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77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3:51
字体大小 + - 关灯

这,就是赌博。

不过,在“虚拟赌马”中,情况又有所不同了。

首先,龙之介的起始资金是很充足的;他将三枚积分牌投入仪器后换取的六百万虚拟币,可以一直以双倍投注的形式下注至第二天的第三场,且在这场未中之后也仍有两百多万余钱。

其次,“虚拟赌马”的下注金额,是不会影响“赔率”的……因为他们坐在这儿观看的比赛都是“过去已经发生过的事”了,不管他们在这里下再多的钱,也只是在跟眼前的电脑赌虚拟币罢了,已经发生过的比赛无论是结果还是赔率都不会因此而改变。

在这样的前提下,“双倍投注法”的可行性自是提升了很多。

事实上,只要“读懂”了门口的规则,就会发现,“双倍投注法”极有可能就是主办方认定的、对于“虚拟赌马”这个项目的“正解”。

比如“每局结束时,若玩家在该局中盈利,则下一场比赛会跳跃至另一时间点上的另一项赛事中;若玩家在该局中并未盈利,则当前时间点上的赛事将继续进行下去。”这条,简直就是为了配合双倍投注法而设的。说白了就是……赢了就直接“换一天”,重置概率,输了则按时间顺序继续比赛。

还有赛前查看各种资料和赔率那条,相当于是帮玩家确认每一场的“大热门”和“次热门”分别是谁。

而不出意外的话,最后那两条给玩家设定“赢钱上限”的规定,恐怕就是为了防止有人看穿了这个游戏的“破解方法”,然后在这里无限刷积分。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榊在门口读规则时,就已想到了这些;他是在有了很大的把握的前提下,才用“必胜策略”这种话把龙之介忽悠进来的。

当然了,榊并没必要跟龙之介把这其中的道理完全说透;这也是“行家”之间都懂的规矩——除非迫不得已,否则最多跟外行人说“八分话”。

…………

随后,事情的发展,也验证了榊的猜测。

号称是“随机选择两百年间世界各地不同赛马日来重演”的“虚拟赌马”,实际上重现的全部都是“当天至少有一匹‘次热门’获胜”的赛事。

也就是说,“双倍投注法”,的确就是主办方所设定的“正解”;只要破解了规则中的隐藏的提示、对赌马的概率和赔率进行周全的计算、再通过最小投注的方式观察一段时间,任何人都有机会破解这个秘密。

可惜……依然是有人在这个项目上输光了钱;只能说这些人请来的“行家”太水,连这种难度的游戏都破解不了,遇上对抗性的项目无疑只会输得更惨。

但龙之介就不同了,从一开始就直接采用双倍投注法的他,自然是不会输的。

经过了短暂的观察后,榊也发现了“无论随机到什么地方、无论是哪个赛马日,十二场内都必会有一场是次热门胜出”这一规律。于是,他便要求龙之介提高了每次“赢钱并跳时间点”后的起始投注额,而且,也不再看除了赔率之外的任何赛前资料以及比赛过程,只是快速地买下次热门、然后跳到赛果结算阶段看结果。

这样的做法,自是大幅增加了赢钱的效率;短短半小时后,他们的虚拟币净收益就已超过了一千八百万。

这时,游戏也就自动结束了。

投币口下方的出币口顺势打开,吐出了十二枚积分牌,整齐地码放在那儿;一名黑西装也适时地走了过来,请这几位将座位腾出。

离开“虚拟赌马”的游戏船舱时,龙之介春风满面,他对榊的最后一点怀疑也已烟消云散——本以为只是在麻将上可以大杀四方的男人,原来玩这种和庄家对赌的游戏一样是一把好手;而这,也让龙之介对成为“赢家”这件事的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

同一时刻,“ESP卡感应游戏”船舱门外。

一名身材健硕的拉丁裔男子从中走了出来,并带着一脸得意的神色,把玩着手中刚赢到的八个积分牌。

“喔~宝贝儿,你可真是厉害,这么一会儿就帮我赢了那么多。”

他说话之间,一位衣着光鲜、身材火辣的拉丁美人也紧随其后来到了甲板上。

“呵……雕虫小技,不过达令你的配合确实很好,让我省了不少事儿。”这位美女,是那名男子的情人,同时也一名赌术精湛的“行家”;所以,她既是男子的女伴,又是游戏拍档。

就在两人打情骂俏之际,忽然,不远处传来了另一个人的说话声:“‘曼陀罗’果然是名不虚传呢……”

他一开口,美女的神色就变了,变得冰冷、残酷。

“你是谁?”被称为曼陀罗的女人立刻循声转头、怒意昭然地问道。

她确有理由生气,因为“行家”之间是有规矩的——有些人的绰号可以提、还有些人的绰号绝对不能提……“曼陀罗”就是一个不应在“外行人”面前提到的名字。

而看到曼陀罗的反应,刚从游戏船舱中走出来的、跟随拉丁裔男子的两名保镖,也都很自觉地上前围住了那名搭话者。

“哇噢~哇噢~”搭话的那位是个身形相当瘦小的白人男子,大概只有一米六出头,体重连一百斤都不到,穿着一身一看就是量身定做的茶色小西装,“别紧张,先生们……”看着两名彪形大汉堵了过来,他赶紧张开双手、举到两肩,做了个类似投降的动作,“我只是代表我的雇主……来跟你们老板说几句话。”

“你的雇主是谁?”拉丁裔男子这时已走到曼陀罗的身边,搂住了美女那纤细的腰肢;他好像并不怎么在意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个子男人,但既然对方惹自己的女人生气了,他自然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