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86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4:17
字体大小 + - 关灯

以刚才那发明牌立直为转折点,榊开始了反击。

此时运势俨然已被引导到了榊的手中、且被其牢牢握住;宛如鬼神附体的打法,难以预测的、无法用常理解释的各种行动,在气势上就已将对手压垮。

于是,连胜、连庄,并且……开始从霍普金斯和艾瑞克手中直接得点。

或许霍普金斯可以保证绝对不放铳给龙之介这种水平的人,但在榊的面前,他就未必能做到了。

终于,在连庄四次后,一副百年不遇、超越常理的大牌……来到了榊的手中。

这时,霍普金斯和艾瑞克的点棒都已被压榨得差不多了,就在这种时间点上,榊又一次明牌立直,牌面——四暗刻单骑。

这第二次发明牌立直,彻底摧垮了对手的意志和运;尽管已不用再担心点炮,霍普金斯和艾瑞克也已溃不成军,连续数巡都摸不到有效牌。而榊的每一次摸牌,都让两人提心吊胆,仿佛要吓去半条命一样。

最终,榊还是自摸胡牌了。

这个半庄以霍普金斯和艾瑞克两人的点棒双双耗尽而告终,龙之介凭借手头剩下的一万多点拿到了第二位,而取得了桌面上近九成点棒的榊……自是第一。

因为是二对二,这样的结果,令结算工作变得十分简单。榊和龙之介两人拿到了全部的起始点棒,即十万点,加上第一第二名的奖励点,共计十七万;而霍普金斯和艾瑞克的点棒是零点,由于都是零,所以不存在“第三名”,两人被视为并列第四,最终的奖励也是零。

按照1000:1的比例,艾瑞克必须交出170个积分牌给龙之介,而这……已经超出了他所拥有的积分牌总数。

“这位客人,关于不足的那部分积分……”结算后,黑西装见艾瑞克还差二十几个积分牌给不出来,便想询问龙之介的意见。

龙之介立刻就“很大方”地打断道:“算啦算啦,大家都是老同学,我不会因为你给不出来就到处去说三道四的;这点小事……就当是你欠了我个人情,以后有机会再还咯。”

他就这么当着艾瑞克的面、大声地把这话撂下了,这种让仇人一败涂地后还无法还口的嘲讽快感,实在是爽得难以形容。

而艾瑞克,也只能忍了……

赌博的世界就是这样,成王败寇,能给你忍的余地,那都算是客气的。

总之,这一场麻将,不但让艾瑞克今晚所有的努力化为泡影,还让他受到了奇耻大辱;他这一腔的怒气,肯定得撒在霍普金斯的身上。

走出麻将船舱时,艾瑞克直接就回头瞪了那位面如死灰的星郡赌王一眼,啐道:“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见他这么含蓄地把一个“滚”字说了出来,霍普金斯也很识趣地没有再跟过去,独自找了个没人的地儿吹风去了。

…………

凌晨四点三十分,距离日出时分已经很近。

已稳操胜券的龙之介正带着榊和花冢朝宴会厅走去——他准备提前喝几杯香槟庆祝、顺便也休息一下。

“我们不用等等阿秀吗?”走在半路时,榊还在问龙之介,“之前打到南场的时候就看他一个人出去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

“他说他要去上厕所。”花冢在旁冷漠地接了一句。

“哈哈……大概是吃坏肚子了吧。”龙之介道,“或者是在路上遇到了漂亮姑娘和人约会去了也说不定啊。”

龙之介现在的心情大好,说话基本不过脑子,玩笑也是张口就来。

“嗯……好吧。”榊虽然并不认同龙之介那随意的推测,但他也并不认为阿秀是遭遇了什么危机;毕竟阿秀只是个随行人员,而且既不是赌博搭档也不是全职保镖,别人没理由去攻击他,“他一会儿要是找不到我们,估计也会自己到宴会厅来的。”

于是,他们三人继续朝着游轮的中部继续前行。

不料,就在他们走过一条无人的走廊时,忽然……在榊完全不及反应的情况下,他的后颈处受到了一记冲击,一秒过后,他就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

胜负师

————

第十三章未来的选择

头痛,这是榊醒来时的第一感觉。

刚恢复知觉,一股子血腥味就涌入了他的鼻腔,应对危险的本能让他立即就清醒了许多。

“呼……”他调整了一下呼吸,赶紧从地上坐起来、扫视四周,结果发现自己正待在一个狭小的私人船舱内,其身旁……还趴着一个人。

此刻,那人虽是后背朝上的状态,但从其侧脸、体型和衣着来看,无疑就是龙之介。

“荒井先生?”榊一边揉着自己的后颈,一边伸手去推了龙之介一下。

这不推也就罢了,一推就有一滩暗褐的血从龙之介的身下漫了出来。

见状,榊倒也没有慌,他毕竟也是出来混的,这些年来目睹的暴力乃至凶杀已是不计其数;因此,稍稍犹豫了两秒后,他就往前爬了几分、将龙之介整个人翻了过来。

待龙之介变成躺姿时,榊便确定——这已经是个死人了。

“这种仿佛是被人一掌捏碎心脏般的伤口……”榊看着尸体胸前那触目惊心的裂口、念道,“……果然是花冢干的吧。”

他的推测也是合情合理——以花冢的实力,做到这种事简直轻而易举;再者,虽然榊没有看到打晕自己的人是谁,但当时紧跟在他身后的人就是花冢,怎么想都是那货的嫌疑最大。

“但是……为什么连荒井龙之介你都杀了,却把我的命给留下了呢?”榊不禁思索起来,“让我活着,你是凶手的事情早晚都会败露的……就算你从一开始就不怕被联邦通缉,以我俩这种点头之交的关系,也没必要特意留我活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