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90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4:29
字体大小 + - 关灯

其话音未落,榊便发现自己已经恢复了原本的认知,他记起了……自己并不是胜负师的事实。

“很有意思对吧?”阿秀看到对方的表情,笑道,“虽然认知来回变了两次,但如果我没有把刚才那些信息告诉你,你甚至察觉不到自己曾经中过我能力。”

“还真是方便的能力呢……”榊道,“无论使用还是解除都完全没有迹象,你这家伙去当牛郎肯定能君临天下啊。”

“哈哈……”阿秀是真心觉得这句好笑,“我以后要是闲下来没事干了,会考虑你这个提议的。”

“关于我的事,我差不多明白了。”榊说道,“但是……荒井龙之介的死,还有这‘最高游戏’……又是在搞什么名堂呢?”

阿秀此前说过,自己会“毫无保留”地回答榊的问题,所以,此处他也很守承诺地将“最高游戏”的相关事宜、即辛迪加此前在宴会厅里所说的那些内容,跟榊复述了一遍。

随后,他又说道:“……至于荒井龙之介嘛,他应该算是这个计划的关键之一。

“虽然他本人早已被珷尊判定为无用、无能之辈,但他所掌握的资源却是我们在将来需要用到的。

“你应该也可以想象,内阁那帮老家伙都是一群老谋深算的狐狸,他们对子女的培养和保护非常周全,要找到突破口十分不易。

“我们之所以将目标锁定在龙之介的身上,正是因为……在所有内阁十辅的子嗣中,他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来这四叶草号上赴约的人。”

榊这时插嘴道:“哦~这么说来……把游戏放在樱之府本地举行,也是为了提高他上钩的几率吧?”

“是的。”阿秀回道,“饶是如此,他都差点儿没来成,幸好他在最后时刻还是上船了。”

榊撇了撇嘴:“人家好不容易上船了,你们又为什么要杀了他呢?”

“我不是说了吗,他是无能的、无用的。”阿秀道,“我们要的只是‘荒井龙之介’这个身份带来的种种便利,但并不需要他这个人。”

榊的脑子真的很快,把这句话听完时,他已推测出了:“你们……要找人冒充他?”

“正是。”阿秀回道。

这个肯定的答复,解除了榊很多的疑惑,他开始明白……为什么龙之介的尸体会被那样随意地丢弃在船舱里了。

“嗯……”榊沉吟了一阵,在脑中将整件事又理了一遍,然后再开口道,“那么……就剩下最后几个问题了……”他看向阿秀,“你为什么留我活口,又把这些对我和盘托出呢?

“花冢也是你们的人吧……既然如此,当龙之介来到这艘船上之后,你们大可以立即干掉他不是吗?反正负责取代他的能力者你们也早就准备好了吧。

“再退一步讲,从一开始,就没必要请我来当龙之介的拍档吧?随便找个像五十岚或者鬼侍那样的家伙当他的拍档,上船以后直接把他们和龙之介一块儿干掉不就完了?”

“你说的没错。”阿秀道,“那就是我原本的计划,但是……”他冲榊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你,改变了我的想法。”

他双手插袋、缓缓踱步,接着说道:“与你的相遇,实是偶然;那晚我安排的两场赌局,本来也只是准备拿去给龙之介看的一场‘秀’而已。

“但是,你的表现……却大大出乎了我预料。

“起初,我以为你和那些有着‘刚运’、‘不败’这种绰号的家伙差不多,都是名头很大、实际上不过尔尔的货色。没想到……‘祸榊’无幻,确是名副其实。”

说到这儿,阿秀停下脚步,看着榊道:“榊君,你是我见过最强的赌徒。正是为了再度‘确认’你的实力,我才会大费周章,让龙之介多活了几个小时……陪着你们赌了这一晚上。”

“HO~”榊拿出一支烟来,给自己点上,并用一种无所谓语气应道,“这话从一个同行……不,从传说中的‘胜负师’的嘴里说出来,还真是令我受宠若惊呢。”

“有何不可?”阿秀却是不置可否地接道,“‘胜负’二字的含义很广,并不局限于赌博的领域,‘胜负师’……也未必就是最强的赌徒吧。”

“总之……”榊又转头看了看海上的风景,“今天的这‘局’,你似乎是已经赢下了。”

“啊,算是把事情办了九成吧。”阿秀应道,“还差一成就是……说服你加入我们、加入珷尊的麾下。”

“我要是没理解错的话……”榊吐了口烟,“呋……已经‘知道了那么多事’的我,若是不答应你这个要求,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是的。”阿秀平静地回道,“所以,我站在个人的角度上,强烈建议……你在给我答复之前,慎重地考虑一下。”

“不必了!”不料,榊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说时,他突然向后一倒,翻出栏杆、落向了大海,“我对自己的水性还是蛮有自信哒!”

他这声长吼,最后被淹没在了一记落水声中。

“唉。”看着这一幕的阿秀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之色,只是叹了口气。

数秒后,花冢的身影,从阿秀身后的一个转角处出现。

“我来动手?”花冢说话,还是那么言简意赅。

“嗯。”阿秀点点头,“做利索点儿。”说罢,他就离开了。

花冢显然也是一名能力者,他的能力叫做——力量。

这种简单、直接到极点的能力,到了一定的级别后,却会出现各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运用方法。

比如眼下,花冢就这么站在船舷,看着下方的海面、以及正在海面上奋力游着的榊,隔空挥出了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