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63

发布时间: 2020-06-14 22:53:09
字体大小 + - 关灯

严格来说,“默牌”并不能被称为“千术”;除非你是一流的“行家”,否则就算有人当着你的面用这招、就算你用超高速摄影机把他的一切行动放慢几百倍、几千倍,你也看不出半点门道。

这种技巧的源头,可以追溯到昭和时代。当时的麻将,大多是用竹子制作的,而竹子这种东西,每一小片的表面,都有着独一无二的“纹理”;于是,就有一些雀士想到了……通过记忆麻将背面竹子的纹理来记牌。

可是……那谈何容易?莫说是在打牌的过程中去记那136张牌了,就是随机拿出10张牌放到你面前,让你慢慢记,要分辨并记住那些看起来几乎一样的、细微的竹子纹理,也是极难。

而且,光记住一副牌、换了一副就两眼一抓瞎也没用;真正的“默牌”,必须是“在面对一副完全陌生的麻将时,也能将其迅速记下”的技巧。

大多数人都不会去练习这种极度困难、难学也难精的东西,练了的人里,能在短时间内把整副牌默到一百张以上的也是凤毛麟角。

但……极少数精于此道的行家,无一例外都是接近无敌的存在;这些高手在东三局之前就能把整副麻将全部“默”下,对这些人来说,牌在他们的眼里看来就像是透明的一样。即使有人在他们面前出千换牌,他们也能立即知道,只要在恰当的时机提出查验,一抓一个准。

可惜,随着时代的变迁,竹制麻将逐渐被树脂、塑料等材料制作的新产品所取代,在那些几乎没有纹理的材质面前,“默牌”之术变得无法施展,最终也就渐渐失传。

不过,传说……有一些极为高明的默牌雀士,就连背面毫无纹理的麻将也可以进行“默牌”;但这门技巧的原理,至今仍是个谜。

有人说他们是通过人手摸牌时留在麻将背面的指纹来默牌;还有人说他们是借助隐形眼镜之类道具;更有人说这个传言本身就是假的,是有老千为了掩饰其他的千术而吹出来的……

总之,没有定论。

毕竟这种传说中的“默牌雀士”实在是罕见,就算这种人真的存在,也很难被察觉到。

而今天,高木就有幸见到了一位……

五十岚的“默牌”,和高木那依靠“短期记忆”加“洗牌码牌的手法”来大致掌握牌山的方式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他那手岭上开花,以及在高木尚未开牌的情况下对其下一步行动的预测,已表明了他对整副麻将的每一张牌都了如指掌。

不是靠猜、不是靠千,单纯就是“看穿了牌”而已。

很显然,在巨额筹码的逼迫下,雀士们已是无所保留……在这种随时可能背负上巨额债务的赌局中,根本没有留手或留情的余地。

…………

就这样,实力的差距,在点棒的差额中渐渐体现了出来。

至南三局,五十岚已经手握四万三千点;高木守在一万八千点左右,而大河内则是一副“已经完了”的表情,满头大汗地在一万两千点左右苦苦支撑。

但要说最惨的,还是榊了,他的点棒只剩下了七千不到,也就是说,他已背上了一千三百万RMB的负债。

第五巡过后,五十岚手中又已是三暗刻、两向听的牌面。

可以“默牌”的他自然知道,自己的胡牌在两巡之内就会被摸到,而且两巡之内不会有人打出适合“吃”或者“碰”的牌来改变摸牌顺序。

胜利……已近在咫尺。

可就在这时……

“就这样而已了吗?”榊,忽然开口,问了一个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其余三人都将视线投向了榊,短暂的沉默后,还是大河内率先应道:“点棒排在末尾的家伙,突然间没头没脑地问什么呢?话说……身为提出这种乱来赌注的家伙,结果自己却输得最惨,你就不觉得丢脸吗?”

面对这样的奚落,榊却是毫不在乎,继续用略显颓废的语气言道:“我是在问,各位的‘本领’……就这样而已了吗?”

“哼……”高木冷哼了一声,都懒得搭理他。

五十岚倒是语重心长地说:“榊君,我理解你的心情,呵呵……但赌桌上的事儿,输了就是输了,挑衅并不能挽回什么面子,只会让你的败相显得更加难……”

他最后那个“看”字还没出口,榊就打断道:“所谓‘听牌的达人’,原来就是个需要戒指来辅助才能使出‘左手换牌技’的二流老千。”他微顿半秒,“‘牌山幽灵’的杂耍也是泛善可陈,且不说遇上自动麻将机就立刻废了九成,就算是遇上一个会记牌的耿直老头,也能让你吓得拼命快攻胡小牌……”

他这短短几句话,就把同桌三个人的技术全都点破、并且嘲讽了一番;字里行间,嚣张至极。

还没等那三人还口,榊就接着说道:“这都南三局了,你们也还没有拿出更多的手艺,说明你们是真没有什么别的可现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挽起了袖子,“既然你们都喜欢玩这种‘精明的麻将’,那我就给你们看一些‘更直接的方法’吧。”

————

第三章真正的考验

啪——

话音刚落,榊就从手牌中摸出一张,重重地拍在了桌上。

这一瞬,桌边的其余三人全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胡……胡了……”两秒后,一脸懵逼的大河内才想到了叫胡开牌。

原来,是榊放铳(也叫点炮,即打出的牌正好使别人胡牌)了。

身为“听牌之达人”的大河内,虽然技术是这桌人里最差的,但他还是每一把都能早早做出多向听的牌型的,假如这桌上坐着一个外行人,很容易就会给大河内放铳。