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74

A+ A- 关灯

这确是客人们最感兴趣的事情之一,因为这次聚会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之好,那最终优胜者的奖品一直是神秘感十足,主办方除了强调奖品“天下无双”之外,就再没有提供其他的信息了。

此刻,伴随着主持人的台词,几名西装男推着一块磁悬浮运输板上了台;板上,放着一个蒙着黑布的、长宽高大约三米的立方体。

待那立方体来到了舞台中心,主持人便过去一把揭开了黑布。

黑布下,是一个透明的牢笼,笼子中间,跪坐着一个人。

她穿着精神病人的连体式束缚衣、身上还缠了两圈铁链,脸上又被戴了一个铁面具,完全圈圈遮住了面目。

“赢家,将得到这个女人……”主持人看着提示卡的字幕继续念道,“她是一名特殊的能力者,只要‘使用得当’,她便可以实现你的各种‘愿望’。”

————

第七章必胜的策略

“喂喂……这种说法,未免太含糊其辞了吧?”

“是啊,‘各种愿望’具体指的是什么愿望呢?莫非她是神灯里的精灵,许什么愿都能实现?”

“还有啊,‘使用得当’算什么前提条件吗?那要是‘使用不当’呢?难道还有副作用?”

很快,客人们的质疑和讨论之声便此起彼伏地传来。

对此,主持人的反应却是……低头看提词卡;看起来,这名主持人知道的事情,并不比客人们多多少。

数秒后,当提示卡上的字幕刷新时,主持人才接道:“各位来宾,希望你们能想清楚一点——这件奖品,最终是要让‘赢家’带走的,也就是说,她会变成‘某一个人’的所有物;如果我在这里将她的能力原理讲得一清二楚,你们就不怕离开这艘船以后,会有人打她的主意吗?”

这句话一出,客人们立刻就安静了。

因为他们都想到……如果是自己赢了,那么奖品的信息被公开就是一件对他们很不利的事情了。

人就是这样,对于那些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事物,他们总是乐于去窥探、去臆测、去曝光乃至去捏造;但是对于自己、以及与自己密切相关的事物,人们的态度就恰恰相反。

在这点上,每个人都一样;看着别人的隐私被践踏和自己的隐私被践踏完全是两码事,即便是高度重视和尊重他人隐私的人,也不可能在这个问题上将对别人和对自己的态度一碗水端平。

这是具有高度智慧的社会动物的本性,而这个世界上敢于否定本性的只有两种人——圣人和伪君子。

“看来大家都明白了。”片刻后,主持人再度看着提词卡开口道,“所以,很抱歉,现阶段关于奖品的信息,我只能透露这些;等到游戏结束时,赢家自然可以单独获取关于奖品的全部情报。”他顿了顿,“接下来,我将宣读游戏规则。”

话至此处,即便再话痨的客人,也都闭上了嘴,将注意力集中起来。

“最高游戏的时间,由此刻开始,至日出时分结束。”主持人配合着提词卡上的字幕滚动、张弛有度地念道,“游戏期间,玩家以及他们的搭档们,可以按自己的意愿进入分布在这艘游轮上的各个‘游戏船舱’,进行各种各样的赌博游戏;这些游戏的难度和内容各不相同,当然奖励也与难度挂钩。”

说到这儿,主持人忽然愣了一下,也不知他在提词卡上看到了什么,总之,在短暂的犹豫后,他把手伸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摸索了几秒,拿出了一件东西。

“这个……就是本次游戏中代表‘分数’的物件。”他举起了一块印有字母“S”的圆形塑料筹码,展示在众人眼前,“除了暴力抢夺之外,‘无论使用什么手段’,在时间截止前获得分数最多的玩家即是胜利者。”

他那句“无论使用什么手段”出口时,客人们的反应倒是不大,但现场的那些赌徒们,神情皆是有所变化。

对这些人来说,听到这句话的感觉,简直就好像是足球运动员被告知比赛中可以用手持球一样……

“抢”不行,那偷、骗、威胁、利诱……还有“没有被发现的暗抢”全都行咯?

这种规则下,能动的手脚实在是太多了;要想赢的话,玩家资本和实力,搭档和保镖的智略、武力、赌技、阴招……全都用得上。

那些连保镖都不带的家伙就不谈了,就算成功赢到了一些积分,也是分分钟被人堵在监控死角一闷棍搞定的结局;还不如别玩了,回房间玩自己带来的男/女伴去吧。

即便是那些有能力赢、而且实力很强的玩家,在这种规则下,不到最后时刻也不能完全安心。

“那么,事不宜迟,希望各位能享受今晚的游戏。”又等了一会儿,似乎是确认了提词卡上的词停了,主持人才露出一脸松了口气的神色;他念完这句,又分别朝四周微微欠身鞠了四个躬,下台去了。

…………

晚,八点十五分,四叶草号船舷。

“HO~这个游戏还真有点儿意思啊。”龙之介拿着一支主办方在上船时就发给他的I-PEN,看着屏幕上的三维地图念道,“掷骰子、百家乐、轮盘赌、帕青哥……基本上所有赌场里有的项目这里全都有,而且……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他手中的这份地图,能查询到这艘游轮上所有“游戏船舱”的分布情况,且每个项目的名称、以及奖励的积分比例也都标注出来了。

“果然……咱们还是去玩麻将吧。”龙之介看了会儿,转头对榊道,“以榊君你的技术,那绝对是大杀四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