称‘邮差’。”

他所说的这段信息,有些人早已知晓、有些人则是刚刚听说;但无论如何,在这种场合,身份被人点破……对于一号来说总归是比较不利的。

“哈!原来你就是燕无伤!”三号的话刚说完,九号陪审员……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的、目前为止还没发表过任何意见的小男孩便忽然高声接道。

“怎么?”燕无伤看着那个男孩儿,冷冷言道,“你找我有事?”

说时迟、那时快,燕无伤的话刚问完,小男孩儿就踏着椅子跃起,蹦到了桌面上,并用那张挂着纯真笑容的脸,冲着燕无伤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他顿了顿,一边沿着长桌朝一号的位置跑去,一边喝道,“……就是想请你赶紧去死而……”

他这句话还有一个“已”字没说出口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就在他说到那个“死”自的时候,他正好经过杰克的面前,并被杰克单手一攫抓住了脚踝。

下一秒,小男孩就脸朝下摔了下去,伴随着“啪”的一声,摔了个标准的狗啃泥。

两秒后,他朝着杰克的方向转过头,一脸冷漠地问道:“这位叔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杰克缓缓松开了对方的脚踝,并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块雪白的手帕递了过去:“我劝你……还是回到的座位去。”

虽然杰克没有解释自己的动机,但桌边绝大多数陪审员都明白,杰克是想阻止小男孩去送死。

“干嘛?”小男孩却是有点不服,“看不起我?”

“小兄弟,你先把自己的鼻血擦掉再问这个问题,会更有说服力的。”二号这时戏谑地笑着,插了句嘴。

“切~”小男孩不以为意地接过了杰克手上的手帕,抹掉了自己脸上鼻血,并保持着淡定的神色、重新站了起来,“你们这些大人,就是只会以貌取人。”

“我也劝你坐下。”在桌子另一头的七号终于忍不住了,“这场闹剧结束前要是有人死了……我会很难办的。”

“嗯……那我也劝你一句吧。”两秒后,连燕无伤都开口了,“不管你为什么要杀我,原则上来说……我都是不杀小孩的;所以,你要是跟我有什么恩怨,就等眼前的事儿了了,我们私下再解决……我保证不会逃跑。”

“哼!”闻言,小男孩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然后……总算是悻悻然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喂!你们这帮双标狗!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啊?”这一刻,十号又开口说话了,“我和他体型差不多吧?我被人揍的时候咋就没人出来劝一劝呢?”

“老兄……这不是体型的问题吧。”他旁边的十一号当即朝他投去一道嘲笑的目光。

“镜子是个好东西,我觉得你应该去尝试一下。”六号说这话时,都没往十号的脸上看。

“我警告你,别再讨打啊!”七号也用很不耐烦的口吻又恐吓了他一句。

“行行……我不说话了,行吧。”十号撇了撇嘴,不再言语,不过他的余光立即转到了身旁的九号身上,在心中排遣道,“呵……一帮大傻瓜,这小鬼说得一点都没错,你们就只会以貌取人……要是你们以为这小子只是个普通的小学生,到时候可有你们受的。”

“各位……”三号等了片刻,见事态基本已经平息后,才重新开口道,“如果你们暂时没有亟待处理的事务了……那我就开始咯?”

“呵……念吧念吧。”二号这时拉长了嗓门儿接道,“看这意思……等你那段念完,我的身份也得暴露,到时候可就有好戏看咯。”

虽然二号的话有点耐人寻味,但此刻却是没有人理他。

因为……其余十一人中,的确是没有一个知道二号的身份的。

————

————

第零章判官

互联网,很可能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它就像是火种、农耕技术、蒸汽机……它对人类生活方式的改变是难以估量的。

而在被普及之后,它也不可避免地成为了控制人们意识形态的工具之一。

不知从何时起,人们已基本放弃了从书籍上寻找知识的习惯,转而在互联网上查找他们需要的一切信息;无论是专业的学术性问题,还是私密的情感问题,甚至是哲学问题。

对于那些动动手指就能换来的“答案”,只有少数人会经过思考后再确定这是否是正确的,而更多的人……则会无条件地去相信、或至少是倾向于相信。

他们会相信那些自称“专家”、“专业人士”的答案,但却从没质疑过那些人是否真的专业。

他们会相信那些和他们一样的普通人的“现身说法”,只要回答者的语气足够诚恳就行。

他们会相信“大部分人达成共识”的某种结论,通常就是搜索引擎第一页上出现雷同最多的那个答案。

说白了,只要方法得当,你可以通过网络,让成千上万、乃至上百万上千万的人……接受某种精心设计好的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