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64

A+ A- 关灯

然而,在这场牌局中,直到榊这次放铳之前,大河内还一次都没有胡过;因为……坐在这里的四人,皆是水平高超的职业雀士,即便大河内会用“左手技”来暗调手牌、还是没人给他放铳。

但眼下,榊却是放了……

大河内这把胡的牌不大,但由于是直击,所有点棒都得由放铳的榊来支付。

这就让榊的点棒一下子见了底,而大河内则回到了一个接近高木的分数上。

“呵……呵呵……哈哈哈哈……”片刻后,有些后知后觉的大河内擦了把额头的汗,大笑起来,“小子,你也有体贴的一面嘛,哈哈哈……”他笑着拍了拍榊的肩膀,“我明白了,你是知道自己已经完蛋了,所以准备破罐子破摔拉老哥一把是吧?哈哈哈……行,你放心,我认识很多优秀的融资公司,这个半庄完了你要是有需要尽管问老哥我。”

榊没有接这话,只是面带同情的微笑予以回应。

高木则用狐疑神情看着榊,这说明他对这一手的真意仍保留态度。

唯有五十岚,咬着牙在心中念道:“可恶……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那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拆掉自己的顺子去点炮?而且……他选的那张牌,是大河内所听的番种中最小的;很明显,他对牌局的情况了如指掌,他就是要以最低代价让大河内胡牌,以阻止我在两巡后的自摸……接下来的南四局轮到他坐庄了,这小子一定会搞些什么名堂出来……哼……别以为能逃过我的眼睛,无论你用什么千术,只要动作稍微慢一点,我就抓你现行!”

…………

南四局,由榊坐庄。

洗牌、切牌、码牌完成后,榊却是盖着手牌,没有动。

“嘿,你干嘛呢?”大河内理完牌等了几秒,就看着榊催促道,“不想打了?”

吱——

他话音未落,一旁的五十岚就后推椅子站了起来,并举起颤抖着的右手、指着榊面前盖着的那些手牌道:“你……你是什么时候……”

“就在你眼皮子底下做的啊。”榊抢过对方的话头,应道,“怎么?没看清是吗?”

是的,五十岚没有看清。

以超人的“眼力”和“记忆”存活在牌桌上的默牌雀士五十岚,此时此刻,直到榊将手牌码放完之后,才从牌的背面确认了那十四张是什么,而之前那洗、切、码的过程中,一直紧盯着榊的他,没有看出半点出千的迹象和破绽。

“呵……其实看没看清都无所谓了。”榊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自己的手牌,“天胡,正·九莲宝灯。”

“什……”

“啊!”

高木和大河内在看到那十四张牌的时候,也都惊得差点儿站了起来。

被称为“一辈子只有一次胡的机会”,“胡到的话死而无憾”的究极役种——九莲宝灯,以天胡的形式出现,在概率学上那也是无限接近于“不可能”的极端例子。

但,现在出现了,就在这里,就在榊做出了要给他们看看“更直接的方法”的宣言之后。

这无疑不是用运气或者概率可以解释的事情,这是——实力。

同为行家的三人,陷入了混乱。

大河内停止了思考;高木感到了深深的挫败感;而五十岚……脑中却是闪过了自己年轻时曾在新宿的一间麻将馆里见识过的、传说中的技术——“飞燕切”。

可是,那种技术……早已失传了。

并不是掌握的人不想将其传下去,而是学习者的天赋如果没有达到一定程度,便无法掌握。

如果说“默牌术”是一种高深的武学,那么可以直接制造天胡“切牌术”就是绝世神功;凡人只要足够努力,至少也可以掌握高深武学的一部分……但绝世神功,却是只有极少数逸才才能染指的。

“别开玩笑了!”五十岚的风度和他的世界观一同崩塌了,他露出了比大河内更加浮躁的一面,“像这种……这种东西……”他冲上前去,用抖个不停的手抓住了榊面前的那把九莲宝灯,“……谁会承认啊!”

他抓起一把牌,就朝榊的脸上扔了过去,但榊只是偏了一下头,就轻松躲过。

“这是出千!是作弊!”五十岚大声怒吼着,“喂!你们俩也说句话啊,这怎么看都是使诈吧!”

但……

“五十岚先生……”大河内低头斜视着地面,用颇为颓丧的语气念道,“适可而止吧……太难看了。”

“你说什么呢大河内?看这小子最不顺眼的人不就是你吗?”五十岚喝道,“为什么现在反而……”

“是‘行家’的话就在技术上战胜对方,或者就在对方出千时抓现行……”高木打断了他,“五十岚先生……你这个样子和那些输个精光然后胡搅蛮缠的外行人有什么区别?”

“你……你们这帮小鬼……”五十岚咬牙切齿地咆哮着,拍着胸脯大声道,“居然还教训起我来了?知道我是谁吗?”

“啊……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儿了……”榊这时又开口道,“我这个人呢……经常会和一些老家伙们聊聊天什么的,所以也听过不少真真假假的故事……

“据说,十几年前,在新宿那边,有一名人称是‘暴风之真岛’的雀士,可谓名噪一时;但他因为在一次赌博对决中被对手当场抓千,结果被人用铁锤一寸一寸地敲碎了双手的骨头……虽然以当今的医疗技术而言,这种伤倒也不至于造成残疾,但要用那双感觉已经完全不同的手再去出千,恐怕无论从心理还是生理上都是不可能的事了。

“说起来……‘刚运之五十岚’这个名字,应该是在那件事发生后的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