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69

A+ A- 关灯

“切……搞了半天,居然变成了这种局面。”榊露出不快的神色,念叨了一句。

“老弟,你我无冤无仇,不如我给你指条明路。”而鬼侍,则是一边逼近,一边满面杀气地说道,“反正眼下大家都已知道谜底了——就是将刻有数字‘2’和‘11’的八件物品分别放到四个感应器上,我看……你也已经放了七件了……只要现在你把手上那个花瓶放好,并在出口打开时乖乖让我先出去,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呵……”榊听到这儿,冷笑一声,然后……

乓啷啷啷……

在鬼侍震惊的眼神中,榊把手上的花瓶随手一抛……摔烂了。

“你……你这混账!”惊怒交加的鬼侍暴喝出声,抡起烟灰缸就朝榊扑了过来。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弹指间,一片鞋底的纹路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紧接着,他就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搞不清楚状况的是你啊,鬼侍先生……”榊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被他轻松踹晕的鬼侍,“就算你身板儿挺壮、且有着杀人的经验和勇气,但这并不是你一定能打过我的理由啊。”

“榊君。”这时,阿秀的声音又从通讯器里传来,“虽然我很想祝贺你平安无事,但时间已经只剩十几秒了,我若是你的话,就尽快把那些花瓶的碎片……”

“啊~啊~知道啦。”榊用不耐烦的语气应着,并俯身捡起了一块花瓶的碎片,蹲到了鬼侍的身旁。

“喂……榊君,你这是要干什么?”阿秀通过监视器看到了这一幕,当时也有点儿惊了,“我可没让你……”

“稻叶好像已经快死了呢。”榊没等他说完,就打断道,“我若是在这儿给鬼侍也放点儿血……那他估计是赶不上两周后的‘赌局’了吧?”

阿秀沉默了。

大约二十秒后,也就是“时限”已经到了之后,他方才开口:“好吧,我明白了。”他停顿了一下,“榊君,你并不是拘泥于‘在规则内胜利’的男人……毫无疑问,这场游戏是你的完全胜利。你也不必在做多余的事了,免得……”

“免得落到鬼侍一样的档次?”榊接过他的话头,笑道,“呵……你还真是个好人呢,阿秀。”

阿秀没有再说什么。

一分钟不到,房间的门就解锁了,几名西装男和早已待命的医务人员冲了进来,分别抬走了鬼侍和稻叶。

榊与阿秀相遇的这个夜晚,到此便结束了。

但胜负师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

第五章传说的代价

东京湾,樱之府本州岛中东部的咽喉。

近百年来,随着海平面的不断上涨,以及大量的人为改造,东京湾的形状和面积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2136年,联邦批准樱之府当地政府在三浦半岛和伊东地区之间的海域建造人工岛,并在南房总市南端填海造地,该工程进一步拉长了东京湾的纵深;当工程竣工后,一道狭长的陆间奇观便诞生了。

今时今日,人们可以在晚间由东京江东区的豪华酒店出发,乘坐游轮沿东京湾腹地向外航行,在轻柔的海风中欣赏两岸的夜间绝景,并赶在破晓时分欣赏到太平洋上的日出。

当然了,这番玩乐……价格不菲。

…………

秋夜,明月如镜。

一艘名为“四叶草号”的豪华游轮,从东京湾内起航了。

除去安保和服务人员外,这艘船上可说是载满了来自全球各地的大人物;或者说……大人物的子嗣们。

从中东的联邦石油集团总裁之子,到北美知名财阀家族的后裔;从南美农业大亨的长孙,到西欧诸郡的社会名流。

今晚的四叶草号上,可说是聚集了联邦少、青、中三代的“精英阶级”,说这艘船承载着“联邦的未来”也不为过。

而这其中,地位最高的,应当就是荒井信一郎之子——荒井龙之介了。

真正的荒井龙之介比阿秀要年长几岁,体型略胖,长相和他的父亲有七分相似;性格方面嘛……倒是和阿秀扮演的“假龙之介”差不多,他就是喜欢玩,只要是面对让他感兴趣的人、他就没有太大的架子,当然……若真有人惹他生气了,他也会毫不客气地行使自己手中的特权,让对方付出很惨痛的代价。

此刻,龙之介正坐在他的专属客舱内,在一名保镖的陪伴下,等待着搭档的到来。

因为“最高游戏”的组织者已严格规定了每位客人只允许带三名随行人员上船,而且这其中只允许有一人作为游戏中的拍档,所以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两名保镖加一名职业赌徒的配置。

龙之介算是例外,他只带了一名保镖,而另外两人则是作为游戏伙伴的榊,以及身兼顾问和保镖两职的阿秀。

嘀嘀——

下午六点四十分,距离“最高游戏”开场还有一个多小时,龙之介那间客舱的电子门响了两声。

屋内的保镖迈开步子、三步就行到了门口,按下了通讯器的接听键。

“是我,阿秀。”阿秀的声音从中传来,“我把榊君带来了。”

保镖闻言,回头看了龙之介一眼,见后者点了点头,便将门打开了。

门外,无疑就是阿秀和榊。

阿秀今天穿了一身黑色休闲西装,鼻梁上架了一副金丝边眼镜,头发也是梳得一丝不乱。

他还是那个看起来三十岁上下的体面人,沉稳、可靠;但这种感觉究竟是真的、还是他“表演”的一部分,恐怕只有他本人才能分清了。

榊看着就比阿秀张扬得多,至少多了几分年轻人的锐气;他穿着黑色的衬衣、外面套了件深色的牛仔夹克,下身也是牛仔裤。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今晚他在自己那一头短发上抹了好多发胶、发型整得跟浦饭幽助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