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78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3:53
字体大小 + - 关灯

“他与您并不相识,吉梅内斯先生。”小个子男人微笑着说道,“不过……您的父亲生前与他交往甚密,想必您或多或少也听过一些他的传闻,以及……他的名号。”说到这儿,他缓缓将手伸进了自己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块白色的小石头。

虽是石头,但表面却是光泽夺目、圆润如玉,乍一看多半会以为是人工制品,但其实是件天然的造物。

吉梅内斯一看见那石头,表情就变了,原本还算轻松的神态从其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几分紧张。

“你……”吉梅内斯放开了怀中的女伴,上前两步,重新将那小个子男人打量了一番,“……是‘珷尊’的人?”

“不敢当。”小个子男人耸肩笑了笑,“我只是个跑腿儿的而已。”

“珷尊有话要跟我说?”吉梅内斯紧接着问道。

“嗯,其实就一句……”小个子言至此处,笑容和语气中皆透出了一股寒意,“趁着还有命,赶紧离开这艘船。”

————

第九章牌斗的开端

午夜已过,“最高游戏”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无论是习惯了夜生活的达官显贵们、还是常年在黑夜中求生的赌徒们,都是不会在这种时候感到疲惫的;相反,这是他们身心兴奋度达到峰值的时间段。

此刻的龙之介一行人,正在一个叫做“音符轮盘赌”的游戏船舱内逗留。

这个游戏和一般的轮盘赌有两个区别:其一,该游戏中使用的象牙球由机械而非人力掷出,荷官只负责维持桌面的秩序以及结算筹码;其二,在每一轮开始下注前,与轮盘赌桌相连的一台电脑都会随机播放一段旋律,其长度由两三秒到七八秒不等。

虽然规则上并没有写明,但任谁都能看出……这样的设置,已很明确地表明了“音符轮盘赌”的结果是由电脑来决定的,且每一轮的结果都会在那段提前播放的旋律中有所提示;只要能够破译旋律与结果之间的关联,这游戏就没有难度了。

所以……不出意外的,这个项目也设置了“赢钱的上限”,以防止破解了秘密的玩家在这里无限刷分。

对于这个游戏,榊就不太擅长了;作为一个念完中学便出来“就业”的职业赌徒,“音乐”这块肯定是他的知识盲点,即便知道一些基础,也不足以帮他破解这个谜题。

不过,阿秀对这块却好像很了解、且很擅长的样子;当他看到有一个项目的名称里有“音符”二字时,便主动提出了想来看看,并表示遇到相关的谜题时,他可以为众人讲解一些音乐方面的知识。

反正轮盘赌的场子是相对自由的,没有规定每一轮都必须下注,你站在旁边光看不下也行。万一到最后没能看出什么名堂,大不了不赌走人。

于是,龙之介便听从了阿秀的建议,来到了这个船舱。

虽说榊不怎么懂乐理,但对轮盘赌相关的一切他可是一清二楚。

轮盘赌,是一种对庄家十分有利的赌博形式;撇开作弊的因素,这就是纯粹的运气比拼,没有任何的技巧可言,所以用简单的概率计算就能得知双方的胜率。

以36数、可以押红黑、单双、数段的标准轮盘为例,轮盘上的数字除了有1到36,还有“0”和“00”这两个额外数,总计38个,开出任一数字的概率为1/38;因此庄家的期待值为1×1/38+1×1/38+1×35/38-35×1/38=2/38=1/19≈0.0526;也就是说,客人每在这里押上10000块,就会输掉其中的526,赌博进行得越久,这个金额就累积得越多。

某位客人只押一个数字,并且押中、赢钱,这种概率只有38分之一的事情,是很少发生的;就算发生了……只要轮盘赌桌上的客人够多、玩得够久,庄家总体上的优势依然不变。

只是……绝大多数客人都不会去算这些东西;抱着“随便玩玩”、“碰碰运气”的心态去赌的人们,往往只会看到那些偶然押中的“好运者”,却无法看到大局。

而职业赌徒,是不同的。

在这个行业里的人,九成以上都是抱着“绝不能输”的想法参与到每一场赌博中去的;他们可不会有什么“孤注一掷豪赌”的快意,因为赌金就是他们的生命,赌金耗尽对他们来说就像死亡。除了极少数的疯子之外,谁也不会觉得这种把命押在台面上的事情有什么快乐的。

随便玩玩的客人们可以在输光了钱之后,抱怨一句“运气真背”,然后就默默回去了。

可赌徒们……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赌桌就是他们生存的场所。

为了活下去,他们必须强迫自己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比如记忆、计算和推演这三项,便是适用于所有赌徒的基础能力……连“机会游戏”中的概率都算不出来的人,就不用再谈什么评估风险、捕捉运势、赢得胜利了。

毫无疑问,榊在这三个方面能力都是出类拔萃的,凭着自己对轮盘赌的了解、加上与阿秀不断地交流……在观察了十五分钟后,榊和阿秀就离开了人多眼杂的赌桌、到角落里窃窃私语了一阵。

不多时,两人便相视而笑,露出了轻松的神色。

见状,龙之介当时就明白……那两人已发现了什么、甚至是已经有了结论。

果然,榊立即就来到龙之介身旁,悄悄把这个游戏的规律告诉了他——说白了,这就是一个“推理”加“速算”的项目,推测出算法之后,一把就能搞定。

而关于算法的提示,其实就藏在游戏的名称中;为什么这个项目叫“音符轮盘赌”、而不是“音乐轮盘赌”或者“旋律轮盘赌”呢?再怎么看用音符这种概念来描述这个游戏都有点违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