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89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4:26
字体大小 + - 关灯

榊的动作,也因此而停顿。

“船上所有的救生艇、包括停在船尾的那两架直升机,都已经被做了手脚。”见榊仍没有从护栏那儿下来,阿秀又补充道,“就算你现在跳上那艘救生船,也无法活着回到岸边。”

“呵……”榊笑了,他转身回到了甲板上,看着阿秀道,“其实……我对自己的水性还是蛮有自信的呢,在能看到海岸线的前提下,感觉可以试着游一下。”

“行啦。”阿秀笑道,“别扯那些没用的了,有什么想知道的,就问吧,这次我会毫无保留地告诉你的。”

“那好啊……”榊耸肩道,“那咱们还是从……‘你到底是谁’这个问题开始呗?”

这个问题,在阿秀假冒龙之介的时候,榊就问过他,但此刻再问起,那意义又不同了。

闻言,阿秀点点头,淡定地回道:“我叫月下部光秀,乃是花月町的‘两大传奇’之一……胜负师。”

“你说……”榊的表情不禁开始变化,“……什么?”

“有点奇怪对吧?”阿秀微笑着回道,“不用担心,我一解释你就明白了……”他停顿了几秒,再道,“我是一名能力者,虽然只是并级,不过我的能力十分有趣,我将其称为——认知修正。”

仅仅是听到这个四个字,榊就已隐隐猜到了什么,但他没有插嘴,只是静静听着。

“我可以在一定的限度内,修改别人认知当中的某个概念。”阿秀接着说道,“比方说,我可以让一个从来没有进过大山的人认为自己是个登山能手;我也可以让一个毫无天赋的编剧或导演认为自己是个世人敬仰的电影大师;我甚至可以让一个人觉得卷心菜是一种水果而不是蔬菜……”

“那你让全世界的人都认为你是他们的老爸,你岂不是无敌了?”榊终于还是忍不住吐槽了。

“我也想啊,可惜不行呢……”阿秀回道,“我已经说了,修正需要在‘一定的限度内’进行,你要让一个人认为自己会登山,首先他得知道什么是‘登山’;你要让一个人觉得自己很会拍电影,首先他得拍过‘电影’……另外,还有一些过于离谱的、与客观事实南辕北辙的认知,也是无法修改的。比如我无法让老人认为自己是小孩、无法让男人认为自己是女人、也无法让世人觉得我是他们的父亲。”

“那用‘多重修改’编一条逻辑链出来不就行了?”榊的反应奇快,立即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这点我自然也知道。”阿秀道,“然而……我的能力在同一时间最多对三个人使用,而且,在每个人的身上只能修改一项认知。”他摊开双手,“等我的能力级别再高一些,或许就可以做到你说的事情了,但现在嘛……”

榊接道:“所以,你对我做的认知修改就是……”

“‘榊无幻就是胜负师’。”阿秀接过对方的话头念道,“仅此而已。”

榊想了想,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对我使用能力的?”

“就是在麻将馆里遇见你的时候啊。”阿秀回道,“虽然你不认识我,但我可是认识你呢……”

“嗯,我正想问你呢。”榊又问道,“既然我不是‘胜负师’,那我是谁?”

“道儿上的人都管你叫‘祸榊’,因为你这家伙走到哪里,人家就要输个精光。”阿秀回道。

“哦?我也是个有字号的人物啊。”榊皮笑肉不笑地接了一句,“那你就不怕有人把我认出来,并当面叫我的绰号吗?”

“根本不存在那种可能。”阿秀道,“因为……从你被抓到龙之介的宅邸时起,就一直在我的控制之下。”

随着他的叙述,过去几周间发生的一些细节在榊的眼前逐一闪过。

…………

“那么……我来为各位引荐一下吧。这位,就是花月町的‘两大传奇’之一,人称‘胜负师’的‘榊无幻’。”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花月町的‘胜负师’,榊无幻。”

…………

“你在宅邸里见到的人,都是我给你‘引见’的;像龙之介那个阶级的人,肯定都不认识你,而那些行家们绝大多数也都只是听过‘胜负师’和‘祸榊’的名号,却没见过名号背后的人。”阿秀说道,“就算真有那么一两个人把你认出来了也没关系,我对他们也用一下‘认知修改’不就行了。”

“那到了这艘船上又怎么办?”榊接道,“这里的行家很多,除去我之外,你只能再改两个人的认知,万一有两个以上的人把我认出……”

“能把你认出来的,都是道儿上的人……”阿秀没听他把话说完,就打断道,“而在最高游戏中,每一名玩家都只能带一名赌徒随行,也就是说……今晚,这艘船上所有的行家都是‘对立的’、‘孤立的’;且不说那些赌徒们必须跟着他们的雇主行动、不能随意乱走,即便真有人把你认出来、并特意过来跟你搭话,那一次也只会来一个人。”

言至此处,他略微停顿了一下,再道:“当然了,正如你说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些极端的偶发情况是无法预测的,所以……”阿秀看着榊,沉声说道,“从你上船的那一刻起,一直到你跟霍普金斯他们坐下打麻将的这段时间,我可是一秒都没从你身边离开过,时刻准备应对那些突发的状况。”

听到这句,榊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连自己在龙之介的船舱外抽烟时,阿秀也陪在其身旁。

“啊……服了你了。”榊道,“那你这会儿可以把能力从我身上解除了吧?”

“可以啊。”阿秀回道,“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