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66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3:17
字体大小 + - 关灯

“行啦,榊君,其实你已经猜到了吧……”阿秀撇了撇嘴,“别再耍宝了。”

“好啊。”榊道,“那你把‘其他人’也都请出来吧。”

“请‘他们’来可以,但你得先给我个承诺。”阿秀道。

“知道啦,如果我赢了,我就帮荒井去参加赌局。”榊掸了掸烟灰,再道,“其实我本来就没打算拒绝,刚才只是逗你玩儿。”

这是实话,榊这些年接过很多“代打(此处特指麻将代打;在樱之府,大部分有一定势力的‘组’都会请上几个职业代打坐镇,在某些时代,代打的‘雀力’有多高,甚至可以直接反映一个组实力的强弱)”的工作,越危险的工作,他反而越有兴趣,甚至没有报酬都愿意去。

“好的,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阿秀应完这句,便将手伸进上衣口袋,大概是操作了一下某些发信装置。

大约五分钟后,门外的走廊中,响起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脚步声。

考究的皮鞋鞋底在大理石上摩擦的声音,和身体轻盈的女人用高跟鞋踏地的声音……同时靠近。

很快,他们就来到门前,推开了游戏室的大门。

皮鞋的主人是个国字脸的男人,看面相应该已有四十岁了;其相貌刚毅,但眼神飘然;就一个中年男人来说,他的身材算是中等,但仍不免有一个微微发福的肚子。

高跟鞋的主人则是个穿着束腰长裙的女人,她盘着发、手里拿着根颜色和造型都很俏的烟杆儿,其脸上化着厚实的浓妆,身材也保持得很好;但无论如何,岁月留下的痕迹终究是无法彻底掩盖的,她的真实年龄……怕是比身边的男人还要大上几岁。

“我来介绍一下……”几人的视线对上后,阿秀便站了起来,先伸手朝榊示意了一下,“这位是花月町的‘胜负师’,榊无幻。”接着,他又朝门口那两位伸出了手:“这两位分别是‘不败之男’——鬼侍浩之;还有……”

“这位我认识。”这时,榊主动接过了阿秀的话头,“‘掌盅人’,稻叶顺子。”

在赌博的圈子里,很少有女人可以生存下来,更不用说生存很多年了……所以,像稻叶这种比较稀罕的女前辈,大部分行家都认识。

“哦?这位胜负师小哥也是我的拥趸吗?”稻叶见榊认识她,即刻笑开了嘴,但同时又用手挡住了自己那褶起的皱纹,“哦HOHOHO~看来我还真是魅力不减当年啊~”

榊也没有反驳她的话,因为榊很少和这样的大婶儿打交道,总觉得跟对方撕吧起来会很麻烦。

“三位都是行家,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待稻叶那刺耳的笑声停下,阿秀赶紧接道,“你们是最后的三名候选人了,与荒井先生一同出席赌局的人……自然会在你们之间决出。”

对于眼前的状况,榊也是有心理准备的;当阿秀跟他提到“赌局”的事时,他就知道,除了他以外,这里肯定还有其他高手。

因为阿秀的话中已经讲明:两周后的赌局十分“盛大”,又要与雇主“协同出战”,又是“世界范围内的高手云集”……这怎么听都不像是只玩麻将一种项目的场合。

榊刚才只是战胜了三名雀士而已,这并不能证明他就是“最强的赌徒”了,甚至都不能证明他是“最强的雀士”;赌博的世界里没有“永远”和“绝对”,那些带“最”字的头衔就算是对的、也只是暂时的。

“……而最终的对决,就在……”阿秀的话,还没有讲完,“……此时此地。”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房间的大门,并转身抓住了门把手,“你们共有二十分钟的时间……二十分钟之内,谁能解开隐藏在这个房间里的谜题、并第一个逃出房间,谁就是胜利者。”

说罢,他也不等那三人做出什么回应,就顺手关上了门。

————

第四章完全的胜利

“啊……果然是锁上了呢……”

虽然鬼侍和稻叶都已去试过了,但榊还是亲自来到门那儿拉了几下门把手,确定了这门是真的打不开。

“我有一个提议。”待榊检查完毕,鬼侍便接道,“我们三人……”他说着,视线分别扫过了榊和稻叶的脸,“……合作吧。”

“哦?”榊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应道,“怎么个合作法?”

“是啊~”稻叶也道,“眼下这可是互相竞争的游戏哟,鬼侍君。”

鬼侍淡然一笑,接道:“如你们所见,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唯一的出口就是这扇门,但现在已经锁上了;想通过‘解谜’的形式逃出去,无外乎两种可能,其一:找到某个隐藏的出口,其二:找到一把能开门的办法。”他顿了顿,“但是,这个房间很大、东西很多,而二十分钟的时间却很短……事实上现在就已经过去一分钟了。如果我们互不合作,各行其是……或许最后的确是有人可以赢,但更大的概率会是……全灭。”

“那你的意思是……”稻叶接道,“我们三人一同展开搜索,分享彼此找到的线索,看谁能率先解开谜题?”她拿起手里的烟杆儿抽了一口,“呋——鬼侍君,骗人可不好哟。”

“呵呵……”鬼侍冷笑,“我当然也知道,提出这种要求……怎么看都像是想骗走另外两人找到的线索,然后自己第一个逃出去。”他接道,“所以,我建议我们再另外定一个协议——比如说……谁要是看到了线索隐瞒不报,事后被发现的话,就自动失去‘赢家’的资格。”

鬼侍的话语,布满了陷阱,最明显的就是“事后被发现的话”这个条件,可就算是知道这点,他的提议也很有诱惑力;因为客观上讲,即便是冒着被骗的风险进行合作,最终成功解谜的概率也比单干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